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癸天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圣王墓的线索

癸天记 谷粱高地 2133 2017.03.22 19:01

  伸上来的虽然是只腐烂的爪子,但透发出来的气息却让莘昊他们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来气!单单凭这气息,还有对莘昊他们造成的恐怖威压,绝对是化圣级别的存在了!

  ‘一只爪子?这叫什么事?’作为能征惯战的项氏一员,而且还是核心成员,因为从小的耳濡目染和家族的刻意培养,项少燕对于蛮元大陆上的那些强大存在还是了解一些的。但是凭着直觉,这只爪子不在她所了解的范畴之内。

  “一只爪子就有这么大了……它……它该不会是一尊传说中的妖圣吧?……”在项少燕的印象中,这个大爪子的主人并不在蛮元大陆那些已知强者的行列,既然不是已知强者,那就极有可能是妖圣。项少燕的这一猜测,同时也说出了莘昊和小艾的心声,因为只有传说中的妖圣,才可能有这么庞大的身躯。

  一只爪子都已经有小山头那么大了,那它的本尊该有多庞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庞大的生物,莘昊他们都有些难以置信……

  “哼!无知的人类……居然敢把本尊说成是妖!……哈哈,可笑!真是可笑至极!……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和本尊说话了,难道你们是不想活了吗?……”对于妖圣这个称谓,那个声音似乎非常不满意,而对于人类这个群体,它也似乎非常鄙视。但它也只是吓唬两句,并没有真的要向他们下手,因为它还够不着莘昊他们几人。

  “小黑,这个‘大爪子’是什么来历?”有困难找小黑,莘昊在用心念传音向小黑了解这个大爪子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啊……在龟爷的印象中,这里并没有像它这样的一个大爪子……一定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大爪子的来历,小黑也很是困惑。而小黑没头没脑说出的这番话,则让莘昊更加困惑了。

  听小黑的意思,这天目山里的一切都应该在它的掌控之下似的。凭什么啊,这个小黑还是改不了故弄玄虚的毛病,又开始吹牛了。从小黑那里没有打听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莘昊只好继续安静地观察。

  “既然是我们帮助你破除了封印,你是不会恩将仇报的吧?”胆大的项少燕开始向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发起试探。

  “呃,这个……不会,当然不会恩将仇报,虽然你们只是卑微的人类!……不如本尊和你们做个交易如何?……”这个不知名的存在似乎还有它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需要面前的这几个人类的帮助。

  “你居然要和我们做交易?……那也不是不可以,你先说说看如何交易……”居然敢和这么一个未知的魔鬼做交易,项少燕的胆子不可谓不大。莘昊本想提醒她,但是却被项少燕的眼神制止了,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是另有打算。

  “本尊身上的封印一共有五处,除去你们在无意间破除的这一道,现在还剩下四处……只要你们再破除一道封印,本尊就答应替你们做一件事,如何?……要知道,只要有本尊出手,就绝对没有办不成的事!……”那个声音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如果真像它自己说的那样,那么它开出来的这个交易条件不可谓不诱人。

  “你开出的条件我们可以接受,但是在帮你解除封印之前,你可不可以先说说你是如何被封印在这里的,又是什么人把你封印在这里的?……毕竟,我们对你的情况还一无所知……”与对方开出的优厚交易条件相比,项少燕似乎对它的来历更感兴趣一些,或许这才是项少燕不惜冒险与对方纠缠不休的真正原因。

  作为项氏家族的核心子弟,项少燕十分清楚,这片山脉虽然一直被整个大陆视为禁地,但它毕竟还是在项氏所统领的这个百族领地范围之内。

  如今在这个禁地的深处,突兀地出现了这么一个未知的强大存在,如果它日后真的不幸脱困,危害大陆的话,那么首当其冲的毕竟还是项氏和它所统领的百族。所以,对于这个潜在的巨大威胁,项少燕想要多了解一些关于它的底细,为以后的应对也好事先做一些准备!

  “……既然你们对这件事情感兴趣,那本尊就说给你们听听也无妨……这都怪那个自以为是的癸天奴!……如果不是因为他多管闲事,整个大陆都将成为本尊的私人人领地,而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也将会成为本尊圈养的食物!……”一说起曾经的不幸遭遇,那个声音就陷入了癫狂,对那个破坏它好事,将它封印在此的癸天奴痛恨不已!同时,在不经意之间它也暴露了自己曾经的罪恶行径,它……它居然以人类为食!这个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信息太可怕了,太罪恶了,也让莘昊他们几人大感震惊,头皮发麻。

  “癸天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在痛恨对方罪恶行径的同时,项少燕并没有忘记正事,强忍着心里的怒气继续发问。

  “他就是你们卑微人类中的一员,他更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天奴!……他是已经陨落的癸天的奴隶!……”那个声音极其痛恨它所说的那个癸天奴,同时也痛恨人类,鄙视人类,居然被一个奴隶出身的人类打败并且封印,它更是感到羞愤!因为被卑微的人类打败这个事实,似乎是它所不愿意接受的。

  听到这些,不知为何,小黑浑身开始颤抖,浓郁的忧伤更是笼罩了它,一滴泪,一滴清澈的泪更是自它的眼角滑落……不过这些,没人注意到,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岩浆池底下的那个声音给深深地吸引住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癸天的奴隶?”听了上面的那些话,项少燕似乎也有一些震动,话中表达出来的信息似乎点破了她所知道的某一段秘辛。

  “因为他的脸上烙印着一个‘癸’字!永远也无法抹去的‘癸’字!……那个字就是他卑贱身份的象征!永远都摆脱不了!……哈哈哈哈……”这个时候,那个声音似乎终于找到了一点平衡,从癸天奴的卑贱身份上找到了一丝优越感!

  这个时候,项少燕两眼发亮,神情激动,因为她终于知道了关于那个远古圣王墓的更多信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