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癸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任天星的心思

癸天记 谷粱高地 2162 2017.04.21 18:54

  不知为何,冷月夜空下的莘昊却突然想到了任天星,不知道他最近这些天都在干什么。

  与莘昊有所不同的是,任天星非常清楚莘昊每天都在那里锻灵,他的心里每天都在想着和莘昊相关的事情,因为莘昊已经被他变成了心底深处的恶魔,变成了缠绕梦萦的心魔。

  在少年营的这些天,曾经无数次任天星是从睡梦中笑醒的,因为在他的梦中又重现了当初在任氏家族欺凌莘昊的场景,莘昊虽然个头很高,体格也很健壮,但是却不能修练,对于任天星的凌辱只能逆来顺受。那个时候,任天星从莘昊那里找到了无尽的快乐,扭曲了的快乐……

  那种快乐,被扭曲了的快乐,任天星如今只能在梦中才能寻找到了。也不知道这个呆若木鸡的莘昊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似乎只是在一夜之间就摆脱了不能修练的废体,而且觉醒的似手还是一种相当厉害的体质。自从那个死耗子觉醒了这种体质之后,任天星就从此失去了这种快乐,因为他几次三番都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败给了莘昊……

  莘昊的这种体质战力太过强大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称其为逆天也不为过,任天星已远非他的对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战力差距似乎还在成积数地扩大,如今这才短短数月过去,任天星这都已经难以望其项背。

  而且任天星心里也非常清楚,他与莘昊之间的差距还会继续扩大,而如今莘昊已经拉上了项氏这么一个靠山,自然也不会对自己任氏家族大长老的爷爷有所顾忌了……其实在任天星看来,不仅莘昊不会对任氏家族的大长老有所顾忌,连任天星也对他那个当大长老的爷爷失望透顶。因为,在真正离开任氏之后,仼天星才终于明白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广阔,而他所出生的任氏家族又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固步自封。

  虽然仅仅只是来到了项侯城而已,任天星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优越感,他那作为一族大长老亲孙子身份上的优越感,因为这里似乎随便拉出一个人来都比他富有,战力也比他强横。至少在这少年营,任天星感觉到了明显的落差,似乎他注定就是垫底的了,任天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怀念以前在任氏家族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莘昊不仅觉醒的体质逆天,居然还悟出了锻灵术,这就更让任天星妒嫉莘昊了。早在任氏家族的时候,仼天星就从他爷爷那里得知莘昊悟出了锻灵术,而且他爷爷还将一支锻灵长矛器胎灌了灵送给他用。当时的任天星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并没有把这当成什么太大的事情来看,毕竟莘昊的身份只是任氏家族的一个锻工,加工出来的所有锻灵器胎都还是要归家族支配的。

  虽然名义上说是要归家族支配,其实名眼人都清楚,最终的支配权还是要归任氏家族的族长和大长老的。所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莘昊也只能是沦为他们两人赚钱的工具而已。自从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任天星也从中看出了巨大的商机,甚至还动过将莘昊收为锻奴的念头,但是却在第一次向莘昊发出的武力威慑中就吃了大亏,也让他在公开的场合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辱……

  在任天星的字典中,从来都只有他欺凌和羞辱别人的份,所以,在莘昊手中吃的这一次亏让他恼羞成怒,让他怀恨在心,誓要一报此仇。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种恼恨的存在,再加上他那个当大长老的爷爷暗中设计唆使,这才有了征召挑战中使用麻姑暗器的那一幕。正是因为这种恼恨逐渐转化成了难以控制的心魔,这才有了莘昊在少年营举鼎时,任天星那丧尽天良、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暗中袭击……

  如今一切都晚了,不知道是因为莘昊的运气太好,还是任天星的点子太背,莘昊总是能在最最危险的关头安然度过劫难,而任天星的计划也总是因此而落空……任天星懊悔不已,他不是在为自己实施偷袭的行为而感到懊悔,而是在为偷袭屡屡不能成功而懊悔。

  在懊悔之后,任天星旋即又陷入了无尽的担忧之中,他担心莘昊会借机找茬报复。在这项侯城,又勾搭上了项氏族长唯一的女儿,如果莘昊成心想对付任天星,似乎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其实,单从战力上来说,即便是没有项氏介入此事,莘昊若是成心想对付任天星,似乎比碾死一只蚂蚁也难不了多少……

  在那之后的连续几天时间里,任天星都生活在无限的惊恐之中,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提防暗算,没有一丝安全感可言……但是任天星的担忧和惊恐又似乎都是无谓的,因为莘昊压根儿都没有把这当作一件大事来看待,而且还一头扎进了锻造之中,每天叮叮咣咣地制造噪音,这些噪音让任天星烦躁不已。

  其实,任天星内心的烦躁并不是由那些叮叮咣咣的噪音所引起的,因为整个少年营有二百多人,除了任天星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一位少年因此而感到烦躁。关于这一点,任天星的内心非常清楚,他之所以会感觉到烦躁,并不是真的因为受到了叮叮咣咣噪音的影响,而是因为他感受到了轻视,来自莘昊的轻视,让他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他为此而产生了焦虑和烦躁……

  莘昊居然不来找自己的茬,他宁愿每天拿个大锤在那里叮叮咣咣的,也不来找自己的茬,哪怕是连最简单的怀疑和质问都没有。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任天星可不认为是因为自己成功逃脱了嫌疑,因为当时在现场他看到了项少燕,突然出现了的项少燕。任天星可以确信,项少燕一定看到了一切,包括自己踢出去的那颗石子,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明的暗器,却可以在当时的那个场景下让莘昊命丧当场的普通石子……

  在任天星看来。以项少燕和莘昊之间的亲密关系,她不可能不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莘昊已经不把他任天星当作同一个级数的对手!……这种被轻视的感觉让任天星产生了难以名状、无以复加的情绪,甚至开始恼羞烦躁……

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关注有礼!

iPad mini、赛睿鼠标、赛睿键盘、海量起点币! 终于等到你,抽到就归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