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牧神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风尖儿

牧神记 宅猪 2590 2017.07.09 20:00

  秦牧瞪大眼睛,这个不起眼的禅杖,能够买得下镶龙城?

  “这禅杖名叫隙弃罗,四股十二环,是大雷音寺的如来所炼,用来打人也是可以,价值应该能够比得上镶龙城。”

  马爷介绍道:“不过这禅杖更多的作用是修炼之用,你握住禅杖,心动则环动,环一动,你心中的杂念便会消失,是除心魔的宝物。十二个环,可以断你十二种杂念,除十二种心魔。心魔生出时,环便会响,心魔便会被圆环套住,炼化成灰。杖分四股,断四生、念四谛、修四等、入四禅,手握此杖修行,事半功倍。”

  司婆婆眼睛顿时亮了,双眼放光,盯着秦牧手中的禅杖,笑道:“牧儿,禅杖先借婆婆使一使,婆婆心里住着一个大心魔,缠了婆婆良久!”

  秦牧将隙弃罗禅杖交给司婆婆,好奇道:“婆婆,你心里住着什么心魔?”

  “一个老家伙。”

  司婆婆叹了口气,愁眉不展:“怎么炼都炼不死的老家伙。我杀了他千百遍,他还活着,一直住在我的心里给我添乱!这次若是能靠禅杖炼死他,我就可以舒心了。”

  秦牧还是不知道她心里的老魔头到底是什么,司婆婆也没有多说,那禅杖落在她手中,顿时哗啦啦作响,十二个环一起晃动,震耳欲聋。

  司婆婆魔性大作,身上弥漫着一股恐怖心悸的气势,这种气势根本不像她,反倒像是另一个人!

  秦牧不由毛骨悚然,司婆婆体内竟然住着另一个人!

  瞎子、马爷、瘸子、药师和哑巴等人也都是汗毛倒竖,急忙各自退后一步,这股恐怖气息让他们也感觉无比危险!

  过了片刻,司婆婆颓然,将禅杖还给秦牧,道:“这东西没用,奈何不得老魔头。天杀的,怎么就弄不死他!”

  秦牧接过禅杖,想要插在背后,和竹杖放在一起,不过禅杖太长,放在背后便无法走动,只得拿在手里。

  “把这东西扔到牛车上,你又不是和尚。”

  马爷道:“今天赶集,你算是过关了,通过了考验。后面便不用再打了,能够战胜大雷音寺的弟子,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成就。不过,那个明心并非是如来的弟子,离如来的弟子还差得很远,你明白吗?”

  秦牧随手将这杆贵重无比的禅杖丢到牛车上,好奇道:“如来的弟子有多强?”

  马爷淡淡道:“我当年便是如来的弟子。什么时候你能击败我,才算是真正的霸体。”

  秦牧心头微震,他和马爷每天练拳的时候,马爷动用的仅仅是灵胎境界的修为,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被马爷打得鼻青脸肿。

  要知道,马爷只有一条手臂,倘若他的双臂齐全,实力该会是何等可怕?

  秦牧知道,灵胎境界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奶奶庙的集市两天才会结束,到了傍晚,许多人都开始收拾各自的货物,搬入奶奶庙,这座庙宇很是广阔,也有石像守护,很是不凡。躲在这里,黑暗便无法侵袭过来,是个安全之地。

  秦牧驾着牛车,将牛车赶入奶奶庙,抬头一看,只见夕阳挂在山头上,照耀着这片天狼宫。

  他进入庙宇之后,才知道为何地图上的天狼宫被人称作奶奶庙,因为这里的庙宇正殿供奉着一个面目慈祥可亲的老妪。

  那老妪慈眉善目,像是个邻村的小老太婆,眼睛中又有一些狡狯,雕琢得很是传神,栩栩如生。

  秦牧竟然觉得她很像司婆婆,多看了两眼,不过他用上神霄天眼去看倒吓了一大跳。

  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婆竟然弥漫着滔天的气焰,她的神光形成一头无比高大无比庞大的巨狼,仰天咆哮状,似乎欲吞噬苍天!

  这里除了正殿,还有一座前殿,两座偏殿,除此之外还有占地很广的花园,水池,不过花园已经没有了花草,水池也干涸了,水池下还有几具骨头。

  秦牧凑过去看了一眼,应该是鱼骨头,不过很大,长约六七丈,古怪的是,这鱼骨头竟然长着龙一样的头骨!

  药师将他唤回来,取来伤药给他的伤口敷药,另一边瞎子和哑巴则在煎蛋,那只鸡婆龙下了一只椰子大小的鸡蛋,正在“咯哒咯咯哒”的叫唤着。

  奶奶庙中,其他村民也开始生火做饭,日薄西山,晚饭之后便要睡了。

  正在此时,突然庙外跑来一个年轻男子,满脸的焦急,高声叫道:“老娘婆!这里有老娘婆吗?我娘子快要生了!”

  庙里众人各自站起身向他看去,却没有人做声。

  司婆婆起身,颤巍巍道:“老身平日里接过生,手熟。你夫人还能等等吗?天色快黑了,倘若能够等到明天,老身可以过去一趟……”

  那年轻男子噗通跪地,连连叩首,叫道:“等不及了!还请老娘婆慧手,搭救则个!孩子难产,村里的老娘婆接生不来!”

  司婆婆看了看夕阳,露出为难之色。

  “救命!救命!”

  那年轻男子磕得额头流血,大哭道:“我娘子这几年怀了好几个孩子,都在临盆的时候没了,生出来就死了!这次如果也没了,我家便要绝后了!”

  司婆婆惊讶:“都是在生孩子的时候没的?”

  那年轻男子连连点头,司婆婆狐疑道:“既然能怀孕临盆,不可能出生就死,这里面定有古怪。你们村离这远不远?”

  “不远!离奶奶庙只有不到二十里地!”

  司婆婆瞥了瞥夕阳,舒了口气,道:“不到二十里地?你是张庄寨的,张庄寨不远,天黑之前赶得及。瞎子,牧儿,你们随我一起去,这里面有些蹊跷。”

  秦牧惊讶,司婆婆平日里脾气古怪,没想到竟还是如此热心的一个人。

  那男子连忙爬起身来,撒腿狂奔,向张庄寨的方向跑去,他应该是个武者,速度很快,唯恐来不及,正要回头催促司婆婆等人,却见司婆婆和瞎子依旧稳稳的跟在他的身后,甚至连那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也跟了上来。

  “你脚步太慢。”

  瞎子老神在在道:“牧儿,你背着他,速度快一些,免得太阳落山了。”

  秦牧立刻冲上前去,不由分说将那男子背起,道:“你小心我背后有刀,不要割伤你。”

  那男子连忙道:“放下我,你背着我跑不快……”

  他话音未落,突然耳边传来狂风呼啸,秦牧纵身而起,跳出山林,背着他脚踏树叶狂飙而去!

  那男子惊骇,两耳边传来的风声越来越大,只觉那背着他的少年脚步也越来越快,心中震惊莫名:“这小哥儿是怎么修炼的?比我强太多了!”

  秦牧在狂奔之中,有一种踏风而行的感觉,心中微动:“瘸爷爷说他淬体时,是在灵胎境界,踩着风尖儿踏风而行。倘若我能找到风尖儿,岂不是也可以踏风而行?不过,什么是风尖儿?”

  他在奔跑之中,无暇细想。背后那男子还在担心司婆婆和那个瞎子能否跟上来,突然间只见看到这两个老人竟然盘膝而坐,跟在秦牧背后,这两人竟然被秦牧狂奔带着的旋风卷着走,速度丝毫不比秦牧慢!

  “这是什么身法?”

  他脑筋懵了,太阳终于落下西山,黑暗从西方滚滚而来,铺天盖地,所过之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

  秦牧速度极快,远远看到张庄寨,立刻狂奔而去,在黑暗即将追上他之前,终于冲入那个村庄之中!

  呼——

  他虽然止住身形,但是背后的大风依旧呼啸向前吹去,司婆婆和瞎子老神在在的坐在风中,向前飘出十几丈远,这才双腿舒展开来,稳稳当当的站在地面上。

  秦牧怔了怔,心中狂喜:“风尖儿,原来这就是风尖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