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山海灵魔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端木堂】

山海灵魔传 韶台明月 3367 2017.07.29 12:10

  东市·端木堂

  端木堂内,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看起来至多八九岁。着一身粉色长裙,扎着两只可爱的马尾辫,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一盘小笼包。

  “筱瑷姐,端木姐姐在哪里?快,小越越被幽冥狸咬伤了。”刘文晔拽着公孙越的胳膊猛地跑进门口,焦急地道。

  这端木堂是端木义妁的药店和医馆,她的医术非常高超,在韶台城也最有名气,被尊为医仙。

  小女孩的名字叫戚筱瑷,是她唯一的徒弟。虽然只有九岁,医术已经相当不错。炼制一些普通丹药,早已不成问题。

  在公孙越刚来到韶台城,久久不醒的时候,戚筱瑷就跟着师父在大尚茶楼呆了一天一夜,为这个小男孩诊疗病情,自然也是认得他。

  戚筱瑷抿了抿嘴,抬头看到刘文晔和这个满身是血的小男孩,撅着嘴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道:“小越越,你怎么伤的这么严重!你才几岁,连幽冥狸都敢碰!哎,你们这些小男孩真是的,就是爱逞能。等着,我去给你配药。”

  待戚筱瑷转身离开,公孙越非常认真地看着刘文晔,说:“二叔叫我小越越,你们也叫我小越越,我可一点也不小。你应该叫我……叫我明月哥哥……”

  话刚说完,只听扑通一声,他就摔倒在地。

  毒素已经侵入内体,这个一直刻意支撑的小男孩终于没有撑住,静静地在地上躺着,一动也不动。

  “小越越!”

  闻听刘文晔的呼喊,端木义妁匆忙走了过来。这女子着一身芙蓉色齐胸襦裙,甚是美艳。仅看容貌,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

  刘文晔面带焦急,扶起摔倒在地的公孙越,“端木姐姐,你快救救她。”

  端木义妁不仅精通医术,同时也是颇负盛名的丹药师,治疗过数不尽的灵者,被世人称为“医仙”。

  自从五年前定居于此,整个韶台城犹如福星降临,很少再有大的病灾出现。

  她注意到这竟然是大尚茶楼的那个小男孩,倒也放宽了心。

  当时在茶楼为他医治的时候,她就察觉到这个小男孩的奇特之处。

  其体内蕴藏着一股奇特且强大的力量,与传说中的“伽玛暴”颇为相似。如果掌控不好,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没什么大碍。他体质好着呢,这点小伤死不了。”

  说罢,将公孙越扶至床榻,把他那被幽冥狸撕咬的破烂不堪的衣服扯下,只见几道深深的爪印,早已划破胸膛。

  须臾间,公孙越的伤患处布满几根银针。

  端木义妁妙手一挥,调用一股灵气,透过银针注入他的体内,几只银针渐渐变色。

  变色的不止银针,还有公孙越的身子。

  淤青的血液悄然消散,恢复红润。

  直到口中吐出一口浊血,公孙越终于苏醒。

  睁眼的瞬间,他就看到了刘文晔正面带笑容看着自己,“文晔妹妹,你的小酒窝真好看,长大后我一定要娶你。”

  “咳咳……”端木义妁刻意的咳嗽两声,一根一根拔掉他身上的银针,“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呢。”

  公孙越刚醒来就看到这么多银针扎在自己的身上,从来没有做过针灸的他,惊恐地看着正在说话的端木义妁。

  若不是刘文晔陪在身边,恐怕又要被吓昏过去了。

  门外不停的有人来这里抓药。也有不少年轻人,纯粹的乱买一气,主要是为了多瞄端木义妁几眼。

  端木义妁总是用极具诱惑力的眼神和那甜蜜的声音,与这些男子交谈,令得他们神魂颠倒。以三倍的价格,卖给他们一些没有多大用途的药材。

  躺了良久,公孙越几次想要下床,都被刘文晔阻止。

  为了防止伤势复发,伤口处还需要擦拭一些药膏。

  端木义妁瞄了戚筱瑷一眼,果然还在那里吃东西,笑了笑道:“芊泷,别光顾着吃了,快去拿一盒配置好的三香化瘀膏。”

  戚筱瑷点了点头转身去拿药膏,公孙越却有些懵,“咦?她和刚才的那个筱瑷姐姐一模一样哎。”

  刘文晔又气又笑,遇到这么个笨蛋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若不是看他受伤,恐怕又要敲他脑袋了,“你个笨蛋,她就是筱瑷姐姐。哎,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杀死幽冥狸的。”

  公孙越尴尬地摸摸脑袋,“幽冥狸嘛,比我还小。我还没用力,它就倒下了。真的。如果你不信,明天我可以再抓一只送给你。”

  接过戚筱瑷端来递来的药膏,端木义妁诡秘一笑,对眼前这个小男孩十分欣赏,“小越越前途无量嘛,加油哦。多捉两只,也好提炼丹药。”

  刘文晔生气地看着端木义妁,急的直跺脚,“端木姐姐!”

  “没事,男孩子嘛,多磨练磨练有好处。你一个小女孩,不也是经常去魔兽森林猎杀幽冥狸吗?”

  终于找了借口,公孙越嘴角微翘,把端木义妁的话重复了一遍,“就是!你一个小女孩,不也是经常去魔兽森林猎杀幽冥狸吗?我比你还大,为什么不能去。是不是啊,文晔妹妹。”

  刘文晔并不想和他抬杠,自己出于好心,他竟然不领情,冷冷地道:“哼!好吧好吧,你若是成为灵尊,爱去哪去哪?没人敢拦你。”

  “不要灵尊。我师父说还有天尊呢,可厉害了。我要成为天尊。”这时候,公孙越又隐约记起了师父说过的那些话,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霸气。这气势咄咄逼人,令站在旁边的戚筱瑷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刘文晔则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在所有灵者中,灵徒是等级最低的称号,也是修炼最简单的一阶。有实力击杀一只幽冥狸,就可以获得“灵徒”称号。

  如今的公孙越虽然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既然能独立击杀幽冥狸,勉强也算是一名合格的灵徒。

  如果天赋不错,再三年就可以进阶到灵长阶级。

  之后的晋升越来越难,尤其是还要成为灵尊,甚至传说中的天尊,对于大多数灵者来说,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公孙越道:“文晔妹妹,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一个小孩竟然有勇气说出这种话,还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端木义妁正在给他的伤口擦拭药膏,闻听到小男孩这番言语,心中颇为惊讶,忍不住笑声。

  “呵呵……天尊?是哪个疯子告诉你的?”

  动人的笑声中永远是带着一丝魅惑,这些年来从未改变过。

  “我师父,他姓周。原本是个算卦的骗子,不过现在改邪归正了。他说从今之后不再算卦,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把我培养成最强的灵者。”公孙越一脸认真状,心中莫名的得意。

  “呵,周疯子。”淡淡地一句话脱口而出,端木义妁内心却有些复杂。

  这么小就去魔兽森林实战,还以为是武备堂的学生呢,竟然是周疯子的徒弟。真的没有想到,他也有收徒弟的时候呢。

  周疯子的实力毋庸置疑,十五年前我就见识过。看来,这个小男孩真的不一般。

  如果他体内所蕴含的那股神奇力量,真的是传说中的“伽玛暴”,又有周疯子这样实力超强的老头开导。虽说成为天尊有些异想天开,不过超越他还是有可能的。

  端木义妁自然是兴奋的,可是面对这个小孩,总要保持一些威严,道:“作为一个灵者,保持低调是常识。在同龄人中,你是非常厉害的小孩。但是,在整个盘古帝国简直不值一提,有着数不尽的灵者,你是实力最弱的那一波人。想成为天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啊?最弱?”公孙越惊讶地用食指摸着下嘴唇,侧身望了望身边的刘文晔。

  刘文晔点头默认,假装问题很严重,带着一丝恐吓道:“所以你不要逞能呀,以后要是再敢一个人去魔兽森林,我就不理你了。”

  “那咱们两个一起去吧。”公孙越很天真的说了一句。

  公孙越的要求虽然无理,可刘文晔犹豫了一会儿,竟然也点头同意了。

  端木义妁不愧是医仙,果然妙手回春。刚才受伤严重的公孙越,经过这一番治疗,此刻已经好转,正高兴地在端木堂里活蹦乱跳。

  已是黄昏时刻,戚筱瑷端过来一盘小笼包,递给刘文晔,“你们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公孙越也不顾热气腾腾,抢过一个包子就吃了一口,笑着说:“谢谢你,小姐姐。”

  瞪着这个小男孩,端木义妁的眼神中稍稍透着一丝不开心,道:“喂,你这小孩一点儿也不懂礼节。是我救了你,只谢她,不谢我吗?”

  公孙越望着她的眼角那颗隐隐的泪痣注视良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递给她一个小笼包,亲切地道:“谢谢你,端木阿姨。忙了一天了,吃个包子吧。”

  看起来端木义妁并不领情,白了他一眼,玉手稍稍用力,一根银针已然击中他的胳膊。

  公孙越忍不住“嗷”地叫了一声,“你扎我干什么?”

  “没看到都叫我姐姐嘛?”

  端木义妁虽然长得妖艳动人,总能惹得那些成年人禁不住她那无尽的诱惑。

  可性格向来怪异,公孙越挨这么一针,也是预料之中。

  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刘文晔的心中颇为不快,虽然与公孙越相识不过一天而已,可他是为了偿还那顿饭钱才去深山冒险捕捉幽冥狸。

  她拽了拽端木义妁的胳膊,道:“端木姐姐,你就别拿他开涮了。”

  戚筱瑷还在吃着小笼包,掩着樱桃小嘴,莞尔一笑,“姐姐,你就不要欺负小孩了吧。”

  端木义妁皱了皱鼻子,拿起晶莹的银针,冲着戚筱瑷做出恐吓的样子,道:“哼!就知道吃!干活去,不然连你也扎。”

  师父总是这样蛮横无理,戚筱瑷无奈的“哦”了一声,只好去做自己的事情。

  公孙越这才恍然大悟般,叫了一声“端木姐姐”,端木义妁瞬间露出满意的笑容。

  【本章完】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