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惊闻(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021 2017.09.01 09:30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屋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不过这一次出现在门外的只有一个人,正是之前来过一次的那个美丽女子季红莲。

  只见她手上提着一篮东西,用绸布盖着看不到里面的情景,站在门口也不知她对那两个守卫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守卫看起来显得有些惊讶和犹豫,低声回复了几句。

  季红莲摇摇头,面带微笑,但神色很坚决。

  两个守卫对视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退开,不过,他们并没有真的离开这里,而是走到了距离大门一两丈开外的地方,远远地还是看着这边。

  然后,季红莲便走了进来,拖过一张椅子,大大方方地直接放到了殷河的床边,然后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饿了吗?”

  “饿死了!”殷河翻身坐起,禁锢在他手腕上的镣铐一阵叮当作响。

  季红莲把手中的篮子往前一放,殷河接过掀开盖在面上的布,只见篮子里装着一只烧鸡还有两壶酒,顿时喜笑颜开,伸手过去一把撕下一只鸡腿,狠狠咬了一口,又提起一只酒壶,咕噜噜大口喝着。

  殷河一口气就直接喝了半壶下去,这才停住,长出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无比满足的感叹声。

  季红莲摇摇头,看起来带了几分嫌弃的样子,笑骂道:“你至于这样么,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

  殷河嘴里嚼着肉,对季红莲翻了个白眼,道:“废话!你这人命好,天天呆在这圣城中吃香的喝辣的,哪里知道我的苦处?我进入内环之地三年,就整整三年没尝过酒味了。”

  季红莲点点头,身子前倾,抬起脚踩在一旁,用手指在腿上托着下颌看着殷河,稍有正色地道:“这规矩我倒是以前听说过的,不过没想到你们那边居然真的执行得如此严格啊。”

  殷河道:“那是自然。内环之地不比圣城这边,那里危机四伏,责任又大,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有人丢掉性命,以酒误事更是决不可容忍的。至少在我知道的所有人中,这三年来半点酒都没运进过内环之地。”

  季红莲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这几年里是吃了不少苦头了啊,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都差点没认出你了。这皮糙肉厚、一身疤痕的汉子,还有你这……这狼吞虎咽的吃相,真的是当年纵马圣城放浪不羁,让多少贵族世家少女为之倾心的殷家玉公子吗?”

  “噗!”殷河吐出了嘴里的一根鸡腿骨头,满嘴油光,看起来格外粗鲁,又拎起酒壶咕噜噜喝了一大口,随后大大咧咧地用袖子一抹嘴巴,笑道:“什么玉公子不玉公子的,以后千万别提了,听起来就跟女人似的,不男不女,让人觉得恶心,嗯,像个人妖!”

  季红莲对他翻了个白眼,显然对这个男人的话语并不十分赞同,嗔道:“粗俗!你这家伙在内环三年不出来,怎么变这样了!”

  殷河笑着看了她一眼,道:“三年前我离开的时候,你也不是如今这样子啊。哎,我还记得当初你应该还是个小姑娘啊,那时候听说我离开,还眼泪汪汪地,后来是不是哭了?”

  “哭你个头!”季红莲立刻澄清般地骂道,“你走了以后,本姑娘不知道多开心,再也没人捉弄我、笑话我,高兴得本姑娘立刻大办了三天三夜的宴席酒会,全圣城的人都知道!”

  殷河大笑,连连点头,对季红莲竖起了大拇指,道:“算你厉害!”

  季红莲白了他一眼,身子往后边的椅背上靠了一下,渐渐的,眼神却温柔了下来,轻声道:“刚才听你说的那般凶险,生死只在一线之间,真是……真是受苦了。”

  殷河看着身前装着食物美酒的篮子,发了一会儿呆,随即摇了摇头,道:“内环那边的日子确实比圣城这里不好过,但那么多人都死了,唯独我活了下来,所以这点磨难不算苦,根本不算什么了。”

  季红莲深深看了他一眼,随手从篮子里的角落取出了一只酒杯,递给殷河,道:“给你备了酒杯了,别老是抓着酒壶拼命灌,斯文点。”

  殷河咧嘴一笑,然后抓起酒壶又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季红莲瞪了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一眼,一时间似乎也有些无可奈何,苦笑了一下后把酒杯放了回去,沉默片刻后,道:“这次你险死逃生回来,却被软禁在这里,心里有没有想到什么原因?”

  殷河默然片刻,道:“人死得太多了,而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事情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季红莲点头道:“确实如此,此次事情闹得很大,因为损失确实惨重。本来内环之地中的人手就十分紧张,一下子就死了这么多人,长老会的几位长老都被惊动了。而且十四青玉所是最深入内环之地的青玉所之一,那里的人几乎全是精锐之士,这个损失太大了。”

  “我知道。”殷河点了点头,道,“他们应该是想要有个交待。”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从头到尾听下来,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我还是相信你的。内环之地与神山本就是世间最神秘莫测的地方,种种恶魔妖兽屡见不鲜,这次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一只格外凶残的怪兽罢了,我觉得是怪不到你头上的。”

  殷河笑道:“这话你说了不算,要不,你回去劝劝你爹,让他老人家出来在长老会上把这番话说一遍,那就好了。”

  “去去去。”季红莲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殷河笑着摊了摊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沉吟片刻后,忽然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把我软禁在这里,只怕也不只是为了查证那只黑魔螳怪兽的事吧?”

  季红莲沉默了一会,道:“你猜对了,确实如此。除了这件事外,其实是有人还想知道另一件事。”她抬头向他看了一眼,平静地说道:“那个小武。”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