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兵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施仁政羌氐归汉

三国之兵锋 梅花起子 4123 2017.04.21 20:30

  是役,大军斩首三千余级,俘获近万人,李敢阵斩杨秋,马休擒获成公英,韩遂引十数骑逃入羌中。

  大帐内,马超高坐,帐下李敢、马休闷声站立。

  马超道:”存孝、休弟无需气恼,旬日之内,老贼首级必至!“说完令亲军带成公英入帐,亲自劝降,成公英不从,马超令斩之,以全其忠义。

  赵胜出列道:”主公,韩贼遁如羌中,余者李堪、候选等辈作何区处?“

  马超略为沉吟,对王达道:”使人下书彼等,降则既往不咎。另使人传书羌氐各族部落首领,宣扬我军政策,说本将军在西平城设宴相候。“王达领命欲出,马超唤住又道:”再致书杨阜,令尹奉、赵昂火速至金城待命。“

  又令马休先领兵围困金城,自己随后就到。马休领命,出帐整军去了。

  马超又对韦康道:”凉州诸郡皆平,大公子可回姑臧告知尊父,就说若上书朝廷,乃大功一件,韦使君定能高升。“韦康拜谢辞出。

  几日后,马超兵围金城。

  李堪、张横正在商议,李堪道:“张将军,今日乃最后期限,如若不降。。。恐有大祸。”

  张横道:“我亦欲降之,只是不知马超是否有杀我等之心。。。不若先上城头喊话请降,然后求其放我等归乡,若其放之,便是要杀我等,只能一战!反之,则投之。”李堪应允,二人商议妥当后登城请降。

  马超见二人愿降,但求归乡里,并没有多想,下意识觉得不如用之,或可招降候选人等,打定主意,大声道:“二位将军正值壮年,何不跟随于我,以期建功立业!”

  二将闻言大喜,出城拜见,口称主公,马超扶起,封李堪立义将军、张横顺义将军。下令大军进城,又令二人收拢士卒以己军之法整编之,得精壮六千余人,令马休统之,余者皆发放口粮划地屯田。复令二将往招降候选等人,降则皆封将军。二将领命出城。

  次日,马超令马休守城,自引李敢、赵胜二将统军五千,往西平进发。

  此时西平及周边羌氐等胡人部落首领正齐聚一堂,商议马超招抚一事。大多欲从之,其中一人道:“天将军乃万人敌,拒之必遭大祸!诸位不见韩遂乎?五万大军被天将军万余人一战击溃,我等安能相抗?且天将军乃仁义之人,背之不详。”

  另一人道:“若从之,我等或有杀身之祸。。。”

  又一人道:“天将军明令我等至西平议事,若有杀我等之心,岂不失信于天下?我闻天将军于凉州各郡行民屯之策,百姓皆鼓腹而歌,家家立生祠祭之。我等不若听令前往,为族民谋福!”

  众首领好一阵议论,最后决定前往西平。

  数日后,马超抵达西平,于城外立下大帐,设宴款待诸族首领,酒至半酣,马超把民屯之策详细告知众人,并允其自治,但需缴纳赋税,与诸郡等同,无胡汉之分,众首领大悦。

  马超起身把盏,说道:“诸位首领,超在此立誓,所有羌氐等族之民,在我治下皆与汉民等同!无论从军或为民!若违此誓,天人共戮之!”众首领闻言亦起身立誓:“愿随天将军!至死方休!”

  马超大喜,举杯一饮而尽,又故作恼恨道:“此次讨伐韩遂,虽大破之,但被其逃脱。如今老贼窜入羌中藏匿,一时不得其踪,超怒气难平!诸位首领,若谁能将其擒获,超上表其为安羌候,以酬其功!“

  众首领闻言互视,然后纷纷告辞,生怕韩遂被别人所擒。

  马超令赵胜领军两千屯于西平,招羌氐兵五千,严加训练,一个月后到金城汇合大军。

  回军金城后,人报尹奉、赵昂候见,马超令入见,叙礼毕,马超道:“金城、西平二郡已下,我意二郡合为一郡,以西宁郡称之,你二人谁愿领太守之职?”

  二人互视一眼,赵昂道:“主公,昂愿领之,定不负所托!”

  马超颔首,对赵昂道:“甚好,我予你精锐骑兵五千,再允你招步军之权,以绥靖地方,人数视粮草多寡而定,一切皆按武威旧例行之,不得擅自更改!不得拖欠士卒粮饷或抚恤!”赵昂凛然领命。

  马超又对尹奉道:“陇西郡虽为各族混居之地,但并无大军驻守。我军进军南安、天水之际。我令许良领军五千攻之,届时你可敢领陇西太守之职?”

  尹奉拱手道:“有何不敢?此大功我料唾手可得!奉素与陇西诸羌交好,加之主公威名,定可不战而定!”

  马超欣喜,又嘱咐二人一切以民为重,但若遇反抗者,绝不可姑息!

  马超屯兵月余,赵胜领军已到金城,马超令其全权整编士卒。期间,在李堪、张横游说之下,只有候选、梁兴来降,统军万余人。余者皆避入雍州往投夏侯渊。

  建安五年十月,曹操用许攸之谋,火烧袁军粮草,袁绍大败,部下张郃、高览降,曹军斩首七万余级。袁绍败归邺城。

  许都,曹操捷书已至,献帝虽览表大悦,心下却暗自惊惶。正忧闷间,宦官传报,征西将军马超大破西域诸胡,斩首五万余级,特遣使报捷!随行还有西域诸国使臣,纳贡车队一直延绵至城外。

  自古令异族降顺,乃不世之功!群臣闻报欣喜若狂!献帝更是大喜!宣征西将军使者觐见,自思定要大封马超,令其制衡曹操。

  李迪入见叩首,献帝赐坐,李迪道:“此战能胜,皆乃陛下知人善任之功!”献帝闻言更是大喜,当庭颁旨加马超车骑将军,封武威候,假节,领凉州牧,都督凉州军事。李迪代为拜谢。

  献帝又召西域诸使者,好言抚慰,后又设宴款待,散席之后,独召李迪,说是欲详加询问如何大破胡人。屏退左右后,献帝道:“孟起乃忠良之后,智勇节义!卿将旨意带到后,定要让孟起仔细观看,勿负朕心!”李迪凛然叩首领命。献帝又令李迪讲解征胡之战。。。

  金城,校场之上,大军正在操练,马超领众将巡视,但见军卒个个生龙活虎,校场上烟尘滚滚、喊杀阵阵。旁边李堪拱手道:“主公练兵之法果然高明,假以时日,定然无敌于天下!”

  马超谦逊道:“不敢当李将军之赞,士卒用命而已。”心下却得意道:“真是没见识!职业军人你们懂吗?有军饷养家,闲时不用耕种,每日饱食操练,战死抚恤丰厚,战斗力不起来才怪!”

  众将见李堪开口了,好一阵恭维,马超意兴索然,正欲回府歇息,亲兵来报,说氐王杨千万来见,在府内前厅等候,随行有数万骑兵。

  马超闻报一惊,随口吩咐众将加紧训练,然后打马回府。至前厅,见一人正在饮茶,打量其人,魁伟健硕,满面虬髯。马超没见过杨千万,一时愣住,心想:“这就是我那大舅哥?”

  杨千万见是马超回府,大笑起身道:“年许未见,孟起别来无恙?”

  马超急忙见礼,寒暄片刻后,杨千万拱手道:”孟起做的好大事!为兄感激不尽!“见马超愕然,遂解释道:“孟起于张掖、酒泉所行民屯之策,可是帮了为兄大忙了!目前已有数十万族民迁居张掖,太守义山公亲自划地并遣人教习耕种之法,族民皆大悦。来此之前,为兄往见义山公辞行,得知孟起虽大破韩遂,但仍兵力不足,故领军前来相助,计有三万大军,足够用否?”

  马超心说:“我本有万余大军,降卒整编后又得近三万人,你再带三万人来,共计近八万大军!你就不担心我没有军粮?”

  杨百万见马超面带苦色,以为是觉得自己带的兵少了,起身不悦道:“孟起可是嫌弃为兄兵少?我这就下令再调三万大军前来!”说罢欲走。

  马超见其误会,赶紧拉住,连声道:“内兄稍待,容小弟一言!”见杨千万止步,就把自军编练之法说了一遍。

  杨千万沉思许久,道:”只是年齿限制一项,我大军就得裁撤近两万人!剩下万余人能济什么事?“

  马超道:“兵贵精,不在多!内兄不见我以万余精兵大破韩遂五万大军?且屯田诸事亦需劳力,若让三十五岁以上之壮年归家务农,一来加大垦殖,使粮草丰茂,二来人口日盛,则兵员不缺。加之我大军不事耕作,日夜训练不辍。故能以少胜多、以寡击众,且战无不胜!”

  杨千万闻言暗道:“诚如孟起所言,十数年后,天下何人可撄其锋?现今族民安宁,我若能跟随孟起建功立业,定不负此生!”想到这里,大感振奋,放声笑道:“孟起好见识!从今日起,我将部下尽皆交于孟起!为兄更是惟命是从!“

  马超大喜道:”内兄倾族襄助,超铭感五内!定不相负!然日后战事皆涉及攻城拔寨,恐非内兄所长。“

  杨千万自忖亦然,怏怏道:“为兄果是无用之人?也罢,我明日就回族里,屯田自给,也不失富贵。”

  马超忙道:“内兄不必如此,超有一策,若成,则内兄王侯之位唾手可得!”

  杨千万闻言大喜,连问何策。马超刚欲开言,王达入见,报说李迪求见。马超心下暗喜,令李迪书房候见。又让杨千万稍坐,自己去去就来。

  来到书房,李迪拱手下拜道:”恭喜主公进车骑将军位,迪此去许都一切顺利,陛下旨意在此,请主公过目。“

  马超接过,正待要看,李迪又道:”陛下嘱咐主公务必仔细观看。“

  马超暗忖:”莫非真的有密旨之类的?“遂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发现并无异样,大奇之下,又拔刀割开圣旨边缘,果见夹层!内有一张薄绢,细看之后大喜!乃是献帝亲书,说曹操威逼过甚,自己在许都犹如囚徒,令马超领军入关中,下洛阳,直逼许都救驾。

  马超大喜,令李迪火速回武威调拨粮草,自己转身回书房,见杨千万正焦急踱步,上前道:“超确实事冗,内兄见谅。“

  杨千万疾步上前拉住马超道:“孟起不必如此客套,你方才所言何计?速速道来,急煞为兄也!“

  马超道:“内兄不必心急,且安坐。“见杨千万坐定,接着道:”河套平原,水草丰美,沃野千里,却一直为羌氐、匈奴、鲜卑等族窃据,超几欲提兵前往,可惜俗务缠身,一直未能成行,不知内兄可否助弟取之?“

  杨千万闻言道:“恐需大军前往,否则急切难下。”

  马超笑道:“眼下并非取河套之良机,待我全据雍凉后再议不迟。我意请内兄前往武威郡与河套匈奴接壤之处,依拖河水及长城立一大寨,且能供数万大军扎营屯驻。明日我亲选精锐五千交予内兄,再令杨奇征发劳役助你。超明日就上书朝廷,表内兄为为安氐候,领骁骑校尉。如此内兄敢接此令否?”

  杨千万大声道:“立寨而已,有何不敢?况且还有五千精锐。”说完看了马超一眼,接着道:“那杨奇可还安好?自我妹嫁你那日算起,为兄已有数年没见过他了。”

  马超一愣,心说:“原来杨奇是陪嫁过来的啊!“忙答道:“现已领平东将军。”

  杨千万点点头,嗟叹一番后又道:“孟起,我明日动身如何?”

  马超应允,转身领杨千万去校场点兵。路上,杨千万忽然道:“孟起,劳烦给我备一份厚礼,为兄走的仓促,身无长物。”

  马超讶然,杨千万接着道:“为兄准备先去张掖一行,义山公为我更名杨兆,字千万,为兄谢礼尚欠着未还。“

  马超微笑道:“内兄需何等样的厚礼?超定全力而为!“

  杨千万道:“义山公说不必谢礼,为兄执意要给,一番言语后,义山公道只需驮马千匹即可,别无所求。孟起觉得如何?“

  马超纳闷,心道:“这杨阜要骆驼干什么?“嘴上却对杨千万道:”无妨,这就令人牵来。“

  不觉间二人抵达校场,马超吩咐赵胜挑选五千精锐交予杨千万,嘱咐其小心行事,明日不必辞行。杨千万告退后,马超又下令明日聚将议事。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