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宫总的新发型

  修睿比我沉稳多了,猿臂一伸就把玄光镜摘了下来。

  玄光镜光芒凌厉,我怕玄光镜伤了他,“当心,你……你别让玄光镜照到自己。”

  “一面破镜子罢了,岂能轻易伤我,夫人多虑了。”他很是自信,镜子取下来之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就被他倒扣在桌面上,那镜光丝毫也没有露出半点。

  玄光镜背面雕刻着八卦阵,看着古朴美观。

  “正是有了这面镜子,这屋子里的煞气才会全都反射到我们家去,留心提防点当然是好。”我看那镜子做工精湛,美观异常。

  可却是让爸爸踏入鬼门关的罪魁祸首,心里还是有些忌惮折面镜子的。

  “可你也要知道,这凶宅,形成也花费了一年。想害岳父的人,已经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准备。”修睿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声的提醒了一声。

  我蹙紧了眉头,也是想不通这个问题,“我在想布置这间凶宅的人,脑回路有点奇怪。我家只是普通人的家庭,他们杀这户人家如此容易,倒不如直接对我们家动手。”

  “欢,你没发现一个问题吗?”修睿眼底闪过一丝谋略的光芒,好似早就看穿了整件事,“这么重的煞气全都通过镜子折射到我们家,也会当即暴毙,更何况岳父这种……得了绝症的人。”

  他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了,对方如此下手,都未曾取我爸爸的性命。

  更何况,那三脚猫害人的凶宅之术呢?

  “爸爸吉人自有天相,自然不会……不会有事,你真是太乌鸦嘴了。”我虽然想到了什么,可是一想到修睿说暴毙之类的话。

  心头就是一紧,就不想往深里去想。

  修睿见我任性了,有些无奈的揉了揉我的眉心,“若你不想面对,那我不说便是了,但……这样做无益于查出真相。”

  “我……”

  我一听他的话,心头“咯噔”一下,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睿,你还是有什么说什么吧。我不想要知道真相,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

  说着,我便眯着眼睛思索起来,想办法把现在已知的线索都串联起来。

  修睿在我思索之际,朝卧室外面的时云招了招手。

  时云看见他招手,便立刻来了到修睿跟前。

  “睿,我想到了。对方一时没有伤了爸爸的命,也可能是……因为爸爸身上戴着楼家给的护身符吧。”我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到爸爸身上还有一张护身符。

  那护身符是楼家给的,威力不凡,很有可能就是这张护身符替爸爸挡了煞气。

  也许事情这样解释,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修睿眸光一凝,“楼家的护身符能挡如此重煞?回去以后,我能看看岳父身上的护身符吗?我看了以后,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因为有护身符挡煞,才让你的父亲捡回一条命。”

  “当然可以,一会儿跟爸爸说一声就好了。”我从小就在楼家长大,各种各样的护身符都见过。

  爸爸戴的那个,还是当年言清父亲没死的时候留下来的。

  时云静静的等我和修睿说完话,才说道:“宫……宫总,隔壁卧室的衣橱和床铺,以及那口纸棺材都被我和刘叔拆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把这间房间里的东西,也给我拆了。”

  修睿冷然命令道,食指却在玄光镜的背面轻轻敲打着,“至于……这面镜子么……”

  话说了一半,却停了。

  看他一脸深思熟虑的样子,似乎在考虑这面镜子妥善的处理办法。

  “要我……要我把它毁了吗?”时云看修睿一脸考虑的样子,似乎是想替他排忧解难。

  修睿抬眉,淡然道:“不,我要你去一趟阴间,把它交给楚江。”

  楚江不就是时云刚得罪的阎官么?

  我还记得楚江放话过,如果再见到时云的话,就要对他不客气。

  让时云去见楚江,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您是在开玩笑嘛?您要让我过去,把这个交给……阎官楚江大人?”时云脸色惨白,两条腿已经吓得抖成了宽面条,“我得罪过他,他……要是见了我,能饶了我吗?”

  “他若是看到这面镜子,便不会再为难你。”修睿将桌上的玄光镜推到了时云的旁边,点漆乌眸中带着一丝睿智的光芒。

  时云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啊?您说的是真……真的吗?宫总。”

  虽是有些担忧,可是时云却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

  用来裹住了镜面,防止镜面拿起来的时候,反射出的光芒伤到我和修睿。

  这孩子虽然胆子有些小,行事还颇有些莽撞急躁,可是心思却是极为的细腻灵巧。

  “楚江一直在寻上乘的玄光镜,现在白捡了一个。他得了便宜,心情好了,自不会为难你。”修睿眼底带着一丝嘲弄,似乎有些揶揄布局在此的人。

  这个便宜白捡的自不是楚江。

  楚江得了镜子,还是得欠修睿人情,最后受益的还是修睿。

  只是我没想到这镜子看着这么不起眼,居然也会让阎官感兴趣,更奇怪的是拥有这面镜子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面镜子哪怕不是稀世珍宝,也是玄光镜中的上品。

  “好,那我收拾完这间凶宅,立刻就跑一趟阴间。”时云连连点头,又招呼刘故进来,“刘叔,宫总说……这间也要拆。你快过来帮忙我一起拆,一会儿我还要出去一趟,提宫总办事。”

  “好嘞,我来了。”

  刘故应声进来了,他看到修睿的样子,身子陡然间一惊,“诶?宫总,你的……你的发型怎么成这样了?”

  我这才想起来,刚才无聊用修睿的头发绑了个麻花辫。

  方才没怎么注意,此刻一看真是格外别致,像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

  这下……

  修睿威严不可一世的形象,要彻底的被我给毁了吧?

  我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的发型不好看吗?是我夫人设计的。”修睿沉着一张脸冰冷冷的面孔,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