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9.离去前的道歉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1919 2014.08.14 12:01

    良久,朱芸莺抬起头来微笑着说道:

  “干嘛都这么沉默啦,能作为随行与三公子一起去京城不是很好嘛,你应该很高兴才对~”

  陶染抬眼看看她却还是高兴不起来,他知道,如果他说不带她走,她也不会说什么,可他自己觉得过意不去,明明答应人家的事,怎么能出尔反尔。但眼下事情确实十分难办,他如何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朱芸莺大概也猜到他的烦恼了,于是又说:

  “没关系啦,你不用管我,尽管跟三公子走吧,不过,我也要去京城,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都走了这么远了,不去京城看看可惜了~”

  陶染有些意外,没想到朱芸莺也要去京城,可到了京城之后呢?又要怎么办?

  沈意涵见状询问陶染,

  “你们什么时候启程?”

  “明天做准备,后天一早就走。”

  陶染不知沈意涵为何要问,却见她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

  “其实,我也准备要离开了,而且要往北方去。”

  陶染原本还想问沈意涵能否送朱芸莺回家,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可沈意涵还没说完,接下来这句话让陶染大喜:

  “虽然我并不应该路过京城,但方向是同样的,稍微绕路去一下没关系。”

  这么说,沈意涵是决定要带朱芸莺一起走了?!陶染惊喜的看着她,朱芸莺却有些困惑,沈意涵见她还是不明白于是直说了:

  “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一起走。”

  “真的?!”

  朱芸莺终于明白了,于是脸上也露出狂喜的表情,沈意涵微微一笑点点头。

  这下倒是皆大欢喜了,似乎朱芸莺对于跟着谁走并不在意,只要有人带着她不把她丢下就行了。她对接下来的行程很是期待,连邓二小姐的事都忘了。陶染可没忘,他还是想做刚才所想的决定,于是对两人说了。朱芸莺非常诧异,但并没有提出异议,想了想反而要求一起去,这倒换陶染惊讶了。

  “你可以不用去呀,这都是我的错,我一个人承担。”

  “如果我没有跟你一起走,也许是这样。但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对他人的伤害也已经造成了,我没有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其实,我也一直都想向她说声对不起。”

  朱芸莺说的很诚恳,陶染便也不再阻拦了,实际上,他也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跟邓二小姐说,但机会就只有明天一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耽搁了。三人约定好,明天一早陶染和朱芸莺两人去找邓二小姐,沈意涵则去准备路上要用的东西。之后三人各自去休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陶染、朱芸莺两人吃过早饭便往邓二小姐下榻的客栈去了,尽管距离很近,两人却走了很久,甚至觉得比从连州城到采莲镇的距离还要漫长似的,他们心中都有些忐忑,不知道该对邓二小姐说些什么,可又都觉得,必须要说些什么,最少最少,也要道个歉,但开口道歉真是一件难事。

  终于,他们还是走到了。当他们到邓二小姐所在的客栈时,她的几个手下正在楼下吃饭,见他们来了,也都有些错愕,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其中一人上楼去向邓二小姐禀报。

  不一会儿,那人回话,邓二小姐请他们上楼去。两人便老老实实跟着他们上去了。

  邓二小姐可比他们大手笔多了,这家客栈的装修本就比他们那住的那家要好,而邓二小姐住的还是套间上房,比他们住的普通客房豪华多了也大多了,她自己一人住间大的,旁边两间留给手下住,这样她有事也方便些。

  两人走到邓二小姐门前真是迈不开腿,觉得腿上像绑了沙袋似的,身子也有千斤重,好不容易才挪进门去,抬头见邓二小姐正端坐在桌边喝茶,见他们来了懒懒的抬眼说道:

  “进来坐吧。”

  朱芸莺跟在陶染后面都不敢正视邓二小姐,陶染一开始也有些心虚,但很快又摆出一副三爷手下的架势,总算抬头挺胸起来。两人坐下来,陶染先开口说道:

  “邓小姐,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如果我先前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你原谅我,也不要迁怒于芸莺,这件事是由我引起的,错在我。但我也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们,因为这对我们已经造成了困扰。”

  邓二小姐听到他的后一句话立马不悦的抬眼看着他,朱芸莺急忙拽了拽陶染的袖子,然后说道:

  “邓小姐,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我很抱歉,我想这一切都是由于我们行事太鲁莽,没有考虑他人的感受。我不想祈求你的原谅,但请你放过你自己,我想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所以才会一路追到此。而且,你似乎受伤了?”

  邓二小姐端着茶杯的手,袖子稍微有些滑落,所以露出了一点手腕上的绷带,她一听急忙放下茶杯将袖子拉了回去,陶染心中略微惊讶,他都没有注意的细节,朱芸莺居然注意到了,不禁反思自己缺少观察。朱芸莺见状继续说:

  “希望你不要因为赌气而伤害到自己和他人,那是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值得。”

  朱芸莺话落,屋里鸦雀无声,邓二小姐的两个手下站在门外一动不动似乎也不敢动,这一刻好像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响动似的,空气凝滞,连高傲的邓二小姐也好似愣在了那里,良久,才又将视线移回去,看了看他俩说道:

  “都说完了?”

  两人不解的看着她,邓二小姐站了起来冲着门口的手下说道:

  “送客。”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里面的套间,陶染和朱芸莺见对方下了逐客令便也不多留,起身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