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4.逃跑得助攻?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2328 2014.12.11 11:42

    屋内只点了一盏昏黄的灯,只有那一角有些微的烛光,其他地方仍沉入一片黑暗之中。一个穿白衣的男子背着手在床前踱来踱去,而桌旁坐着一个穿深色衣裙的女子,正背对床面冲屋里黑暗的那面悠闲的喝着茶。

  “怎么还不醒啊?你有解药么?”

  白衣男子看了看床上的人,转头问喝茶的女子,那女子放下茶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反问道:

  “你怎么会认识她?”

  “我……怎么,你关心我?”

  白衣男子突然欣喜的说道,桌旁的女子径自翻个白眼戴上面纱站起身来,慢慢走到床前方才开口道:

  “我关心的是小姐。她是与三公子有关的人,你难道不知道?”

  “知道是知道……但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白衣男子辩解道,戴面纱的女子瞟了他一眼不说话了,然后看向床上的人。

  此时床上的人正好睁开眼,不是别人,正是朱芸莺。白衣男子急忙走到床边去看,

  “芸莺姑娘,你醒了?”

  朱芸莺看了半天床前的人才看清,

  “富公子?”

  “是我是我~你感觉怎么样?”

  “呃……还是浑身无力,不过身上不疼了。”

  “那就好那就好~睡一晚上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富公子的话让她安心了些,但她想起刚才在桥上的事不禁觉得有些疑惑,刚想问却看到床边还有一个人。

  如果说初次见到富公子有种天神下凡的惊艳感,那么此刻,她看到那女子就仿佛是邪神降临一般,眼神冰冷看似漫不经心却好像能直直看到她心里去,光是站在那就很有压迫感,那一身深色的衣服旁好似溢着黑雾一般,怎么看也看不清,脸上的面纱只怕是将女子的锋芒遮去了,否则她这样的凡人怎能承受的了呢。

  好在,那戴面纱的女子转身走了,朱芸莺这才松口气,这会儿她已经完全清醒了,于是坐起身来。富公子看了看那女子离开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对朱芸莺说:

  “怎么起来了?你还需要休息啊!”

  “一会儿再睡,我有事问你。”

  必须问清楚再睡啊,而且这样一来,她的计划都被打乱了,明早刁公子他们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她怎么解释啊……而且,不说清楚哪里睡得着啊!富公子无奈只好在她床边坐下说道:

  “那好吧,你要问什么?”

  “首先,你怎么会在这儿?”

  “……呃,我觉得应该我先问你吧。”

  富公子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朱芸莺不依,

  “我先问你!然后自然会告诉你我的事。”

  “好吧好吧,你问吧。”

  富公子见她坚持也只好妥协了,于是朱芸莺又重复了一下刚才的问题,富公子回答:

  “这个……我和刁公子是朋友啊~”

  我去,鬼才信你啊!敢撒谎不这么明显么!朱芸莺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她只负责问,怎么回答是人家的事,所以继续问吧,

  “那你们晚上在桥上干嘛?”

  “哈哈,赏月啊~”

  这次倒是一点不打磕巴,但明显也是瞎说,夜里黑漆漆的不睡觉赏什么月,而且这晚也不是月圆之夜,没什么好看的吧。朱芸莺接着问: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这会儿富公子倒没有回答的那么快,思索了好半天才说道:

  “神·秘·女·子。”

  噗,这也叫回答……朱芸莺无语了,看来富公子就没打算好好回答她的问题,也罢,那女子是谁,他们来这儿干嘛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还是更关心自己的事,比如自己还能不能离开这里。

  “没问题了?那该我问你了~首先,你怎么会在这儿?”

  富公子问道,朱芸莺懒得吐槽了,这不是刚才她问富公子的问题么,又被他问回来了,

  “唉,说来话长……有机会再跟你说吧,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

  “哟,都会抢答了~行,说吧~”

  富公子笑笑等她说,

  “因为我想逃出去。”

  “逃出去??”

  富公子一听,惊讶又不解的看着她,朱芸莺也不打算解释,直接问:

  “你能帮我逃出去么?”

  “这……”

  富公子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怎么,难不成他还是真是刁公子朋友?朱芸莺环顾四周,虽然看不清,但这间房似乎还挺大的,家具摆设也都不错,应该是客房,也许富公子没骗她?那这么说,那女子也是刁公子的朋友了?就算不是朋友,总是客人吧,想不到刁公子居然认识那么可怕的人。

  “你不告诉我实情,我很难帮你啊……”

  富公子很少用这种口气说话,看来真是难倒他了,也对,作为刁公子的朋友,若是帮刁公子府上的人逃跑,怎么也说不过去,何况他都不知道朱芸莺在这里是什么身份,也不怪他为难。没办法,朱芸莺只好大概给他讲了一下之前的事。

  富公子听了之后惊讶的不得了,还提起模特大赛的事,

  “那这么说,其实你就是霞玉喽?”

  “也不能那么说,我只是冒充写字而已……总之,现在你明白了?能帮我了么?”

  “这个……”

  富公子还是有些为难的样子,但至少他没直接推脱,朱芸莺就觉得还是有希望的,于是接着游说他,

  “其实小侯爷主要是接霞玉过来,我就是作为丫鬟一起过来的,实在跟我没多大关系,所以我走了大概也无所谓吧。”

  “那你就不能堂堂正正的跟刁公子说?”

  富公子反问,朱芸莺还真被问住了,其实也不是没想过,但怎么都觉得这是没可能的事,所以干脆不去问了,有个成语叫打草惊蛇,倘若她去问了刁公子,结果刁公子不同意,那不就完了,肯定之后会看她特严,哪还能有机会逃出去啊,所以不如趁现在没人注意她,赶快溜之大吉才是上策啊!

  “唉,我也明白你的心思……这样吧,我们明天天亮之前就要离开,你就藏在马车上好了。”

  “真的?太好了!”

  “嗯……你再睡会儿吧,等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先带你过去藏好。不过你恐怕要在马车上等一等,虽然是天没亮就走,刁公子也是要送的,希望不会被他发现吧,唉……”

  都搞到富公子唉声叹气了,真是难为他了,行吧,只要能走,怎么都行。朱芸莺还在想要不要回屋收拾东西,转念一想,一是怕吵醒院子里的人,二是她也没什么好拿的。等出去后,先管富公子借点钱,有什么需要的临时买,钱嘛日后再还就是了。

  搞定了逃跑的事,朱芸莺就放下心来了,富公子既然答应了她,应该是不会反悔的,总算可以踏实睡一觉了,想着,朱芸莺慢慢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