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1.只能逃一人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2718 2014.10.06 11:50

    也不知被关在黑暗中多久,沈意涵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了,将她俩抓来却不与她们交涉,难不成是作为人质?但她俩的安危能威胁到谁呢?相信三公子是不会为了她俩放弃什么的。不过一直没给她们吃东西也是够狠的,沈意涵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了。

  虽说可以躺在床上保存体力,但不吃不喝还是不行。而且她发现这里似乎是个完全的密室,一个窗户也没有,黑的很,即使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眼睛适应了黑暗,可还是什么都看不见。似乎有通风口,但并不直接通向外面,估计也很小,想钻出去是不可能了。

  不知到底要被关几天,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几乎都无法运转了,关于外面的事,她都无力去思考,只想赶快离开这里。朱芸莺倒好,睡的昏天黑地的,也真是佩服她。是应该说她适应能力强呢,还是神经大条呢……

  又昏沉沉的躺了多少时候,当沈意涵再次醒来,竟已身在一座破庙中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好洒在她身上,朱芸莺也躺在她旁边。她觉得自己浑身无力,恐怕是被软骨散之类的迷晕后运送到这里的吧。

  “芸莺,芸莺!”

  她轻轻唤了两声,朱芸莺醒了过来,睁眼后第一句话就是:

  “啊,有吃的!”

  然后爬了起来,沈意涵这才发现,旁边放着一些吃的。虽然她也很饿,但她现在迫切想知道的是,过了几日,三公子等人到了什么地方。

  “沈姑娘,你也吃点吧,有力气才好去做别的。”

  朱芸莺一边吃一边劝道,沈意涵觉得也有理,于是也稍微吃了一些。

  谁知,她们刚吃完,就有人冲了进来。沈意涵想站起来,可却浑身使不出力,朱芸莺看起来倒没什么事,莫非那些人用的迷药是对会武之人有更强的效果?但她现在想这些也没用,这些人此时冲进来,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儿,只怕今日是躲不掉了。

  “哟,这妞儿看起来不错啊~”

  几个人进来后围着她俩转悠,朱芸莺扶着沈意涵问道:

  “你们要干嘛?”

  “这个胖的不好,能不要么?”

  “人家说了,都要带走,凑合吧,做个丫鬟也行。”

  那几人也不理会朱芸莺就自顾的说着,但沈意涵却挺明白了,只怕她俩是被人给卖了,而且八成是被卖到**了!想不到紫鹤堂的人这么没品。也真是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被人绑了去,然后就被卖到了**,简直冤啊!

  “行了行了,唠叨什么,赶快带回去好交差!”

  一个看起来像是领头的人拎着小酒缸从外面走进来,语气不善的说道,那几人一听,二话不说立马上前将她俩手脚绑了起来,沈意涵浑身瘫软也动不了,便只能由得他们了。朱芸莺挣扎了一番,但终究敌不过,所以还是被绑了起来。

  “你们要干嘛?要带我们去哪?”

  朱芸莺喊道,可那些人完全不理会,扛起来就走,朱芸莺大概是有些沉,所以两个人像抬猪一样把她抬了出去。

  两人被装进一辆马车上,朱芸莺见沈意涵不反抗觉得很奇怪,于是低声问道:

  “沈姑娘,你怎么不反抗啊?你会武功应该能逃走吧?”

  沈意涵摇摇头,

  “我中了软骨散,动不了,而且,那个拿酒缸的人也会武功,只怕一时……难以逃脱。”

  “怎么会这样……那他们要把咱们带去哪里啊?”

  “……多半是,**吧。”

  “**?!”

  朱芸莺一听不禁大叫起来,外面立马有人敲窗户,

  “诶诶,小点声,再出声就把你的嘴堵上!”

  “哦哦。”

  朱芸莺敷衍了两声,然后紧张的看着沈意涵。

  “那怎么办啊?”

  “等我先恢复一段时间再伺机行事吧……”

  沈意涵也颇感无奈,但眼下确实没有别的办法。朱芸莺也只好老实坐着不再说话。

  也不知到底是要去往什么地方,一直到太阳落山,也还没有到地方,朱芸莺坐的屁股疼,而且想上厕所。突然旁边的沈意涵坐直了身子,吓了她一跳,于是急忙问:

  “沈姑娘,怎么了?”

  沈意涵摇摇头,示意她噤声,马车也在这时候停了下来,一个人走到她们窗旁低声道:

  “不许出声。”

  随后就听到马蹄声和脚步声,很明显是有大批人马从这里路过,是什么人呢?

  等那队人马走的差不多了,马车才又重新走起来。沈意涵似乎若有所思,忽然她听到窗外路过的人聊着天,说的话令她混身一颤:

  “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及到北边关。”

  “听说关外聚集了好多人马,只怕咱们去也不够吧……”

  “要是驰援军也一起去,胜算就大些了吧。”

  “你们这是在说三爷的不是么!”

  那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其实不大,但由于离的近,加上沈意涵的听力好,所以听的一清二楚,她轻轻用头顶开车窗上的帘子往外看去,那是一支长长的军队!虽然打头的旗子已经离的很远了,但她可以肯定,这是三公子带领的军队无疑!

  只怕是他们已经从京城离开去往北边关了,之前就有人猜测三公子此次行动是要去援助北边关,借此博得皇上的赞赏,看样子事情都已经决定了。

  “是三公子的人马。”

  沈意涵小声说,朱芸莺这次忍着没有叫出来,但也十分诧异,这么说,陶染一定在附近了!但现在三公子的人马已经走远了,陶染又不知在什么地方,贸然行动的话,一定会被这些人抓回来堵住嘴的,而且朱芸莺很明白,自己想跑很难,那么,如果能让沈意涵逃掉也行了!

  “沈姑娘,这样吧……”

  两人小声商量着,沈意涵是不同意朱芸莺的办法的,但此时只怕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最终她还是同意了,此时太阳已经西沉了,再不快点,她就无法追上三公子的队伍了。

  “咳咳,来人啊,我要上厕所!”

  朱芸莺放声说道,很快有人回应她,

  “什么上厕所?”

  哦,现代用语他们听不懂,于是朱芸莺又换了一种说法,

  “我要方便一下!!”

  “事真多,等等。”

  那人似乎去前面禀报那个领头人了,朱芸莺用胳膊肘碰碰沈意涵,示意她看准时机跑掉,沈意涵嗯了一声表示明白,很快那个人回来了,掀开马车的帘子说道:

  “下来吧!你去么?”

  那人看着沈意涵问道,沈意涵摇摇头,那人便带着朱芸莺下去了。

  “把我的手松开啊,不然怎么方便!”

  朱芸莺故意蛮横的说,那人当然不同意,

  “你跑了怎么办?”

  “我又不会武功,我跑了你还能抓不到我?”

  “你……”

  “松开松开!”

  那个领头人说道,一边又喝了口酒,然后晃晃悠悠的往小树林里走去,大概也是去方便。看样子时机来了。

  此时沈意涵手脚上的绳子都已经解开了,这些人明显不如紫鹤堂的人专业,系绳子的手法难不倒沈意涵,这会儿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们还没掌灯,只要她快点跑出他们的视野,他们就没办法找到她了,只是……对不起朱芸莺了。

  朱芸莺那边方便完就开始闹,又跑又叫的,最后守在马车边上的人也被叫去帮忙抓朱芸莺,沈意涵看准这个时机跳下马车,一个箭步窜进了林子里。那个拎着酒缸的领头人刚好回来,一眼发现了她,于是一边冲上去一边把人喊回来,但明显已经晚了,沈意涵一进林子就没了踪迹,此时天色越来越黑,哪里还找得到。

  “玛德!被骗了!把那个胖丫头给我抓回来!只带回去一个也好!”

  领头人气急败坏的吼道,于是那些人将朱芸莺抗了回来,五花大绑扔进了马车,然后快马加鞭离开了。

  沈姑娘,一定要顺利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