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7.到底急不急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2090 2014.09.25 11:50

    这次沈意涵决定留在通达城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她在上一个地方刚刚飞鸽传书,有要紧事要禀报三公子,那边回信说会派人到通达城与她会面,不知是谁会过来。

  今天就是约定好的日子,沈意涵出了客栈往约定地点前去,路上路过碧海山庄,看到庄主之一的青刃剑徐志松刚好出来迎接某门派的人。她只看了一眼就快步走开了。

  虽说通达城是正派人士聚集的地方,但就怕有误会,一旦他们认定你是有害的,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缉捕、追杀你,也是一件挺可怕的事。

  之前她对朱芸莺说,觉得碧海山庄的几位庄主对毒仙子典蓉很是无情,其实细说了,正是这位徐志松庄主。因为另两位庄主——璞玉公子玉清荣和微风瞬影陆轻莫,都是与毒仙子典蓉极熟的人,陆轻莫更是典蓉的青梅竹马,在典蓉失踪后还去寻过她,按理是不会这样绝情,所以对典蓉下了追杀令的必定就是徐志松和另一位庄主丁义勤了,但玉清荣和陆轻莫竟然没有阻拦也着实令人诧异,也可能是身在其位不好多说什么吧,沈意涵只好这样想。

  三爷那边的人与沈意涵约定在某间茶馆的包厢见面,她早早到了,坐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有人出现了。

  “潘公子?”

  沈意涵有些意外,竟会是潘易岩潘公子过来,她以为会是陶染呢,不过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她是有正事要汇报,也不想听陶染唠叨,潘公子点点头坐了下来。

  “沈姑娘是有何事要说?”

  沈意涵习惯性的瞟了一眼包厢的门,然后身子微微往前探低声说道:

  “前不久我意外得到一个消息,是关于被偷走的那块虎符的,其实那是……”

  沈意涵声音愈发的低,最后低到只有将耳朵凑到她嘴边才能听到,潘公子听了有些诧异的样子,

  “好,我知道了,我会禀报三爷的,还有其他事么?”

  “暂时没有了。”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走,告辞!”

  潘公子立马起身离开了,沈意涵将这件事说出来之后稍微放松些了,但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这消息太重要了,她也是在无意中听到两个人说的,那两人估计是某地官差出来办事,正是相关的知情人,当时他们正在议论不知虎符被窃是何后果,只能说他们太不懂权朝之事了,居然那么悠闲的在外面谈论这种话题,所以才被沈意涵这样耳朵尖的人听去了。

  她之所以担心,是怕被别人发现她知道了这件事,这个别人指谁?她也说不好,也许是七爷党的人也许是八爷党的人也许是不怀好意别有用心的人,总之她担心发生意外,所以才连夜带朱芸莺离开来到通达城,这里怎么说也是碧海山庄的所在,不管是什么人,都要给碧海山庄几分面子,不敢在这里造次,所以在这里相对还是安全的。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她还没想好,这属于突发事件,大概还是等三公子的指示比较好,暂时先在通达城停留一段时间吧,她心有不安,也很难再继续往前走,不如就先歇一歇听候指示。沈意涵又坐了一会儿才往客栈回去。

  ******

  三公子这边并不像沈意涵那样紧张,潘易岩走后就只留陶染作为近侍,他原本是想去的,因为可以顺便看看朱芸莺嘛,但潘公子不同意,说让他去容易耽误事,所以就自己去了。也不知道朱芸莺怎么样了,他不在身边,能不能照顾好自己呢?不知道沈意涵是有什么事急着禀报?她们在通达城的话,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那里是江湖正派人士聚集地,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人帮忙,那些人不会坐视不理的。这么想着,陶染才踏实一些。

  还有一件事,他有些在意,但不知道该不该跟三公子说。三公子了解他啊,心里一有事就不说话了,所以呵呵一笑问道:

  “陶染啊,又有什么心事啊?”

  陶染有些错愕,随后又沉下气来想了想说道:

  “其实,属下有个疑问。不知从何时起,我感觉似乎有人跟着咱们,但这两天又不在了,不知是不是错觉……”

  三公子沉默了一会儿笑了,摇摇头,

  “不管是不是错觉,我想是不会有人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的,因为在到京城之前,我什么都没打算做啊,哈哈~”

  陶染也跟着笑了笑,可是很勉强,这次感觉很奇怪,三爷以前总是脾气暴躁的很,但这次却意外的心情大好,不疾不徐,反常倒也说不上,但反差挺大是真的,不过这样的三爷倒也没什么不好,不如说很不错,所以他也就没质疑了。

  两天后,潘公子回来了,脸上并没有什么焦急的神色,大概没什么急事吧,所以三公子没特别问,他也就简单说了两句,

  “沈姑娘说,南县中段的联络人失踪了,请三爷直接指示。”

  “失踪了?”

  陶染反问道,潘公子没理会他,三公子平静的说:

  “去指派一个新的联络人,沈姑娘就按原计划继续走找下一个联络人。”

  “是。”

  潘公子领命离开了,陶染觉得很纳闷,这种事其实在信中完全可以说,也并不是什么十分着急的事,因为他们的联络人失踪虽不能说稀松平常,但也是十有八九,可替补的人不多但也不少。而沈姑娘也为三公子做事许久了,这种事不可能不知道怎么处理,她既然飞鸽传书说有急事禀报,那就应该是确有急事而且不能在信中说,可怎么会是这种事呢?

  陶染自然不会怀疑潘公子,因为潘公子跟在三公子身边的时间比他还长,帮三公子做了许多事,要说谁背叛三公子都不可能是他潘易岩,可如若不是,那这件事真就有些蹊跷了。

  之后陶染也没再想这件事。三公子似乎得到什么密信,于是一行人快马加鞭往京城赶,京城就在眼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