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隐忧(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326 2017.09.03 09:30

  “爹!”季红莲叫了一声,脸上有气恼急切之色。

  季候看了女儿一眼,平日素来宠爱季红莲的他此刻却没有再像平日那样去好言相劝哄上几句,而是目光微冷,脸色沉了下来,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不管怎么说,季候毕竟是当今圣城三大长老之一,权柄显赫,威势极重,这一下稍微作色,哪怕季红莲向来得他欢心,也是被吓了一下,不敢再做声了。

  只是她虽然低头不语,但脸上仍然还是有伤心神情,显然,心里还是不怎么服气,同时也很担心殷河那边的情况的。

  季候见状在心里叹了口气,对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女儿招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随后说道:“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觉得爹当上了这个长老,就可以为所欲为,做什么事都肆无忌惮了?”

  季红莲想了一下,道:“不是吗?”

  季候窒了一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看到女儿那清亮的目光,忍不住也是苦笑,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叹息道:“别跟我面前装傻了,你也不小了,能不知道这里头的规矩?是,如今以咱们季氏的权势,在圣城中确实可以算是鼎盛,但是凡事还是有规矩的。你要以权势压人的话,今天压这个,明天压那家,到了最后只能是犯了众怒,那我们季氏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季红莲咬了咬红润的下唇,道:“那咱们其他的人都不管,就只帮殷河一次,行吗?”

  “不行!”季候直截了当地拒绝了,道,“圣城贵族世家的传承,从来都是在自己家中决定,除非是有罪大滔天的恶行,又或是悖逆人伦的重罪,长老会便一概不会过问。”

  “这是传承千年的规矩,也是圣城所有世家贵族共有的共识,谁要是贸然越界,便等同是对所有世家的挑衅与冒犯。”季候看着女儿,淡淡地道,“你觉得殷河区区一个年轻人,有什么值得我为他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季红莲无言以对,不禁有些赌气,带了几分气恼地道:“那按您这么说的话,外人从来不能干涉世家传承,圣城这么多的贵族世家,难道就没有什么恶事坏事吗?难道就没有好人被无辜陷害,坏人反而登上家主权位的事吗?”

  “有啊,多的是。”季候道。

  季红莲这一下真的是吃了一惊,瞪着父亲,好一会才愕然道:“你说什么?”

  季候淡淡地笑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走到这书房窗边。

  他这个书房在一座高楼之上,算是整座季氏大宅中最高处之一了,原因么,就是季候自己向来很喜欢站在高处俯览圣城。

  此刻,他从窗口望去,只见下方屋宇、街道一一映入眼帘,虽然不能与在大金字塔之巅俯望众生的那种感觉相比,但也隐隐有种超然的滋味。大片大片的屋宅连成一片,除了季氏大宅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屋子,雕栏画栋、华美奢侈皆有,因为这里就是圣城中贵族世家宅邸最集中的地方。

  望着这一眼看不到边的,象征着权势权力的屋宇楼阁,季候道:“自从有了这座圣城,也就有了诸多世家,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了千百年,这么多人,这么多世家,什么事没发生过。”

  他说着冷笑了一下,嘴角带着几分讥诮之意,指着窗外某处,道:“那是宋家,他们上一代的家主残忍好杀,跟个疯子一样,曾经在家里一次杀死了二十七个奴仆,血腥气连我们这里都闻得到。”

  “那是夏侯家,你别看他们现在风光无限,声势与咱们家不相上下,但是往上五代,他们家还是姓米的,你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改名吗?”

  “还有咱们隔壁的孙家,看起来人丁兴旺啊,但是最近三十年里,他们家里生出了二十多个痴傻儿,十几个天生残废,你以为只是运气不好吗?那一整个宅子,我都觉得臭,连带着在他们隔壁我都觉得把自家房子都熏臭了!”

  季红莲目瞪口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面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季候缓缓从窗外将目光收了回来,重新走回了书桌边坐下,沉默片刻后,放缓了声音,对季红莲说道:“小莲,你要知道,神山之下,大荒原上,圣城里千百年来,早已经没有什么新鲜事了。殷家和殷河的事,你看起来很过分,为那个叫做殷河的年轻人觉得不值,但是跟过去比起来,这圣城众多世家里发生过更多更可怕的事情,远胜过他如今所遇到的。”

  “世家家主的位置,天生便有名望权力、荣华富贵,一旦坐上去,便能高人一等,便是人上之人。这样的好处,当然大家都要去抢,都要去争。谁能抢到了,争到手了,便是他的,有能者居之嘛,我们其他旁观的世家也认的。”

  季红莲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后,道:“可是据我所知,也有一些世家里的人,因为家主宠爱某个子嗣,不顾非议硬是要排挤有能子女,这又怎么说?”

  季候笑了起来,道:“这个我们也认啊,这是好事啊。如果哪一家不开眼,选定了一个废物做家主,不管日后是倒行逆施,还是碌碌无为,这个世家就必定颓败。到了那个时候,你知道有多少强盛世家虎视眈眈要抢夺他们的基业吗?你知道有多少下位者挖空心思要往上爬,要干掉上面这些废物世家,好让自己跻身于圣城高位吗?”

  “大家都巴不得有这种事发生呢。”

  季红莲茫然无语,缓缓垂下头来,季候却又伸出手去,轻轻抬起她白嫩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平静地说道:“所以说,殷家的事我不会管,殷河有本事就自己抢回那家主之位,没本事,那就自认倒霉,死在哪儿也无人在乎。你是我们季氏的女儿,这些事要明白,不要再这样天真了。”

  季红莲轻轻咬了咬牙,然后默默地、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随即站了起来,向书房门口走去。

  季候看着自己这个女儿的背影,感觉她在这一瞬间似乎突然长大成熟了些,便满意地点点头,重新拿起了那本放在桌上的书卷。

  只是,当季红莲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对季候说道:“我怎么觉得,咱们圣城世家,就跟大荒原上的狼群一样呢?穷凶极恶,围捕猎物,但一旦狼群里哪一只狼受伤流血了,所有的狼群闻到血腥味就一下子掉转目标群起攻之,将自己的同伴撕得皮开肉绽鲜血横流,最后连皮带骨的全部吃掉!”

  季候笑了一下,举了举手中书卷对季红莲示意,然后微笑地道:“你说的对。”

  季红莲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终究还是无言以对,转过身沉默地走出了这间书房。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