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衅血之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逃兵 (5)虚假下脆弱的文明

衅血之匣 幽蓝色的叹息 2919 2017.02.18 01:55

  尽管此时的罗宁城即将被战争波及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也不会有丝毫打扰孩童们的玩乐时光。

  如果说孩子王给大多数人留下的印象是那个大于自己体积的心理阴影,所天作作为城郊宁向村的孩子王,反倒是大人们训斥时拿来跟自家的小费蛋对比以说教的正面教材。仍处于“七八九,厌死狗”年龄段的他却少年老陈得让许多青少年都自觉轻浮。他几乎每天都心事重重地捧着书,但是对其他玩伴的求助一般不会拒绝。所家也为这样一个懂事的好儿子感到欣慰。至于让他形成这样的性格的原因,好像与几年前向宁湖的一起溺水事故有关,他的弟弟所天代在那起事故中离开了人世。

  他似乎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只是平静地坐在邻近游戏场地边缘的地方,捧着书阅读。

  孩子们有的捉迷藏,有的玩什么僵尸抓人(倒是真有倒霉的熊孩子当僵尸的时候被真的僵尸感染,全村当晚几乎死光的倒霉事)。女孩子大多在一角玩跳皮筋什么的,也有几个女汉子差点没把内向的男生弄哭。

  所天作感觉自己的脚好像被什么轻轻地啄了一下,他轻轻抬起头,对上一只嫩黄的小绒球那澄澈眼睛中的好奇的目光。

  “瓜子!不要调皮!”一个小男孩喊着,从不远处以拙稚的步伐跑来,那只黄色的小鸡亦不予理睬,从旁跑开。所天作放下书,轻轻捧起小鸡,将它递给跑来的孩子。

  “赵运成,瓜子还小,不一定能捉虫子吃的,有的虫子很大。”“所以我才要带他来练胆。”赵运成笑着,小心翼翼地接过小鸡。

  “你和滕切他们一起玩吧,如果他们不带你,你可以和我说。”“不是,我只是觉得应该跑不过别人……”赵运成流露出不开心的神情这让所天作也不好说什么。“所天作。”赵运成轻轻放下手中的瓜子,随它游荡。“那本是《交分克童话》吗?”

  “嗯。”所天作捧起书,将它合上,封面上有些缺墨的字迹印着《交分克童话》。“你读过吗?”

  “不是的,我听说过,所以想看看。”“你能看得懂吗?”所天作将书递给赵运成,赵运成打开童话书,随便找了一篇用认真却充满童稚的声音朗读。

  “《白鸽与小女孩》。很久很久以前,猎人家的小女孩总是喜欢到树林中游戏。有一天,她救起了一只受伤的白鸽,并治好了它的伤,可是不久后城市爆发了……”赵运成顿了顿,把书递给了所天作:“这个字……我不认识。”“这个啊,是瘟疫的瘟。”“那是什么啊?”“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很可怕的东西。”

  赵运成又接过了童话书,继续朗读。“瘟疫,她的父亲不允许她和白鸽在一起了。那之后白鸽一直悄悄地在黄昏来找她,直到女孩要搬去大城市的那天。女孩哭了,感动了其实是天使的白鸽,白鸽用魔法驱散了瘟疫,于是女孩又能和白鸽愉快地在一起了。”

  “嗯,你也好厉害,只有一个字不会。其实我觉得故事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那……应该怎么样呢?”“嗯……我也说不好,先借你吧,下周二要还给我哦。你看,瓜子都跑了。”

  “哎呀!瓜子!”赵运成合上《交分克童话》,看见跑远了的小鸡,连忙追赶过去。

  抒疑望着村角的那群嬉戏的孩子,以此打发着闲暇时光,自他做了逃兵之后,故秋一路上教了他些乱世的生存技巧,还说服他顺着帕罗尼亚的进攻路线沿路在被攻击的城镇里弄了些生活必需品和财物。他们准备进入罗宁城,所以故秋去做入城准备去了,如果帕罗尼亚的进攻方向不是罗宁城,他们就在这一边靠赚赏金生存,一边巩固抒疑的以太魔法技能。

  故秋还没有回来,这里不久后也可能被战火洗礼。此时抒疑正不自觉地比较满地血肉的巷战和眼前嬉戏的儿童。

  生命是那样的脆弱,任何意外都会令之分崩离析。他究竟怎么了?他也曾是会为受伤的小动物哭泣的孩子,现在却麻木于血肉尸腥之中。

  一只小鸡,可以轻易被碾死,不值一文,可曾经的他却也对它投入过最宝贵之物——最值钱的时间里最宝贵的年华。自他逐渐接触钱、权、名所支配的世界之后,他对这个世界与童话世界中的差距的抗拒感已经日益被淡化。

  “于是女孩又能和白鸽愉快地在一起了。”“其实我觉得故事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两个孩子的对话不知从抒疑脑海中何处传出。

  “就这样被抛弃了吧?白鸽。”抒疑轻声呢喃。脚尖微弱的感触打断了他的思绪,是那只名为“瓜子”的小鸡。

  “对不起。”赵运成赶了过来。抒疑笑了笑,捧起瓜子,还给赵运成。“大哥哥,以前没有见过你。”赵运成打量着抒疑,对他那副弓箭手游侠的打扮很感兴趣。“哈,我只是来这里暂住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一个游侠吧?”“没那么厉害……”抒疑想着自己逃兵的身份,感到十分尴尬。“大哥哥再见,我以后一定也会那么厉害的。”

  赵运成离开后,抒疑又开始发呆。瓜子,真是个好名字,抒疑回忆起自己的那只小鸡,它也是淡黄色的绒毛……六风……

  “抒疑,童心未泯啊。”故秋的声音打断了抒疑的追忆。

  “呃,嗯,我以前养过。”“我以前也养过。”

  “即使是现在,若不是手上不能放下弓与箭,我也愿意再养一只。不必惊讶,难道我在你眼中只是个自私的逐利者?”抒疑保持着惊讶的神情没有回答。

  “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价值尺度都不会有一个标准,我们用它测量他人,给予他人错误的或者片面的标签。所谓势利小人,只是比我们更看重某些东西罢了,在他们心中,自己的价值尺度是正确的。”

  “这个价值尺度是什么呢?”“一定意义上说是‘重要’。”“说清楚点啊。”“你若真的想知道……”故秋叹了口气:“难听点说,就是欲望。”

  “欲望?怎么可能?那样社会就不会这般安宁了……”抒疑大声质疑着,引来孩子们好奇的目光。

  “请不要忘了,那些被你所谓‘欲望’所驱使的人终有一天会死去,而代替他们的,正是这些天性‘善良’的孩子们,或许是这位,或者是那位。”故秋随意一指,指到了赵运成和红瑞雪。

  “这……就算这样,善良、忠诚、团结这些品质不是依旧存在吗?除了欲望,你的仁慈呢?你的正义感呢?你的纪律意识呢?”

  “哈,冷静一些,你又怎么解释你当前的愤怒呢?正义感吗?如果你从小未被教过仁慈、正义、纪律、善良、忠诚、团结,你听这话的时候又会作何感想呢?”故秋又是一副令抒疑厌恶的过来人的样子。

  “你的一切行动,都取决于价值——物质价值、精神价值、社交价值,物质价值就是财与物,精神价值则是对你对某事物的依赖情绪满足程度,社交价值则是权、名等可以产生前二者的影响力。”

  “这和善良有何关系?”

  “你的善良、仁慈是不舍弱者的心理,它让你的判断考虑到它要满足的精神需要。你的正义感、忠诚、团结、纪律意识,有的是考虑到大局优势时或者某人有好处时对自身的三种利益最大时的最佳方法,这时属于社交价值需要,而当你认为自己拥有这种品质是自豪的,不管你的想法正不正确,拥有它,都能满足你的精神需求。”

  “支配你我的,只有我们的判断力,我们的判断力我们的需求为目标。谁都不能幸免……”

  抒疑所了解的世界彻底地分崩离析,他的面色有些难看,似是被斥责了的孩子,又像是冤屈的犯人,找不出回击的话语。

  “哎。”抒疑叹了口气,默认了故秋的理论,他的信条被迫改写了,尽管他还残留着抗拒的意识。

  “那样一个家伙这样打倒我的理论的时候,我可是死皮赖脸地没有接受,谁知道他居然是会死的,丢下我让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理论……我还以为他狡猾到能瞒的过死亡。”故秋只是说说,他知道,那家伙若真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向无知的他耐心地透露那个真理。

  所谓的善良、情感、希望、正义、历史、规律、错误……——都是谎言!

  “准备走吧,入城。”抒疑望了一眼玩耍的孩子们,起身。

作者感言

幽蓝色的叹息

幽蓝色的叹息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挺想把这种章节分个两次发……反正也没有人看Σ(っ°Д°;)っ

2017-02-18 01:55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