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长路漫漫唯刀作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至死不悟

长路漫漫唯刀作伴 青绝天下 2136 2017.04.21 20:15

  不痴佛威压世,千掌流转,周遭的人都不忍去看那残忍的一幕,别过头!

  这时,蔚蓝的天空突然一阴。

  “怎么回事?”

  “不知道?”

  “你快看天上!”

  天空之中,阴云,白云均现,当真怪异。

  突然,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起,空中爆开。

  “什么东西?”

  “好像是?武道莲子?”

  “什么好像,就是武道莲子。钻石奇物,怎么会在这儿?”

  “快看!云变了!”

  随此言,人们望向天空,云果真是变了,阴云凝形,化作黑龙,盘旋于空,白云则化为白龙,与之争辉。

  “什么情况?”

  “黑白二龙,天地异象?”

  “是谁在突破吗?”

  “快看,又变了,又变了!”

  空中二龙忽而爬云而走,忽而首尾相戏,最终,交缠在一起,化作一个古朴的太极阴阳鱼,其下,一个白银四的标志,赫然在目。

  无华见此,目光闪动,惊疑的望向师弟刀鬼。

  “师兄,不必怀疑?据探查,此子五行平庸,此应是其自创功法。”

  “什么?此功法威势,只观凤毛麟角便知其非凡,他仅不到18岁,怎么会?”

  无华在看,人群亦在看。

  “真是在突破,白银四阶。”

  “什么功法?突破白银就能引发如此异象。”

  “好奇异,竟是白银4阶,而不是五阶。”

  “是武道莲子的功效,你们快看!那阴阳鱼落下来了。”

  “啊,快看,是他。是那张藏心!”

  阴阳鱼从天空落下,直接没入藏心体内,他白银阶的气息散发,体内爆豆的声响不绝!

  阳跷脉开,重字真意刻入。

  阴跷脉开,积字真意刻入。

  藏心睁眼,入眼,是两道身影。

  血色百战甲,叶奇。

  金甲胖子?朱无士。

  抬头,藏心看到,他们头顶那数千佛掌。目一戾,暴动!

  此时,朱无士、叶奇两人,正怒目待死,遽然间,

  一声,“不痴,尔敢伤我朋友!”

  随之,他们看到一道黑芒,一惊,在往上看,红衣喜服,是他。

  一声朋友,

  他们眼睛在这一瞬间变得明亮,

  朱无士,“张藏心,狗日的,劳资的星辰大海之计都差点为你交代在这儿!”

  叶奇握拳颤抖,只是默默点头,胸中一种莫名的感觉升起,这就是朋友的感觉吗?

  闻得此声,不痴抬头,入眼却是一道黑色的刀芒,刀芒御风,风凌厉,吹起他的喇嘛僧袍,嗤嗤作响。

  慌忙间,不痴抬手,向下的千掌上移,抵挡黑刀,凭你刀影再多,也多不过我千掌之势。

  叮,仅一声响,不痴眼神巨变,

  他突破了,竟不仅是刀中隐藏的刀数变多,更是刻印了积字武道。

  积字武道真字,与他的凝字如出一辙,统统都是将武功威势汇聚成一点,而积字在他手中,则更甚。能与其重字真意辉映,先积再压,再积于一处。

  重重积压之后,此刀之威下,单凭千叶手,不可抵挡,不痴神色再变。

  “唵、嘛、呢、叭、咪、吽。”他真言高唱,此次6字连读,空间咔咔做响,化作一张大网,附着于千手之上。

  砰,却是刀过,网碎,不痴被这股力道急退,地面滑行,所过之处,纷纷龟裂。

  身影闪过,红衣喜服立于场中,刀身一挥,啪,甩出一地血痕。

  “哗。。。”人群哗然。

  “他,伤了那喇嘛?那个不可一世的喇嘛?”

  “是我看错了吗?”

  “九皇子和三少爷都打不过,他竟然伤了那喇嘛?”

  “怎么可能?他竟比他们还强吗?”

  “那张藏心当真是我天蓝之傲啊!”

  场中无人不惊。

  白家三姝惊,

  朱无士、叶奇亦惊,

  就连铂金的无华、丑奴儿也是震惊。

  丑奴儿更是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向藏心,按捺下心间激动,快战吧,再战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七杀。

  滑出百米,不痴站定,摸上胸口,喇嘛衣已然残破,他一拉,露出精壮的上身,胸口一条巨大的刀口,正不停渗着血液。

  哒哒,运指连点,不痴止住鲜血。对藏心怒目而视,“施主,你当真要为难小僧?”

  “我说过,今日是我与她的婚期,她不想走,我便不会让你带她离开。”

  “那你可知道血禅圣子祭苍生,此为苍生祭,佛门少不了她,她不走,到时密宗佛尊一怒,你看看,你周边这些人,他们将无一人可活,你忍心看到天蓝生灵涂炭吗?”

  “哗。。。”不痴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什么?净世琉璃不走,我们。。。”

  “六尊这样恐怖的存在竟然要迁怒我们?”

  “不,我不要,我不要有那一天,还是让她走吧!”

  “对啊。”

  果然,人都是自私的,事不关己时,他们还能呼喝,助威,事已临头,人心思变之快,不禁令人感叹!

  藏心闻此,却依旧不为所动,“他们死,于我何干?要伤我身边之人,就算密宗佛亲来,我亦会拔刀。”

  周遭之人一听,无数双眼睛怒视藏心,

  “他怎能如此?”

  “他怎敢如此?难道我们天蓝千万人的生命都敌不过一人吗?”

  “此子,当诛啊!”

  众人怒。

  朱无士是惊诧,这小子为了那女人,是要与整个天蓝为敌?

  叶奇则是狂笑,道了声好,“张藏心,仅凭此不做伪之气魄,你亦能称一雄!不愧我叶奇的朋友!”

  白若璃是当事人,现在的她,除却久违的感动外,更多的却是愧疚,她其实是利用了藏心。

  白若曦看着周遭群情积愤,有些担心,更多的却是伤感,他若是能为我如此,多好!

  不痴却是暴怒,“我看透了你,你此生无乐,只为身边人而活,如同行尸,现在又要为此背上逆叛苍生的罪名吗?你为何非要如此?放下不是更好吗?”

  此言诛心,藏心闭目深思,蓦然心中明悟,仅一笑,“我已无我,谈何放下?他们快乐,我便快乐,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你存在的意义,毫无价值,是与苍生异,不得认同,你是异类,异类!异类举世皆敌,不存于世间,为什么要如此执迷不悟?”闻此言,不痴莫名癫狂。

  藏心横刀胸前,“不必再废话了,认定的道,认定的人,我至死不悟!”

  “好,那小僧就打,打到你悟为止!”话毕,佛陀之威再现,不痴额间金光流转,他已然动了真怒,祭出自己的战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