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青龙年画

  “提亲怎么了?用得着反应那么大么……你都做了我的女人,难道想这么没名没分下去?!”他言辞犀利,眸光戏虐的看着我。

  名分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我怎么可能想没名没分的。

  我低下了头,有些不安,“可你是鬼啊,他们看不见你吧?”

  “这个就不劳夫人操心了,我自有办法。”他不由分说的将我从床上抱起,清冷道,“搂住我的脖子,我带你回去。”

  我虽然有些忐忑,却还是双手圈住了修睿的脖颈。

  这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络新尖声尖气的叫喊声:“不好了,少爷。九幽玄姬在阴河里飘了一段时间,就被人从阴河里捞出来带走了。”

  “那宫小汪呢?他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被人救走了?”我一听九幽玄姬被人救了,心头就是一紧。

  宫小汪和她一块被扔进河里的,如果有人来救他们,会不会就是派宫小汪来骗人的幕后黑手呢?

  如果是这样,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我们的孩子了。

  “小少爷它倒是还在河里漂着,只有九幽玄姬被救走了。”络新说的话,让我的心情一下又低落了下去。

  宫小汪来历可疑,可被丢到河里竟是没人管了。

  难道它已经成为了弃子?

  “九幽玄姬被救走了就被救走了,她和我们不是一路人。爱去哪儿便去哪儿,你瞎嚷嚷什么?”修睿眸光一冷,威严的扫了一眼络新。

  络新一颤,胆小的说道:“可您知道救走她的人是谁吗?我想……少爷您肯定猜不到……”

  “该不会是河边……那个穿着蓑衣的船夫吧?”

  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那个衣帽遮挡了容颜,却是一副少年俊秀般模样的船夫。

  “啊?你……你怎么知道是他的?”络新十分诧异,惊声问我。

  我没想到还真是他,尴尬的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他每天都在河上摆渡,平时也嫌少见到其他鬼魂。若是由他出手救人,应该最是方便。”

  络新叹了口气,语调一颤,“哎,还不止这些,我去追他的时候,与他交手了。”

  “你和他交手了?”修睿眉头一皱。

  “少爷,你不知道,他可厉害了。我根本不是对手,还差点被打伤了,他还张狂的说……自己会是阴间第十个阎官呢!”络新就好像找长辈告状的孩子,气鼓鼓的说道。

  一个默默无闻,摆渡灵魂的船夫居然大放厥词,说自己要成为第十任阎官。

  这话说的真是好生狂妄,只能说平日里他太过深藏不露了。

  “阴间谁当阎官不关我们的事,你给我盯着宫小汪,不管飘到哪里都得跟着,若跟丢了就自己去鬼渊领罚吧。”宫修睿根本就不在乎谁会成为新任阎官,冷着一张扑克脸。

  撇下了络新,搂着病蔫蔫的我出了阴宅。

  果不其然,阴河边只剩空筏一只,筏上已不见那戴着蓑衣的船夫。

  修睿身子一跃,跳上去。

  河中便自有阴魂浮出,主动献殷勤的帮我们推船。

  一路上,倒是节约了船费。

  从阴间回去,修睿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家门口变了样子,弄得我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我家是住在那种十分古老的小区里,同一层的邻里之间相互是门对门。我家的门上贴了一张青龙年画,隔壁贴了一张白虎的年画。

  走到中间的墙边,种了一棵金橘树。

  不同的是,金橘树上每一片叶子都有经文印着,金桔上更是贴了许多的黄纸符咒。

  远远的看过去,就跟张灯结彩的圣诞树一般。

  更离谱的是,两家的门顶上还各自都粘了镜子和剪刀。

  两家的镜子都十分有灵性,修睿一出现,便都照在了他的身上。

  黑气,登时萦绕在修睿的周身。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挡在镜子照出来的白光之下,低喊了一声了,“修睿小心!好像有人知道你同我一起回来,特意额设下陷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