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厉害何必掩饰?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1948 2014.07.17 12:04

    很快,两人找到了那家客栈,老板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毕竟是送上门的生意嘛。

  稻米镇虽然人来人往的不少,可过路人也就住一天就走了,所以没什么好赚,房间自然也是富余,当然,这对陶染和朱芸莺来说是件好事。

  “就要一间房,你去歇一会儿吧,我还有些东西要准备,顺便问问哪里能租到马车。”

  陶染对朱芸莺说,朱芸莺看他脸色不是太好,担心地问,

  “哦…可是你不休息一下么?你一晚都没睡吧?”

  陶染笑了,

  “没事,这算什么,你去歇着吧,我把事情都办完了就去叫你。”

  “那好吧…”

  朱芸莺确实也想补个觉,既然陶染不愿意,她也不用使劲劝了,都这么大人了,做事自己心里有数,随他去吧,然后就跟着小二去房间休息了。安顿好朱芸莺,陶染这才松口气,兀自出去办事了。

  躺在床上,朱芸莺也睡不着,就只是闭眼躺着,脑子依旧不停的运转。

  此行出来实在太仓促,后果她都没想过,这会儿一闲下来,就满脑子都是问题。

  她娘肯定早上就会发现她不在屋里了,陶夫人必定也知道昨晚陶染逃跑的事,只是不知她是否知道陶染也带了她出来,但这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邓家知道的话,不知会怎样呢。现在一想,他们这两个有婚约的偷跑出来不就成私奔了?估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之后的事应该怎么办呢?难道就一直跟陶染在外飘荡?如何安家呢?难不成还真跟着陶染过一辈子?那岂不是坐实了私奔的罪名?可是不跟着陶染能怎么办呢?她在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家,也找不到工作,怎么养活自己?

  但她也不知道陶染是不是能养她一辈子,说不定他遇到喜欢的女子就成亲了呢,那她就不能跟着他了。想到这儿,朱芸莺忽然醒悟,陶染能娶亲,她也能嫁人啊!赶快继续减肥,要赶在陶染娶亲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朱芸莺激动的在床上翻滚,翻来覆去半天才终于睡着了。可睡着没多久,陶染就来叫她。

  “讨厌,我刚睡着。”

  朱芸莺嘟着嘴埋怨陶染,陶染看着自己手中多出的包裹和长剑无奈的说道,

  “我都忙了快两个时辰了,你刚睡着?”

  “白天睡不着嘛……”

  “好吧,没事,上了马车再睡吧,咱们给快点赶路。”

  陶染扶朱芸莺上了马车,随后也钻了进去,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出发了。

  上了车朱芸莺也不想睡了,掀开帘子看窗外的风景。陶染有些累,却也不想睡,呆坐着想自己的事。

  朱芸莺欢喜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夏天正是赏景的好时节,山是绿的,水也是绿的,偶尔头顶上飞过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鸟,还有习习凉风拂过面庞,不过沿路的风景都是差不多的样子,朱芸莺很快就看腻了,放下帘子回头将视线移回马车内,就见陶染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表情有些凝重。她好奇的看着他,这幅样子她还真没见过呢。

  这次出来,她是深刻的感觉到,陶染绝对是有所掩饰的,实际上他根本不是那么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要掩饰呢?就算是帮三皇子做事,有必要在暗中么?像萧岚那样不行么?萧岚帮义松侯的事可是尽人皆知啊。

  陶染回过神来发现朱芸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不禁奇怪的问,

  “怎么了?”

  “啊?哦,没事,你饿么?我带了包子。”

  “我不饿,你吃吧。”

  “你这不吃不睡的,行不行啊?之后的路还给靠你呢。”

  陶染一听笑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关心我了?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朱芸莺听了也无可反驳,只好闭上嘴默默坐在一边,过了半晌突然觉得口渴,

  “我渴了。”

  “给。”

  陶染从腰上解下水囊递给她,朱芸莺一边喝一边看着陶染手边的包袱和佩剑好奇的问,

  “这些都是刚买的?”

  陶染点点头,

  “是啊。”

  “你会用剑?”

  “略懂一二。”

  陶染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朱芸莺不屑,

  “你就别掩饰了,其实你很厉害对不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装,萧岚怎么就能明着帮义松侯,你怎么就不能……”

  明着帮三皇子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陶染就制止了她,谨慎的扫了一眼外面的马车夫,无奈的低声说道,

  “真是瞒不过你……我也是无可奈何啊,你不懂,现在大家私下的争斗已经很明显了,暴露身份会有危险的。”

  果然如此,朱芸莺心中想,见陶染坦白了便也不追究了,

  “好吧,那你自己多小心喽。”

  “还用你说……”

  陶染叹口气,拿起剑来看,朱芸莺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剑上,

  “你没有自己的佩剑么,还要临时买。”

  “家里哪敢放这种东西啊……”

  朱芸莺想想也是,既然要掩饰身份,自然这些暴露身份的东西都不能有,

  “那你平时怎么练功啊?”

  “出去会朋友的时候啊。”

  “哦,原来如此~”

  朱芸莺恍然大悟,听说陶染经常出去跟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原来都是志同道合的有志之士啊,那练功的时间应该还蛮多的呢。陶染有些狐疑的看着她,

  “我的事,你倒是挺清楚的?”

  “哎呀,被怀疑了么~我就是比较好奇嘛~再说,就算我真是别人派来的,一没计谋,二不会武功,摆平我还不是三两下的事?”

  朱芸莺双手捧脸做可爱状,陶染挑眉看看她,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

  朱芸莺坐了一会儿又开始犯困了,靠在车壁上睡了起来。陶染见状,看看外面的状况,既然有点时间,不如也休息一下好了,下一站又要傍晚才能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