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牧神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小不点儿,死

牧神记 宅猪 2964 2017.06.22 20:00

  “难道她是用这道细线操控这口剑?只是这么细的线,她是如何做到让剑转向的?”

  秦牧来不及想出其中的奥妙,立刻飞奔而去,只听咄的一声,那口剑与他擦身而过,刺入一株大树之中,深入树身。

  那口剑仿佛活物般,在树身中跳动两下,没能从树身中拔出,随即那女子飘然而至,纤细手掌握住剑柄,将宝剑从树身中抽出,懊恼道:“我的白虎真元还是不够强,无法做到如臂使指……”

  “晴师妹,你能够以真元化作细丝,御剑杀敌,已经很了不起了。”

  与她一起踏波而行的那个男子来到她身边,柔声笑道:“你欠缺的并非是修为,而是火候,这次师父带着我们来到大墟历练,便是让我们补上这个弱点。以往我们自顾自修炼,缺乏实战,而现在这个小魔崽子就是我们的实战机会,你很快便可以掌握以气御剑。”

  另外三个少年赶至,其中一位少年笑道:“这小魔崽子变化成鹿,鹿本来便十分敏捷,所以能够躲过师姐的御剑。”

  那位晴师姐精神大震,继续御剑向秦牧刺去,娇笑道:“曲师兄,你先不要出手,留下这小魔崽子给师妹练练剑。”

  曲师兄便是与她一起踏波而行的年轻男子,闻言点头,笑道:“三位师弟,咱们一起欣赏晴师妹的剑法如何。”

  秦牧全力躲避背后飞来的剑光,心中不解:“以气御剑?难道那女子手中的丝线不是真正的丝线,而是她的元气?元气可以做到这种程度,操控宝剑?我能不能做到?”

  他跟随屠夫学习杀猪刀,屠夫只教他双手控刀,却从未教他用元气控刀,他对这方面一无所知。

  看到那位晴师姐以气御剑,秦牧也动了心思,既然可以以气御剑,是否可以用元气驾驭其他东西?

  不过那位晴师姐再次御剑追杀,让他来不及琢磨。而且他现在被司婆婆变成了一只麋鹿,手脚不便,体内的元气也陷入死寂,不如平常时期活泼。

  嗤——

  剑光闪动,从后方袭来,从秦牧背上划过,秦牧只觉背上一凉,接着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心知被那位晴师姐的剑伤到了背部。

  “糟了,麋鹿虽快,但毕竟不如真正的身体灵活,我被婆婆变成了鹿,再受了伤,恐怕在劫难逃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觉自己的嘴巴裂开了。

  这并非是真正的裂开,而是鹿皮的嘴巴部位从他身上脱开了!

  秦牧立刻想到司婆婆让自己快跑的时候,悄悄从“他”眉心取下一根针,这根针,正是定住天魂的那根!

  很快,他的脑袋与鹿皮分开。

  后方剑气破空,嗤嗤有声,向他斩下,秦牧奋力向前冲去,整个人从鹿皮中冲出,连翻带滚,跌倒十余丈外,随即纵身而起,撒腿狂奔。

  在他身后,那鹿皮被那位晴师姐以气御剑斩得粉碎,剑如飘花,来去如电,显然这女子追杀秦牧的途中,剑法大进!

  秦牧摆脱鹿皮束缚毕竟还是耽搁了一瞬,一个少年从树林上空踏叶而行,从天而降落在他前方,挡住去路。

  两人相距只有两三丈,两三丈的距离,瞬息而至,下一刻两人便会脸对脸!

  秦牧来不及变向,脑中没有其他任何念头,身体不由自主的使出瘸子传授给他的腿功,头下脚上,腿如旋风般扫出!

  “青龙臂!”

  那个少年要比秦牧年长几岁,露出讥讽的笑容,双手封挡,两条手臂散发出一道道青蒙蒙的光芒,布满龙鳞的龙爪从双手皮肤上浮现出来,紧接着秦牧的腿与他的手臂碰撞,叮叮两声钢铁撞击声传来,那少年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便闷哼一声,立足不稳,被扫得不得不退开。

  他的两条手臂衣衫嘭嘭炸开,两袖像纸蝶般翻飞,碎屑漫天飞舞,只见他两条手臂似乎是雕琢着龙爪纹身,龙爪与手臂缠绕。

  不过硬接秦牧两腿,他的双臂顷刻间变得又红又肿。

  “你腿里藏着铁锭?”

  那少年痛得双手颤抖,又惊又怒,目光又落在秦牧的脚上:“鞋也是铁的?”

  秦牧两手一撑,双足落地,狂奔而去。

  但这少年的话也提醒了他,他的两条腿上的确绑着铁锭。瘸子教他腿功,要求他双腿必须绑着铁锭,起卧行走都不能解下,要一直带着。

  这些日子,瘸子见他身体愈发结实,力气越来越强,于是在他腿上绑的铁锭也越来越重。不仅如此,瘸子还要铁匠哑巴给秦牧打了一双铁鞋,增加重量。

  一双厚底铁鞋,重达十斤,单腿铁锭,重达二十斤,秦牧双腿绑着五十斤的重物!

  瘸子要求他练到感觉不出铁鞋和铁锭的重量,才能取下铁锭,才能将铁鞋脱掉,秦牧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铁鞋和铁锭,刚才撒腿狂奔,也浑然没有想起来自己居然是负重奔行。

  只是停下脱鞋解绑肯定会被追上,他万万不能停下。

  “踏破须弥山!”

  秦牧奔跑之中,突然右足发力,施展出一招踏破须弥山,穿在脚上的铁鞋厚厚的鞋底被踩得像是泥巴一样飞溅,铁鞋四分五裂,碎屑四处崩散。

  与此同时,他小腿肌肉绷紧,一条条腿部肌肉团成团,向外膨胀,将一根根铁锭崩开,像是一根根利箭咄咄射入四周的树木中。

  秦牧另一只脚向前跨出,落下,同样踏破铁鞋,崩开铁锭。

  呼——

  他的身体突然一轻,一步跨到树梢,将他吓了一跳。

  秦牧光着脚丫,脚尖踩在树梢上,身体开始向下沉去。

  而在下方,剑光闪闪,从下向上刺来,映入眼帘的是数十个锋利的剑尖!

  那位晴师姐以气御剑的手段是越来越厉害了,她并非驾驭数十口剑,而是一口剑抖出数十个剑花!

  秦牧突然想起瘸子的话:“不要去想你脚踩的地方能否承载你的重量,只要你跑得够快,水就是平地,草就是平地,空气就是平地,到处都是一片坦途!”

  他脚尖一点,迈步狂奔,背后剑光冲天,将刚才他所站着的那株大树树冠切得粉碎!

  两个少年纵身而起,跳到树顶,骇然的看着秦牧踩着一株株大树树梢,狂风般呼啸而去,那脚步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这家伙,比我们年纪还要小,速度怎么这么快?他的修为好像……好像比我们还要强一些……”

  两个少年刚刚想到这里,却见曲师兄一溜烟般呼啸而起,向秦牧追去,速度比秦牧还要快。

  “曲师兄不愧是灵胎巅峰的武者,实力比我们强太多了。”

  两人赞叹:“曲师兄亲自动手,这小魔崽子在劫难逃了。”

  就在此时,山林之间突然升起一个巨大的阴影,一只席子般大小的毛茸茸的巴掌向那曲师兄轮去,一巴掌将身在半空中疾驰的曲师兄抽中!

  曲师兄被抽得陀螺般转动,向后飞来,轰隆跌落在地,连翻带滚不知多少周,这才止住,刚刚坐起身来,便哇的吐了口鲜血,厉声道:“不要过去!那里是魔猿的领地,有一只魔猿住在那里!”

  其他四人连忙停步,只见那山林中的阴影正是一头大的可怕的黑猩猩,双目赤红,獠牙突起,冲着他们双拳捶胸,声音如战鼓轰鸣:“小不点儿!死!”

  而刚刚在前面狂奔的秦牧也被这头魔猿一巴掌抽落下来,跌落在魔猿的大脚旁边,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晴师姐低声道:“曲师兄都被这头魔猿一巴掌重伤,那小魔崽子也被魔猿抽了一巴掌,应该已经死了吧?”

  她话音未落,却见趴在魔猿旁边的秦牧悄悄侧头张开眼睛,偷偷打量魔猿,晴师姐吓了一跳:“这家伙没死?”

  那头漆黑的魔猿嘶吼几声,见众人不敢上前,这才作罢,低头看了看秦牧,伸出两根指头将秦牧翻过身来:“小不点儿,死?”

  只见秦牧双目瞪圆,七窍流血,舌头都吐在外面,显然死得不能再死!

  魔猿哼哼两声,将秦牧的“尸体”丢在一旁,一屁股坐了下来,拔起一株树悠闲地吃着树叶。

  “魔猿这么凶,竟然是吃素的。”秦牧继续七窍流血,双目瞪圆,悄悄挪动肩头向外挪去。

  那魔猿猛地回头,秦牧的“尸体”纹丝不动,魔猿死死的盯着他,秦牧的“尸体”还是纹丝不动。

  那魔猿探出手指戳了戳“尸体”,发现“尸体”冰凉,已经变得硬邦邦的,很是满意:“小不点儿,死。”于是不再理会,转过头来专心吃树叶。

  远处,晴师姐忍不住道:“大个子,小不点儿的尸体这么快就变得硬邦邦的,你不觉得奇怪吗?”

  那魔猿似乎能听懂她的话,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立刻转过身来,却见那小不点儿的“尸体”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撒腿狂飙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