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4.夜袭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2339 2014.10.15 11:50

    客人们走后,老=鸨进去霞玉屋里找她,朱芸莺正好也在,姐妹俩正说悄悄话呢,见老=鸨进来便不说了。老=鸨看起来很高兴,一挥手绢笑脸相迎,

  “哎呀,霞玉、芸莺辛苦啦~今天很成功呀~”

  霞玉嫣然一笑没有说话,朱芸莺赶忙陪笑,

  “哈哈,是啊,有个不错的开始~”

  “不过往后才是考验你们的时候呢!”

  老=鸨提醒她们,朱芸莺当然明白了,于是跟老=鸨寒暄了几句没多说什么。等老=鸨走了,她回身对霞玉说:

  “好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呢,做好准备哦。”

  霞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了点头,

  “有姐姐在,我就没那么怕了。”

  “放心,我会一直陪你到走的~”

  霞玉疑惑的看着朱芸莺,

  “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芸莺笑了,一副很懂的样子,走到霞玉身边坐下低声说道:

  “你总不会想在这儿待一辈子吧?”

  “当然不想……可是……”

  霞玉有些困惑的看着她回答道,朱芸莺满脸期待的看向窗外,

  “会有那么一天的~”

  霞玉默然无语,只好与朱芸莺一起看向窗外,八月十五的月亮总是又圆又亮。

  ******

  同样的八月十五,陶染一行人自然也是过得十分清淡,作为三公子的暗卫,他们只能跟在暗处,吃不好睡不好,几乎时刻都要盯着,以防有意外发生。此时三公子部队一行在不远处的平地上扎营歇脚,陶染等人这也才有机会停下来歇一会儿,连火堆也不敢点一点儿,生怕暴露了行迹,只能将披风裹紧一点,稍微喝点烈酒暖身。

  “你们睡会儿吧,我看着。”

  潘公子说道,然后独自站在了一边望向三公子部队那边,陶染这几天觉得潘公子愈发体谅人了,难道是因为以前相处的时间不长,所以不了解他?不管怎么样,他现在真的很累很困,所以就睡一会儿吧。

  其实以前他们不曾这样累的,甚至可以说,暗卫可有可无,因为没人去刺杀三公子,但这次似乎真的不同,自从他们由都城出发以来,陶染一直都觉得很不安。直到那一晚……

  ******

  那时他们与三公子部队一行,刚出发走了几天,大家都没有了最初的兴致,而且警惕性也没有那么高,他们私下里偶尔还会说说笑笑。可就在那晚,他们遇到了袭击。

  那也是一个月光皎洁明亮的夜晚,一切都看起来那么宁静,三公子那天似乎兴趣盎然,想在月下散步,反正月光明亮,于是没有扎营而是趁着月色继续前行。其实大家赶了一天路都很累了,根本没有心情欣赏月色,但三公子就是他们的天,所以也只好陪着,后来想想,那才真叫舍命陪君子呢……

  当时陶染他们正在暗处与部队一同行进,就在哈欠连天的时候,突然整个部队被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许多人被呛的咳嗽,显然更多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烟雾吓到了,但这并不是整个部队突然陷入慌乱的原因,很快陶染他们就意识到部队被人偷袭了!

  他们急忙下马拔剑冲了过去,可原本就在夜幕之下,又置身烟雾之中,哪里看得清什么情况,连三公子人在哪里都寻不到。三公子及身边的将领自然是不会出声的,那等于是暴露自己的位置,所以陶染等人也只能在烟雾中打转。

  偷袭他们的人绝不是什么土匪山贼之流,且不说那些人有没有胆招惹军队,但就从被偷袭的这种方式来看就不像是以声壮势的土匪山贼之流。这些偷袭者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连影子都看不到,但身边的惨叫声和兵戈相击的声音却此起彼伏。

  陶染努力睁大眼睛,借着那仅有的月光搜寻人影,终于让他看到了,尽管只有一瞬,他手中的剑已追击而去!然而还未碰到对方,却已被两道白光反手劈中!身边的惨叫声此时听来才觉得一点也不夸张,因为陶染自己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实在太疼,不光是火辣辣被抽一样,真是连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会痛。

  这两剑都被劈在前身,一剑由肩至胸口,一剑在侧腹。他几乎不敢去抚伤口,抬头继续搜寻偷袭者。但那些人,似乎已经撤去了,最后离开的时候也不忘在他背上再来一剑,于是陶染就这样倒下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丧命,他以为或者说他希望的死法,应该是死在战场上,尽管他连小兵都不是。

  之后他昏了过去,然后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在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在一间温暖的屋子里,那时是晚上,屋里很黑,唯一的光源是桌上昏暗的烛台。似乎有个人趴在他的床边,但还没看清,便又昏睡过去。再醒来已是白天,屋里只有他一个,哪里有别人的痕迹,可他身上的伤都已被处理过,包扎好,显然是有什么人救了他,是谁呢?

  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土房子里,桌上有人留了些粮食给他,出去一看原来是个荒废的小村子,也不知是在哪里,既然如此也没办法,还是先养两天伤,然后再去追三公子和其他人吧,也不知道那晚后来怎么样了。后来他还在屋后的树边发现一匹马,应该也是救他的人留下的。细心看的话,其实屋子周围有许多马蹄印,应是有很多人?那会是什么人救了他呢?救了他又不愿露面是为何?

  总之,陶染休息了两天之后,带上仅剩的一点干粮骑上马去寻三公子一行的踪迹,三公子部队人数众多,想找到并不难,沿路打听一下也会知道,很快他就找到了,但他无法直接去见三公子,所以要继续四处寻找潘公子等人。

  好在,并不难,他们还是按照先前的计划行进的,没有人被杀死,但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三公子的部队也一样,只是,陶染回来,他们并不似欢迎的样子,原因是他们怀疑陶染有问题。

  “那怎的只有你被救去了?”

  “是啊,而且为何过了两天才回来?大家都有伤,难不成就你伤重的下不了地?”

  陶染听了不知该如何解释,只怕越说越像辩解,索性不出声了,还是潘公子出面制止了其他人,

  “他既敢回来就不必再说什么了。”

  其他人听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但态度明显没有先前好,陶染无奈也就闷闷的与他们同行。

  =============================

  新文《七星冥门》灵异主打,现代文,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谢谢~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