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瘦宠若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5.逃也是煎熬

瘦宠若惊 彼岸的墨绿水晶 2693 2014.12.18 11:42

    觉得似乎没睡多久,朱芸莺就被富公子摇醒了,折腾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这会儿朱芸莺正困呢,但也没办法,赶快起来吧,逃跑要紧。

  她也没什么好拿的东西,何况她也不能回院子去,于是就只披上富公子带给她的披风,便投入到凌晨的寒风中。

  到了这个季节,山上真是十分冷,一出屋朱芸莺就立马清醒了,赶快戴上兜帽,跟着富公子走。七拐八拐的走到了马舍,一进去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那里,想必就是这辆了。

  果不其然,富公子低声对她说:

  “你先上车藏着吧,别乱动别出声,小心被人发现了。”

  “哦。”

  朱芸莺点点头刚想上马车,突然回头问,

  “那我要等多久啊?”

  富公子半天没动静,也不知道是在想还是什么,然后才又低声回答她:

  “大概要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

  喂,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啊!居然要等那么久么?外面这么冷,岂不是要冻僵了。富公子也有些不忍的说道:

  “是有点久,但是没办法,这会儿下人已经陆续起来了,再晚过来一定会被发现。你就忍一下吧,这手炉你拿着。”

  说着,富公子把一个热乎乎几乎有点烫手的东西塞进她怀里,她急忙接住了,富公子又嘱咐道:

  “对了,一会儿紫蓉坐上车,你离她远点,她……她的衣服上有毒……昨晚对不住了。行了,我给赶快走了,你小心别被发现!”

  富公子急忙说完就离开了,朱芸莺来不及多想也赶快爬上了车。

  坐在车上,朱芸莺才开始想刚才富公子说的话,话说紫蓉是谁?嗯,应该是那个戴面纱的女人吧。为什么听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呢?是不是在哪听过?但富公子应该是第一次提起吧。朱芸莺想不起,便又想下一句话。

  “离她远点,她衣服上有毒,昨晚对不住了。”这么说,她昨晚会吐血昏倒是因为中了毒?!可她不过是轻轻碰了一下那女子的衣摆而已,这是什么毒这么厉害!朱芸莺简直不敢想,如果不是富公子,她恐怕昨晚就一命呜呼了吧?那女子看起来不像是会救她的样子。

  富公子人这么好,为什么会跟那样的女子在一起呢?那女子面纱下是什么样子呢?为什么要在衣服上浸毒呢?朱芸莺不禁想,捧着手炉,渐渐又睡了过去。

  “快快,去给马喂点草,一会儿要走的!”

  “是是!”

  朱芸莺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了,一个激灵,意识到外面有人,于是立刻屏住呼吸不敢动了。

  只听到一个小厮走到她马车前不远处,朱芸莺估摸着他要喂的就是拉这辆马车的马,更加不敢动了,可是今日有微风,吹的马车上的帘子直动,她甚至能从被风吹起的一角看到喂马草的小厮,觉得也许挪动一下位置比较好,但她不敢动啊,万一她一动引起马车晃动,那不就暴露了,所以只能在心中祈祷那小厮不要回头。

  “赶快喂完赶快走吧……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朱芸莺在心中默默念着,可却觉得时间过的无比的慢,那小厮慢悠悠的喂着马草,还四处张望,朱芸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但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有时候真想问问老天,你为什么不肯放过可怜的人,估计老天会说,放过你不就没意思了?

  那小厮四处张望,不巧回头看了眼马车,不巧风将帘子吹起了一角,不巧他看到朱芸莺了。

  “啊——!鬼啊!鬼啊!!”

  小厮一下吓尿了,朱芸莺无语,这种被发现的方式也真是让人闹心,什么鬼啊,哪里有鬼?只不过是个胖子而已,至于说成是鬼么?

  小厮倒也没多看她,丢下盛马草的筐就在马舍里到处乱跑,不一会儿管事儿的过来了,什么都没问就吼道:

  “你在这里鬼叫什么!马喂完了吗?!”

  “大哥,鬼!鬼!车里有鬼!”

  小厮冲那人说道,结果就听那人一巴掌呼在小厮脑袋上,那声音真是响啊,连朱芸莺都听到了,能不响么,紧接着那人骂道:

  “你小子睡糊涂了是不是!大白天的哪来什么鬼,就是晚上也不会有的!”

  “真的,大哥,我看到了!不信,你去看看!”

  小厮急切的说道,朱芸莺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儿了,要是那人真来看不就露馅了?好在那人只是吼道:

  “那是贵客的马车!就算有鬼也轮不到咱们来管!把你自己的事先做好再说吧!”

  说完那人似乎走了,小厮骂骂咧咧的站在那儿半晌,才又战战兢兢的走回来,捡起筐子,也不敢再往马车里看,随便喂了几把就走掉了。这下朱芸莺的心才放下,真是吓死人了,要是被发现会怎么样呢?

  朱芸莺在马车里坐的浑身都僵了麻了,可却还是不敢动,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这个节骨眼儿上可不能被发现,等出去之后随便她动喽,她暗自想。这个时间她也不想睡了,只好胡思乱想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等待是最难熬的,没有表,她对时间完全没概念,要是有手机就好了,可以玩玩手游看看电子书都行啊,现在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手炉。朱芸莺突然对手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端起来看。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所以在马车中也有些微光,可以稍微看清楚些。

  这手炉是黄铜制的,上面雕刻的竹子很精致,也不知道这是富公子自己用的,还是那位紫蓉姑娘的?朱芸莺想起富公子曾经给她看他的剑,寒光刺眼直冒冷气,但也不见富公子有什么不适,他大概用不到这东西吧?那就是紫蓉姑娘的?可她怎么肯借给自己?如若不是她借的,那富公子又怎么会有?总不会是专门买给她的吧?

  朱芸莺脑中不停的冒出新问题,但一个个都是无解。怎么好像一路上碰到的这些人,全都神神秘秘的,就她自己没心没肺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

  她放下手炉,懒得去想了,也许时间会给她答案吧。

  小心翼翼的伸伸腿,这才觉得,几乎都快没知觉了,等能下车了,一定要下去在大地上好好蹦跶蹦跶!朱芸莺觉得反正也没事,就还是闭目养神吧,马车里又没啥好看的,何必在这儿坐着干瞪眼。

  谁知,刚闭眼没一会儿就听马舍外面吵吵闹闹的,她立马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快,快去找!你们,去那边看看!”

  是在找什么?

  “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啊?”

  “那怎么知道。唉,怎么跟刁公子交代啊……”

  “行了,别说了,赶快找吧,别让她跑了!”

  然后外面又没声儿了,但朱芸莺立刻意识到,他们说的就是自己,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也对,早上木莲一定会去叫她起床,结果就发现她不在了,然后告诉夏姑姑,接着就全府总动员找她。不过听他们那意思,眼下还没有告诉刁公子,估计是怕刁公子怪罪他们,所以先自己努力一番,何况,她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这会儿刁公子估计跟富公子他们在一起,没那闲工夫管这些小事。能拖延一会儿也好,倘若是刁公子亲自来找,肯定一找一个准。

  唉,想出府真是不容易啊,朱芸莺在心中感叹,心有不安,也坐不住,趁这会儿没人还是赶快换个姿势吧,于是从凳子上滑到地上,这样从两旁的窗户就不会看到她了,这会儿风小点儿了,但还是有风,马车也是四处透风,帘子总是不停的被吹起,还是坐在地上保险点,以免被看到。

  再忍一下吧,等富公子他们来了就可以离开了,再忍一下吧……朱芸莺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