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尘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那些过去

尘茫 董路遥 2767 2017.04.21 20:12

  一瞬间的寂静,所有人都有一种血液急速冲击心脏的不舒服感觉,却没有人敢表现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眼前那个本应温和善良的国字脸却显露出的狰狞笑容。

  “这个,戴大人,我们这些小寨子的人怎敢欺骗你呢,我们确实没有该结婚的人啊!”安山对于戴坤这个喜欢新娘子的爱好是直至甚深,当年的经历犹如一支带着倒刺的利刃狠狠划过心头,每一次的回忆都会鲜血淋漓,一时间安山从心中泛起了从未有过的惶恐。

  戴坤本是一个穷苦人家之子,少年时期勤奋踏实,孝敬父夜母,后得一人家赏识愿将其女嫁给戴坤,可惜戴坤之妻被一富家子弟看上,在其新婚之夜强取豪夺将戴坤妻子带走,而后戴坤再次见到妻子时就是阴阳两隔,此事之后戴坤性格大变,不喜言语,后来偶然习得修炼之法,功法有成之时,戴坤再次回归故乡杀光当初强取戴坤之妻的富家亲属一百三十余人,只留当年那个富家子弟,折磨了整整一个星期,人们发现此人之时全身只剩一点血肉大片白骨外露人却还没有咽气,自此戴坤因残暴血腥被临王朝通缉,后来再出现时就成为了山匪并混上了几大首领职位。

  只是此人也有了一个别样的嗜好,就是喜欢新婚夜强取别人的新娘子,心里扭曲至极。

  “嘿嘿,安寨主,我貌似还没在你们安家寨有过姻缘呢,去把你们这回要结婚的新娘子找来。”

  “这,戴大人我们安家寨这次特别为你准备了一些好东西,还有个晶核,小的马上去给你取来,女人嘛哪能跟宝物相比。”安山只觉得身体都有些僵硬,真特么怕什么来什么,这要是把哪个女娃给带过来那还有命回去啊!安山只希望能够拿出一些珍藏的晶核能够转移了这个家伙的注意力。

  “哼,安寨主,我说把那个结婚的女孩给我找过来,你是没听懂我说话还是怎样?你放心我是不会杀她的。”

  “戴大人,你不杀她回来也会没命的,求你放她一条生路吧,你要什么我们都给!”方熙觉得如果不是为了维护最后一点尊严,安山绝对就要下跪了,双手紧紧攒了起来,方熙只觉得有一种压抑到想要爆发的怒火。

  “要什么都能给?我要个深山里那头鬼眼兽你能给?还是那头白羽鹤的晶核?拿不出来就赶紧把那女孩给我带过来,别逼我让你们安家寨从今天起除名!”戴坤说完就直接向着正前方的房间走去,身形犹如一把深夜的镰刀划过密集的人群。

  “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对你们稍微好点你们还就真把自己当人了,要不是老大说过不能那什么渴泽而渔,老子早杀光你们了!”

  看着戴坤带着众兄弟的背影众人只觉得一阵寒风犹如从地狱中刮来,冰冷刺骨,撕心裂肺。

  “吗的,上次在杜家寨都不怕,这次怕什么,大不了给他们拼了!”

  “住嘴,拿什么拼!我们这里这么多妻女老幼,怎么拼!?”

  “那怎样?难道就把如水送过去!度石本来就没有了父母,难道现在连自己的妻子也不能守护?难道我们就只能像畜生一样被人养着什么时候想吃了就宰上一头!”

  “度石...度石”安山喃呢了几句突然向前着戴坤离开的地方走去。

  有些人注定是悲惨的,也许有人会说所有的苦难都是对一个人的磨练,只要你内心足够强大。可是有的磨难却是让你根本没有一点点机会就能够摧毁你的一切,你的信心,你的家庭,你的生命。你拿什么来内心强大,你拿什么来再次奋起,那只是一些衣食无忧之人的无病呻吟,没有经历过的苦痛就不要肆意言语。

  “戴大人。”安山有些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

  “怎么,新娘子送来了?”

  “大人,这次可能有些不太合适,说起来这小子还和你们又一些关系。”

  “我们?哈哈,你这家伙是不是失心疯了,你们这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们谁的儿子?哈哈...”戴坤周围的众匪哄堂大笑,这些人生怕这件事情事情闹不大,只有戴坤起了杀心,底下的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才敢放纵一把,杀人与女人,就是这些亡命徒的最爱。

  “大人还记得十七年前的安逍遥?”

  听到这个名字,房间内哄笑之声瞬间静匿,安逍遥,只要提起这个名字就会让众山匪们不由得想起的是一段心惊肉跳的回忆,安山脑海中则是一种恨天不公的悲愤。

  安逍遥这个名字已经被很多人埋藏在了心底,没有人愿意触及,人们只能把那种对美好的怀念全部用到另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就是度石,度代表超度,石头是安逍遥小时的乳名。

  一个人的名字能在十几年后提起之时依旧那么的震人心神,便可想象他当年是何等的英姿勃发。

  安逍遥是一个天才,公认的天才,哪怕就是他的对手都从来不会否定他的天资,十岁便力抗千斤,十五岁之时便外出修炼,二十岁归来之时竟然已是纳元六层,这对于当时的周围村寨来说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所有曾经和安家寨有过矛盾的人全都胆战心惊前来道歉拜访,唯恐安逍遥一怒之下杀上门来。

  只是安逍遥并没有对任何相邻寨子出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山匪,接近一年的时间,安逍遥不知击杀了多少山匪,杀的山匪抱头鼠窜前半年还敢露头,后半年基本所有的山匪都是散的散逃的逃,当山匪的无非就是想多个活命的机会,现在命都保不住了也就没几个人愿意在继续当山匪,剩下的半年时间里基本上在没有人在经历过遭遇山匪的事情。

  只是当所有人都以为过往的惨痛经历都要破灭,新的生活将要开始时,安逍遥竟然被下毒了,被一个好心从山匪中搭救出来的人给下了毒,一时间五脏内腑被毒药腐蚀的千疮百孔,整个人从纳元六层的实力下降到连纳元一层都不如,众人悲痛之时山匪回归势如破竹,领队的就是现今山匪最神秘的首领,当夜众人将安逍遥废而不杀,双臂尽断的安逍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山匪凌辱轮番上阵,一时之间怒火攻心,彻底疯魔。

  后来安逍遥的妻子自尽未果被山匪强行掳走,十月之后送归安家寨之时身边就放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她已经神志模糊本来秀美的面容也没有一丝生气,当夜就死在了自己房间,而那个一同归来的孩子,就是度石。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山匪强行掳走安逍遥的妻子,强行发生关系生下孩子就是为了报复安逍遥,但是看到这个小小的婴儿所有人都不忍心让他自生自灭,孩子是无辜的,最终安家寨一个老头收养了这个孩子取名度石,就是为了永远能够铭记安逍遥。

  “安逍遥?怎么,那个已经废了的人还没死?”戴坤脸色阴沉的吓人,杀气已经丝毫不加掩饰。

  “不,戴大人,要结婚那个孩子就是当年安逍遥妻子怀下的,他是在大人哪里出生的孩子,本就是你们的人,戴大人就放过他一马吧。”安山眼睛通红为了寨子他可以放弃自己所有的尊严,这不同于和杜家寨的战斗,那个还有那么一丝希望,而此刻的山匪,如同悬浮在安家寨头顶的大山,顷刻间就能让安家寨夷为平地。

  “你们竟然一直让那小子活着?”

  “是啊,戴大人,那毕竟是你们当初留下的孩子,您就网开一面吧。”

  “那个孩子在哪里?”

  “戴大人你...”安山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前方一阵剧烈的元气的波动,安山本来强壮的身体犹如飞吹柳絮般倒飞而出。

  “吗的,你们竟然让那小子还活着,那就带来让老子看看!”

  “喂,安家寨的那个马上结婚的小子呢?在哪里,想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赶紧过来,不然大爷屠了你们寨子!”戴坤见安山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一脸不耐烦的对着不远处观望的人群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