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劫余(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3022 2017.08.28 09:30

  生机就是眼前!

  站在门内的殷河面露喜色,伸手去接铁钩伸过来的手臂,准备助他一臂之力,将他扯进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半空中一声锐啸,一只可怕的利爪从天而降,瞬间出现在铁钩的背后。

  那坚硬的硬肢上犹如钢铁,黑色的光芒似恐怖的火焰,熊熊燃烧在他们两个人的眼中。

  似地狱的烈焰,疯狂地燃烧!

  “咄!”

  一声闷响,那只利爪从背后直接刺进了铁钩的胸膛,势如破竹般穿胸而出,将他原本飞扑而出的身躯硬生生整个压了下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铁钩惨烈的嚎叫声中,将他钉在了距离门外仅仅一尺的地面上。

  铁钩绝望地嘶嚎着,双手拼命地向前伸出,在他眼帘中倒映出不远处,就是青玉所那正在缓缓合拢的大门,而门槛之后就是满脸震惊和面容扭曲的殷河。

  那沾染着鲜血的双手,举在半空中,一直都没有放下,殷河下意识地想去拉他的手,但是还没等到他的手伸出大门,下一刻,隆隆之声忽然大作,只听一声轰鸣,眼前瞬间黑了下来。

  厚重无比的青玉所大门就在他的眼前重重合拢,关上了。

  就像是一道可怕的巨墙,将他和铁钩两个人,隔开了两个世界。

  整个世界好像突然间陷入了死寂。

  青玉所中瞬间一片黑暗,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的阴影,将殷河的身影完全吞没了进去。

  ※※※

  青玉所之所以修建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人族、特别是人族中那些最强大的巫师们来躲避内环之地中无所不在的那股神秘力量。那些产自神河之中的青玉石天生拥有奇异的能够隔绝这种神秘力量的能力,而为了能够做到绝对的躲避神山神秘力量对人族巫师造成伤害这一点,整个青玉所建造时是完全密闭的。

  青玉所因为密闭性,太多人居住在里面的话,晚上过夜时就很容易窒息了。这也是为什么青玉所修建的规模十分高大宽敞,但平常安顿在里面的人却不能很多的原因。

  所以,当大门关上之后,这里面就和外面是完全隔绝的两个世界了。此时此刻,青玉所大门关闭上,虽然外头还是白天,但已经没有任何光亮可以进入到这第十四青玉所中。

  殷河的双手紧紧按在那大门之上,身子却慢慢地滑了下去,直到他的双腿跪在地面上。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情和容貌,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有偶尔传来的清晰的咯咯声,显示出这个男人此刻激动的心情,因为,那是他正在紧咬牙关。

  那沉重的石门外,就只隔了短短尺许距离,是他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的尸体。

  只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慢慢地转过身来,靠着这石门坐下。枯坐在这黑暗中,默默地低垂着头。

  就这样,也不知在原地坐了多久,殷河好像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收拾了一下心情,让自己不再沉溺于之前亲眼目睹的那些惨绝人寰的屠杀景象,开始观察四周,并仔细思索现在的局面。

  外面那只似鸟非鸟、似兽非兽的怪物,显然是一种隐匿在这广阔的内环之地中从未被人发现过的可怕生物,强大而凶残,实力恐怖,但最可怕的一点却是这种怪物似乎对青玉石并没有其他魔兽那样的厌恶和害怕,它甚至会逼到青玉所的门口杀人。

  虽然刚才那只怪物最后并没有冲击石门,但殷河觉得如果之前自己没有关上石门的话,看那情势,很可能那怪物会真的冲进来。

  一种从未见过的,似乎并不害怕青玉石的恐怖魔兽?

  这让殷河的心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也让他在短时间内就想明白了一件事,现在自己所要做的最要紧的事,就是保住性命。

  必须要活着回到圣城,去面见长老会诸位元老们,将这件事禀告给他们。

  有这样一种恐怖怪物的存在,对人族修建通往神山的“天路”,就是一个绝大的阻碍,甚至可以说威胁到了这个计划的根本。

  ※※※

  黑暗中一切都很安静,甚至可以说是静得有些可怕,因为在这黑暗的青玉所中,此刻并非除了寂静一无所有,殷河在清醒过来之后,很快地就闻到了这里其实也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他回想了一下,记起之前自己在走到青玉所门口向内张望的时候,看到了在青玉所里面似乎也躺着一些尸首,地上也有不少血迹。比起青玉所外的尸山血海当然少了很多,但里面的死人应该也有一些。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自己这群人来到这里之前,那怪物曾经直接冲进来杀戮过?又或者,只是外头的尸体在无意中被扫了进来?

  殷河在黑暗中仔细听了一阵,感觉这一片寂静的黑暗中确实并没有其他的声息了,除了那令人厌恶的血腥气外,并没有任何活物的呼吸声。

  也许这算是暂时安全了吧,但殷河心中并没有什么高兴之情,因为这同样意味着在这场屠杀中,这青玉所里面也没有活人幸存下来了。

  在青玉所中平日里都有储备一些物资,藏放在某个固定的地方,殷河也算是在内环之地中做事多年的老人了,所以在他恢复了镇定后,首先便是扶着墙摸索开去,最后找到了火把和火石,打着并点燃了。

  火光在黑暗的青玉所中燃烧起来,散发出的光芒开始照亮周围的地方,也照亮了殷河那张苍白的脸庞。

  按照过往的规矩,在青玉所中是轻易不能点燃火把的,最多只有在早起开门之前能点燃一次,因为很快就开门了,也就无所谓了。不过现在,这偌大的青玉所中就殷河一个人,当然也没人管他了。

  随着火光散开,之前那血腥的一幕又重新在他眼前显露出来。

  殷河看向四周,粗略估算了一下,在这青玉所中的尸体,能大概看出是完整尸身的,大概也就十来个人。

  那些人散落在青玉石所建的地板上,或仰或趴,身躯上几乎都有巨大伤口,鲜血淋淋洒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

  殷河手执火把,慢慢地走在走了过去,牙关紧咬着看着周围。

  这里的人,殷河大部分都没见过,但大多数人脸上临死前的表情都差不多,充满了绝望、痛苦和害怕。

  走着走着,中间在走过其中某具尸首边的时候,突然,殷河的身子顿了一下,他的眼角余光好像扫到了什么,身子立刻站住了。

  过了片刻后,他慢慢转过了过来,看着脚边不远处外的那具尸体。

  那看起来是个精壮的男子,身材高大,平日里大概也是一把干活的好手,不过现在已经呼吸全无了。此刻看去,在他的脸上也弥漫着那股恐惧绝望的模样,整张脸都是扭曲的,殷河的目光只在他的脸上略微停留了片刻后,就移开了。

  他的目光往下看去,在这个死人的胸腹间有一道惨烈而可怕的巨大伤口,几乎将他的腹部整个撕裂,血液此刻早已干涸,但是在手边的那根火把照耀下,殷河却似乎看到了在那死人肌肤下隐隐有什么东西倒映出一阵细微光芒,微微闪烁了几下。

  殷河皱起了眉头,才要凑前想看仔细些,一只手也伸了出去,但很快的,他就顿住了,沉吟片刻后,他站起身向周围看了一眼,发现在附近另一具尸首边丢着一把短剑,便过去拿了过来,然后用短剑插进了死人皮肤下。

  火把燃烧着,照亮了黑暗。

  一颗惨绿色的、大概有婴儿头颅般大小的卵,正吸附在死人的腹腔血肉中,就这样令人头皮发麻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殷河的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但或许是他这一天中见过了更惨烈的画面,又或是他的神经早已是坚韧异常,所以他只是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但并没有退缩和露出恐惧之色。

  他冷冷地看着这诡异的虫卵般的东西,眉头紧皱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手腕一翻,却是直接将那东西从死人腹腔中挑了出来。

  那虫卵似乎并没有丝毫抵抗之力,被他一挑,就直接滚了出来,“啪”的一声,落在旁边的地上,还颤动了几下。

  殷河眉头一挑,很快发现了异常之处。

  这虫卵虽然诡异可怕,但看起来却似乎情况并不太好,因为至少有一半的虫卵表面都干瘪了下去,而这种情况还在明显蔓延着。估计要不了多久,整颗虫卵大概就要彻底失去活力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又是什么东西,殷河还是不知道。他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拿起手中短剑,试探着往那虫卵上刺了一下。

  谁知,那虫卵虽然看着可怕,但实际上竟是脆弱不堪,短剑剑身只是轻轻一探,竟然就直接刺破了表皮,插了进去。

  “噗”的一声轻响,一股绿色的汁液喷了出来,同时,带着一股腥臭气味扑面而入殷河的鼻腔。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