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让他给本少爷跪下

  “婢女……言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身子一定,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曾经温文尔雅的言清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只觉得好像被人用利刃刺穿了心脏,一刀扎了个透心凉。

  修睿大怒,周身杀气环绕。

  一把就抓住了吊儿郎当倒在沙发上言清的衣领,脚尖狠狠的踩在言清的心口上,“她对你的种种照顾,在你看来竟是一种卑微的服侍吗?”

  “怎么……心疼我的婢女了?宫少好本事,对一个快要死的病渣出手,真是贻笑大方。”言清被踩了个半死,还是邪笑出声。

  结果,没笑两声,就又痛苦的咳血。

  言清不仅出口伤人,对待自己也是自黑无下限,自称自己是病渣。

  修睿威严的睥睨言清,眼底带着不屑,“别人笑不笑我,我不在乎,苏言欢是我的女人。你出言侮辱,就应该想到下场。”

  “我?我能有什么下场?倒是你!!你这么激我,就不怕我毁了带来的人参吗?”言清脸上挂着残冷的笑意,指尖敲了敲被他坐在屁股上的紫檀木盒子。

  他虽然是随意敲敲,可是却是带了锋利的天罡破煞之气。

  那气息至阳至刚,刚好和修睿身上的阴鬼之气对冲。

  在房间里形成了两股气流,却相互之间不惶多让,倒是我这个普通人夹杂在两股气势中有种站立不稳的感觉。

  “别……”

  我心口一紧,差点脱口哀求他。

  修睿气势桀骜冷然,眼中丝毫不见惧色,“你尽管毁了试试。”

  “既然宫少都这么说了,那我只好成人之美,玉成此事。”言清有天师门的血统,从生下来那一天身上就自带天罡破煞之气,破煞之气刚劲勇猛。

  是鬼物的克星,破坏一个盒子也并非难事。

  话音未落,那盒子在他指下,被破煞之力绞杀的纷纷碎。

  那可是可以救我爸爸的吊命参,就在他们二人的置气当中,变成了齑粉。

  我的心,好像在这一刻也冷了。

  我拉了一下修睿的胳膊,冰冷的说道:“睿,你别在为我与他置气了,不值得。曾经对他的照顾,他当是服侍便是吧,反正在我看来那只是对一个病重之人的施舍。”

  言清不顾爸爸性命,不顾旧时情谊,毁了人参。

  我也丝毫不留情面,说了极重的话。

  “我本就不想和一个病渣计较,既然你求情,就让他从哪儿来滚哪儿去。”修睿的手冷然松开言清的领子,脚也从言清的胸口收起。

  可言清却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冷魅邪异的眸子失去了神采,涣散的看着天花板。

  一丝暗红色的血液从嘴角留下,就好像死不瞑目的尸体一样。

  “言清?”我有些慌了,唤了他一声。

  眼下唇边颤抖,心口压抑自责,只想收回刚才的重话。

  他木头人一样凝视了我许久,才冷笑的张口,“施舍?好,我就当小时候你日夜守在我病榻,只是施舍……苏小姐,我病入膏肓,没法自行回去,只好麻烦你在施舍一次送我回去……”

  “别再痴心妄想了,她没空送你回去。”

  修睿从口袋里取出手机,丢给我,“给那个姓裘的管家打电话。”

  我接住手机,打电话给了裘叔,“喂,裘叔吗?言清……现在在我家,他发病了不方便走动,还请您过来一趟。”

  “好,我这就过去。”

  裘叔语气冷静,答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不多时,裘叔来了。

  也不知是否畏惧了修睿,裘叔身后还带了四个戴墨镜的西装男,前来充当保镖。

  裘叔进来,亲自扶言清起身,“少爷,您怎么亲自跑来了,有什么事你尽管差遣我就好了。万一……让宫少伤了您……”

  “他不敢伤我,除非想挑起阴阳两界大战。”言清秀气的柳叶细眉戏虐的一挑,语调轻浮纨绔,“带人参来了吗?”

  “没有。”裘叔干脆的回答道。

  言清微微有些狭长的凤目一眯,眼底带着些许愠色,“你是白痴吗?你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吗?”

  “我不知道,作为管家无法揣摩少爷心事,是我失职了。不过……”裘管家转身朝身后的西装男伸手,便有西装男取出一个保温壶给裘管家。

  裘管家接过保温壶,将保温壶递给言清,“不过,您在病中,我带了给您调养身体的参汤来了。”

  言清打开壶盖,喝了一口,嘴角挂着冷魅的笑意,“参汤就在我这里,想要吗?”

  “你会给我吗?”我表示怀疑。

  他瘦得皮包骨的手指了一下修睿,眼底带着戏虐,“只要他肯跪在本少爷面前,磕三个响头,本少爷就答应。”

  让……

  让修睿跪?

  这不就是故意要羞辱修睿么!

  我不想爸爸死,但也不能赔上修睿的尊严。

  我一咬牙,膝盖一软跪下了,“言清,你恨的人是我。没必要故意折辱他,我跪行不行?”

  “别跪。”

  修睿抓住我的胳膊,把膝盖刚刚接触到地面的我,好像捏豆芽菜一样轻松的就把我提了起来。

  我仰头茫然看着他,“修睿!!”

  “你是堂堂宫府的主母,天师府的后人没有跪你已经是大不敬了。你想让他折寿吗?他这幅德行,再折寿,可能会马上猝死。”修睿一脸傲然,没有半分受制于人的样子,眸光掠过言清苍白的脸,“病渣,你身体渣也就算了,我现在怀疑你智力有问题。”

  一边说着,修睿一边低身轻轻拍了拍我膝盖上的尘土,全然不顾及自己宫府少爷的身份。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脸上微微的一红。

  言清眼睛一眯,“你什么意思?”

  “最好的人参本市没有……我可以去邻市去调,更可以到外省,你以为我就只会在楼家一棵树上吊死吗?”

  修睿冷冷的从我手中接过了我电话,十分随意的摁出了一个号码,沉声对着话筒命令道:“我需要最好的参,只给你一天时间。”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对哦,我也是脑子木了。

  楼家虽然掌握了本市的参源,可是需求量远远没有到要吞并全国的人参。

  我以为修睿此举,会让他们就此作罢。

  裘管家那苍老的面容看似忠厚,却是老谋深算的低着头询问言清,“少爷,他们去外地买参的话,我们在这方面也有人脉。需要我帮你安排商业上的好手,阻碍他们收购人参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