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盖世毒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蛋蛋碎了

盖世毒尊 言正 2083 2017.01.12 08:00

  “嗨,哥几个,东城可是出大事了。”

  一个青年男子兴冲冲的走进来,径直走向其中一桌,人还没到,他就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刚得到的消息分享出去。

  一看就是‘包打听’一类的大嘴巴。

  “我说你小子这么半天不来,原来又去打听事儿了。”桌上其中一人揶揄道:“这一次又是哪家媳妇儿红杏出墙了?”

  “这次不是红杏出墙,而是蛋蛋要出巢了!”这青年一脸诡笑。

  “什么意思?”几人脸色一僵。

  “东城苏家大少爷蛋蛋被人打碎了!”

  嘶!嘶!嘶!嘶!

  大堂内一片倒吸冷气之声。

  这青年刚才乍乍乎乎的进来,就成功引起众人的注意了,所以他们的谈话自然被所有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正因为如此,全堂的人才被人这句话吓到了。

  那苏坤可是苏家家主的独子,在云顶城,不要说苏家大少爷,就是苏家偏房子弟,也没人敢动。

  到底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且出手这么狠!

  直接碎蛋,这……也太生猛了!

  可以想象那苏家家主的这一个独苗失去了那个功能断了后,是如何的暴怒,他们甚至想象着那苏家主提着刀在大街上见人就杀的疯癫模样。

  想想都觉得可怕。

  同时,也有人替出手的人担心起来。

  “该不会是谣传吧?有人胆子大到这种程度?这位兄台,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这事千真万确,如今东城都已经传疯了,估计等会就能传到我们北城。”青年一脸亢奋道:“听说出手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昨晚苏家大管家苏光大人带人去抓人,结果人没抓到,还死了两个苏家的高手。”

  “什么?你不是吹牛吧?”众人惊愕。

  “苏光大人居然不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对手?”

  “哼,是不是吹牛,等会你们就知道。”青年受到质疑,显得很不爽。

  “如果真是这样,苏家这一次是真撞钉子上了,那苏坤也不知祸害过多少良家女孩,这一次报应终于来了!”

  “我猜想那少年一定是某个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

  “应该八九不离十,他为我们云顶城除了一害,也算是我们云顶城的英雄了!”

  “只可惜没有杀死那苏坤,不然更好。”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

  大堂内发生的这一幕,自然也被柳寻欢两人听得一清二楚,他眼珠一转,脸现古怪之色,这事听起来好像是自己干的?

  可是昨天那苏坤只是被两个下人撞飞而已,难道……刚好就撞到他那地方?

  这也太巧了吧!

  呃,那苏坤究竟是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这种事情都能碰上。

  柳寻欢嘴角一咧,甚至恶意的想道:“那苏坤不会就这样做了太监了吧?”

  虽说这事不是他亲自做的,但也间接因他而起。

  因此,昨天那苏光带人来抓他就说得通了,能够不惜一切到处抓人,也只有在极度愤怒之下,才会这样,不然以他估计,对方在没有调查出他的来历之前是不敢肆意动手的。

  “少爷,他们说的什么蛋蛋?”方小莹一脸懵懂,难道是脸蛋吗,可是昨天那苏坤并没有伤到脸,虽然她很想掐烂那张对她来说如魔鬼一般的嘴脸。

  “这个,说了你也不知道。”柳寻欢有些语塞。

  “你说了我就知道了啊。”方小莹一脸好奇。

  “以后你会知道的。”

  “不嘛,那坏蛋就算是死了,我也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你就告诉我嘛少爷。”方小莹拉着他的衣袖撒起了娇。

  “这个蛋蛋嘛……其实就是男人身体上长的两个结石,你知道结实是什么吗?”

  “我知道,我记得隔壁李伯伯家的天赐哥哥就是长了结石死的。”

  柳寻欢擦着额头细汗,暗松一口气,心想终于是摆脱这丫头的纠缠了,不料方小莹像是想到什么,不由又问道:“少爷,可是结石是长在身体内的啊,刚才听那些人说,那蛋蛋似乎是长在身体外面的?”

  “少爷我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小莹乖,快吃完扶我上去休息。”柳寻欢一阵心虚,面对这丫头的究根问底,他快顶不住了。

  “少爷你哪点不舒服,要不我们去看看大夫?”

  “快吃,哪来那么多话,等会上去休息下就好。”

  “少爷,看你难受,我吃不下,或许你告诉我蛋蛋是什么我就吃得下呢?蛋蛋是像鸡蛋一样可以吃的吗?”

  “我……”

  柳寻欢看着面前的这一张好奇的小脸蛋儿,觉得头大无比,他在心里狂喊,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撒谎了……

  正在柳寻欢不知道怎么应对方小莹的好奇心时,东城的苏家府邸,气氛显得很凝重。

  一间房门外,一个中年男子走来走去,脸色阴沉。

  不一时,房门开处,一个银发老者提着药箱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赶紧迎了上去,“房老,坤儿怎么样?”

  “唉,看样子只有摘除了。”老者摇头叹气。

  “什么?连房老你也没办法?”中年男子仿若被闪电劈住一般。

  “损伤严重,即使我能将其外貌医治复原,但却没办法将其恢复应有的功能,而且我担心留在里面,时间长了会有感染另一颗的可能,还请家主尽快作出决定。”

  中年男子闭上眼睛,呆立良久,房老站在一旁,摇头叹气。

  行医多年,什么伤病没见过,但这种事他却是第一次碰到。

  一般有那种深仇大恨的,他也见过把那玩意儿割掉报复的,但从没见过只砸碎人家蛋蛋的,这下手也忒阴了。

  中年男子呆立片刻后忽然睁开眼睛看向房老,“房老,如果只有一颗,还能不能传宗接代?”

  “这个,从来没有这样的病例,但我想应该能,只是那方面可能会弱一些……”房老说这话时也是有些迟疑,毕竟这种事情他还真没去好好验证过。

  “就按你说的,把那颗摘除。”

  中年男子果断回应。

  留着会影响另一边,到头来彻底玩完,而摘除的话,还有一些希望,对于他来说,只要自己的儿子能传宗接代就行,至那房中之事行与不行,他也无可奈何,帮不上忙了。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