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先机(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309 2017.09.04 09:30

  厅堂里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寂静无声,似乎那一刻就是掉了根针在地上都会被人听见。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门口看去,看着那个背对着阳光,脸面都在阴影中的男子。

  殷明阳忽然站了起来,他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开口说话,但最后却不知为何没有声音出来。

  这个厅堂里的大多数人,除了那个陪殷海玩耍的小石是两年前才来到殷家的,其他人都知道此刻站在门口的那个年轻人的身份。

  不知为何,大家也突然间噤若寒蝉,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片刻之后,突然间,一个带着几分生气的声音响起,是赶到了殷海身后的小石,他瞪着站在门口的殷河,大声喝道:“喂,你是何人,怎地如此无礼?还有你的脚,踩到我家少爷的琉璃珠了!”

  殷河原本要走进厅堂的身子顿住了,那一刻,他的姿势似乎有些奇怪,还有一点隐约的尴尬,他的一只脚在门槛外,另一只脚伸了进来,却踩在了琉璃珠子上。

  殷河站在原地,并没有什么动作,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他的脸上神情看上去很平静,在低头凝视了一眼站在原地有些错愕的殷海后,他的目光又看了一眼在一旁气恼责问的小石。

  厅堂里还是一片异样的安静,没有人说话,一个人也没有。

  没有人出来解释,没有人出来解围,当然,也更没有人出来欢迎他的到来。

  阳光照在身上,却仿佛有一点凉意。

  殷河的目光越过了面前的两个人,看向远处。他看到了正在主座那边的亲生父亲殷明阳,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微妙;他看到了那个站在他身边娇媚但目光冷淡的女子;还有更远一些地方,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曾经在这个府邸中陪他一起长大的仆人们,此刻看起来都陌生得如冰块一般。

  在殷河扫视众人的时候,这前堂中的所有人也在看着这个三年后重新出现的殷家公子,昔年在圣城浮华奢靡的传说中,他曾有过玉公子的雅号,也曾是多少世家贵女们心中的俊俏男儿。然而现在看去,三年之后的他脸上早已没有了当年那白嫩完美的肌肤,虽然五官轮廓还在,却多了好几道大大小小的疤痕,在额头、脸腮,甚至脖子上都隐约可见,由此也能想象一二这三年中他大约经历了什么。

  就在这异样的沉默中,在责问叱喝却被无视的小石,在看到自家的小主人殷海怔怔站在原地,有些茫然无措,目光不时看向被人踩在脚底下的那颗琉璃珠子后,顿时气往上冲,这正是天上掉下来的当着家主夫妇的面讨好小少爷的天赐良机啊。

  而且,这人如果是尊贵客人的话,家主和夫人岂非早就应该过来招呼了?一想到这里,小石的胆气顿时大涨,面上露出愤怒凶狠之色,瞪着殷河再次吼道:“我说你听到了没有,耳朵聋了吗?你踩到我家少爷的珠子了,快收脚!”

  阳光从背后洒落下来,隐约看到那片阴影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众人便看到站在门口的殷河身子向后轻轻缩了一下,那只脚也缓缓抬起。

  殷明阳目光柔和了一些,站在他身边的胡姬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嘴角挂上一丝微笑。而在他们后面的那些仆人们,则是在互相对望凝视后,目光神情里都有各自难以言喻的复杂的情绪。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一切,似乎都要变得平静和谐。

  直到殷河的身子突然顿住,抬到半空的脚掌猛然停下,然后在那静默而众人神情从舒缓陡然变得僵硬的那个瞬间,他冷漠着重重的再一次的踩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那颗琉璃珠子在他的脚下瞬间碎裂,所有的奇幻美丽光泽一起熄灭消失,变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片,发出刺耳的尖利的令人心中发冷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厅堂里。

  ※※※

  这个厅堂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一幕,以至于大家在那一刻都没反应过来。

  最先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的反而是那个最小的小孩殷海,他看着那个破碎的珠子碎片,脸上顿时露出失望无比的表情,几乎是“哇”的一声哭喊出来,大声叫道:“你、你踩碎了我的珠子……”

  这一声叫喊顿时也叫醒了在他身边同样惊呆了的小石,此刻小石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愤怒与羞辱的情绪在他心头如火焰一般腾起,他一步窜到殷海身前,对着殷河怒吼道:“混蛋,你干什么……”

  “噗!”

  怒吼的话才喊到一半,小石的声音便突然消失了,一记沉闷的声音突然从他身上响起,赫然是殷河猛地一个抬膝,毫不客气甚至是带着几分凶狠野蛮的气息,重重地撞在了小石的腹部。

  “啊……”几声惊呼,顿时从厅堂里其他几个地方传了过来,旁边的人似乎有些对这事情突然失控的变化接受不了。

  而在门口处,突然受到了这下重创的小石一瞬间从前头嚣张怒喝的样子,猛然间全身就像一只河虾般蜷缩起来,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嘴巴张得大大的,甚至可以看到他口中的口水都失控地流了下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在众人惊骇而莫名的目光中,在旁边那些仆人丫鬟的惊叫声里,殷河往前走了一步,整个人跨过门槛,终于是完全走进了这个厅堂。

  三年后,他再一次回到了这个家中。

  他的目光冷酷得就像是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孤独地置身在那恐怖无比的修罗地狱,有无数的尸体环绕在他的周围,鲜血没顶,尸横遍野,还有他在熊熊火光中,烧死了那些可怕的虫子。

  那目光冷得似乎没有半点生气,甚至有些不像人。

  他一把抓住了被重创后全身颤抖干呕不已的小石,然后一肘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折断了,然后鲜红的血液顿时溅洒出来,四处飞溅。

  小石踉踉跄跄地倒退,似乎在这片刻工夫里已经神智不清,但是在他身前的那个人犹如恶魔,一拳再度击倒了他,然后凶恶无比地骑到他的身上。

  在这个厅堂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那些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眼神中,他像是一个狂暴的疯子一样,举起自己的双拳,向着那个少年仆人的脸,重重打了下去。

  一拳,一拳,又一拳!

  打破了皮,打烂了肉,打出了血,打到了一个鲜血淋淋。

  一拳,一拳,又一拳!

  拳拳到肉,拳拳见血!

  鲜血横飞,染红了他的拳头和衣襟,那鲜血的气息,就像是那个内环之地中可怕的夜晚一样。

  原来每个人的鲜血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对恶魔来说。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