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世家(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3426 2017.09.02 09:30

  “哐当当当……”

  镣铐铁链一阵乱响,殷河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双眼死死地盯着季红莲,涩声道:“你、你再说一遍。”

  季红莲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了一下下唇,用手在脸上擦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是‘荒盗’下的手。你进内环之地的这三年,外头的荒盗不知为何,突然强大起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不但侵袭臣服于我们圣城的荒族部落,有时候甚至还会攻击我们人族落单的人马,为祸甚烈,人心不安,已经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了。”

  “正是因为如此,长老会也下令圣城‘四象军’追踪消灭这股越来越猖狂的荒盗。当时殷大哥他就是四象军中玄武卫的副卫长,一次得到了外头传来的密报消息,说是发现了荒盗的踪迹,他便带领部下追了过去,谁知在激战中……他受了重伤,还没回到圣城这里时,就已经不行了。”

  殷河慢慢地坐了回去,神色木然,嘴唇微微颤抖着,过了一会后,他双手插入头发中,把头埋在胸口。

  季红莲从旁看去,只见殷河双手指节发白,正是激动用力的迹象。她心中也是难过,眼睛又红了起来。

  因为各自世家长辈的关系,她从小和殷家这兄弟二人便玩在一起,不过因为她的年纪比他们二人小了五六岁,所以确切地说,是她一直喜欢跟在那两个意气风发的哥俩身后。

  在她那段美好而单纯的少女时代里,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她心中最好的朋友,曾经几度她都天真的以为,他们几个人注定要这样潇洒、快活、哪怕是浪荡不羁地度过美好的岁月。然而,只是短短数年时间,好像突然间一切就都改变了。

  “你别太难过了。”季红莲柔声安慰着殷河,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为何也有些颤抖。

  殷河还是没有抬头,看起来就像是整个人缩了起来一般,把脸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双手中,过了片刻后,只听他苦涩的声音低沉地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季红莲道:“约莫是在半年前。”说着她顿了一下,面上忽然掠过一丝愤怒之色,咬牙道:“这么大的事,你家里竟然没告诉你吗?”

  殷河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人跟我说过。”

  季红莲气得脸色惨白,却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一时间也是无话可说。

  ※※※

  房屋中压抑的气氛显得僵冷无比,有好一阵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以后,殷河才抬起头来,一言不发地将季红莲带来的那个篮子拉过来,看着篮中那吃了一半的烧鸡和喝剩下的残酒,他也是惨笑了一下。

  他拿起酒杯,倒了两杯酒,双手拿着轻轻碰了碰,然后叹了口气,低声道:“大哥,是我这个做弟弟的糊涂,也没什么好东西了,就这么将就一下,不过想来你也不会在意的吧。”

  说完之后,他先将一杯酒缓缓倒在地上,然后将手中另一杯酒一饮而尽。

  随后,他的神色间都是茫然之色,目光似乎看着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也不知道到底看到了什么,过了一会后,他轻声说道:“一路走好吧。”

  季红莲在一旁看到他这般模样,用手轻轻掩口,面上有悲戚之色。

  反而是殷河在最初的悲痛过后,虽然神情依然萧索,但并没有真的失去清醒崩溃大哭的样子。

  在沉默无言一阵子后,他忽然对季红莲说道:“你帮我一个忙。”

  “嗯,你说。”季红莲伸手擦了一下眼角。

  “还是帮我去一趟家里吧。”殷河声音低沉地说道,“大哥既然已经过世了,你就只能去找我爹了。不管他现在如何,但我毕竟是他儿子,事关家族脸面,他也不会不管我的。至少,我也要先从这里出去再说。”

  “好!”季红莲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随即站起,道,“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帮你去知会家里人,内环里面那件事本来就不能怪你,再加上,如果你爹亲自出面要人,就算是长老会应该也会给几分面子的。所以你应该很快就会出去,稍安勿躁。”

  说着,她便急匆匆地走了,看起来虽然叫别人不要着急,但她自己倒是十分心急的样子。

  随着季红莲离开这里,那两个站在远处的守卫很快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并顺手将大门的门扉关了起来。

  殷河也不在意他们,只是怔怔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久,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忽然伸出手,却是从篮子里抓起了剩下的半只烧鸡,用手撕下了一块鸡肉,慢慢地塞到嘴里,然而看上去似乎味同嚼蜡一般地动着嘴,同时只听他低声缓缓地自言自语道:“大哥,你放心吧,我没事。你那份,我就替你一起吃了……”

  ※※※

  季红莲是在一天后回来的,和之前一样,她到了软禁殷河的房间后就支开了在门口的守卫,这样的举动其实已经有些过分,但那两个守卫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无言地退到了远处。

  “殷河,我已经去过你家了,见了你爹,把这边的事都跟他说了,还有你的意思我也已经很清楚地转告他了。”

  经过一夜的休息,殷河看上去气色似乎比昨天好了不少,闻言点了点头,道:“他有没有说什么?”

  季红莲犹豫了一下,道:“殷伯伯他说他知道了,待他了解了事情原委后,就会尽快来接你回去。”

  殷河沉默了一下,道:“好吧。”

  季红莲咬了咬牙,忽然带了几分抱怨的口气,道:“要我说,殷伯伯他怎么的也该立刻过来先看看你才对,几年不见的儿子了,居然都不过来看一眼的。”

  殷河脸色不变,似乎对这件事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道:“或许我爹他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能有什么事比自己儿子更重要!”季红莲猛地提高了声音,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在那边咬牙咕哝了好一会,又道,“我过去跟殷伯伯说这事的时候,他那个小老婆胡姬就在旁边,看着脸色还不大痛快的样子,说不定就是她在中间使坏的。”

  殷河默然不语,似乎没听到季红莲这番话一样。季红莲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后,道:“还有,我也帮你向殷伯伯问了,为什么殷大哥过世这么大的消息,你们家里居然都没有告诉你。”

  这一次,殷河总算有了一点反应,抬起头来,道:“他怎么说?”

  “他没说话。”季红莲看起来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那个老爹坐在那儿,好一会都一声不吭,结果倒是旁边那个胡姬走了过来,一脸虚伪地笑着对我说,这是你们殷家的家务事,等你回到家后,殷伯伯自然会与你深谈,现在就不用多谈这个了。”

  殷河的嘴角扯动了一下,似乎是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道:“好啊,等我回家再听他怎么说吧。”

  季红莲叹了口气,有些担心地看着殷河,道:“你没事吧?”

  殷河抬起头看了这个美丽的少女一眼,点头道:“没事。”

  季红莲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道:“其实还有个事,我也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对你说……”

  “说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殷河平静地道。

  季红莲迟疑了一下,道:“昨天我回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就去找人私下打听了一下有关你家的事。嗯,你知道的,我家里面,还有我那个老爹,只要找对人,其实能打听到许多事……”

  殷河点了点头,虽然季红莲没说得太直白,但殷河显然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道:“我知道,对季长老在圣城中的威望与手段,我从小就是十分佩服的。”

  季红莲叹了口气,似乎还是有些难以启齿,但在看了殷河一眼后,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我去问了以后,有人对我说,当初你大哥不幸过世后,其实殷伯伯是想过告诉你,并将你从内环之地中调回来的。因为这些年来,殷家一直是把殷大哥当作家主继承人栽培的。现在他不幸过世了,那下一个自然就该轮到你。”

  殷河面无表情,道:“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并没有人来告诉我这件事。”

  季红莲道:“正是如此,据说原因是……胡姬拦阻了你爹。”

  殷河双眼闭上了一会,又缓缓睁开,道:“为什么?”

  季红莲道:“据说那时候胡姬是这样对殷伯伯说的,殷大哥不幸夭亡,家中失了支柱,宜从速再立继承人。次子殷河已在内环之地三年,受神山诡力侵袭身体,此生在巫术上已无前途。而幼子殷海,生来聪慧,天资过人,又有卜巫曾摸骨看相,言明日后成就不可限量。所以……当立幼子殷海承继日后家主之位。”

  在她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季红莲面上的神情看上去又是愤怒又是担心,目光一直看着殷河,却发现殷河从头到尾面上神情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许唯一有变化的,只有他的一双眼眸中,目光忽明忽暗。

  “等我出去再说吧。”殷河低声道,“还有这次多谢你了,红莲。”

  季红莲面上露出难过的神色,轻轻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她才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转头向殷河看了一眼,忽然道:“大概是在两年前吧,有一次我遇到了殷大哥,那天他喝多了,周围也没什么人,他就拉着我说了很多话。他说……他很难过,他说他很对不起你。”

  “他说,本来这一切都应该是你的。”

  “他还说,一想到你现在在内环之地受苦,他就难受得夜不能寐,可是又实在没法子去做更多的事……”

  “殷河,”季红莲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道,“你对我说实话,当年你突然不顾危险,抛弃前途,自己硬是要进入内环之地,是不是为了把殷家家主之位,包括日后进‘圣殿’修炼巫术的资格,都让给你大哥?”

  殷河面色淡漠地看着季红莲,面无表情,许久没有说话。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