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所见尽安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史上最雷事件

所见尽安乐 唯儿时多梦故 4379 2017.06.20 06:55

  听到秘书的汇报之后,张总监冷笑了一声:“那就随她挑地点,时间不变。”

  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要不然她那傻儿子还不知道会被那个小妖精迷成什么德行!

  秘书小心翼翼地退下,赶紧打电话。

  于是,刚扔完垃圾的岳雨桐又被拦住了。

  这么有诚意?是不是这位张总监跟刘嘉琦的妈妈一样,要开什么美容院之类请她帮忙?那她就不能太过分了。

  岳雨桐就说了一个清大附近比较有名的饭店地址,她琢磨着自己没有时间赶回来吃晚饭了,那就在饭店解决吧。

  对方痛快地答应了。

  观摩全程的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是学历高了说话底气足啊,瞧我们岳老师,连荣辉公司的财务总监都得顺着她!

  学生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助教的仰慕走了。

  完成任务的秘书小姐也板着脸撤了。

  岳雨桐看看表,还有两个小时。今天的实验步骤已经完成了,只等明天记录数据,很好,回家收拾院子去喽!

  三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岳雨桐来到了约定地点。

  这家饭店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是家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饭店,早在她在清大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当时她们偶尔做实验做到深夜,饥肠辘辘的时候,全靠这家店的外卖撑着,因此对这家店,清大的许多学生,尤其是那些夜猫子学生特别有感情。

  岳雨桐自然是其中一员,所以下意识地把约定的地点定在了这里。到了之后才发现,嗯,这家饭店对于她来说是比较合适了,不过对于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来说,是不是有点儿简陋?

  算了,约都约了,难不成还要改?

  问题是,她不认识那个张总监啊!

  岳雨桐站在饭店门口四下张望,可这家饭店偏偏注重客人的隐秘性,高大的卡座沙发将人都给挡住了,她总不能一个一个地看过去!

  好在,有人看见了她。

  一位打扮精练的女子在靠近门口的位子上坐着,见她进来之后,往自己手机上扫了一眼,站起来问道:“请问是岳雨桐小姐吗?”

  岳雨桐点头。

  “我们总监已经到了,麻烦岳小姐跟我来。”

  果然是有事情找她帮忙,比她还要早到,姿态这么低。岳雨桐决定如果不是太难办,还是答应了比较好,好歹也要给李元毅个面子不是?

  于是,在见到沙发上坐着的更精练的女子时,她便微笑着先打了声招呼:“您好,张总监,我是岳雨桐。”

  那位女子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点了点头:“岳小姐请坐。”

  岳雨桐落座,嗯,李元毅跟她长得几分相像,果然是他亲妈,那还是客气些吧:“张总监叫我艾迪好了。”

  可怜的岳雨桐不知道,在国内习惯被人称呼英文名字的,除了她这样的,还有另外挺不堪的一类人。张总监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刚刚拿了儿子十万分手费的露丝,居然是一类人?不是说在清大工作吗?不是说会说英语吗?还会玩儿冲浪什么的。

  哦,看来这位更高级一些,所以才把儿子弄的五迷三道的。

  她决定快刀斩乱麻,儿子的年龄也不算小了,最重要的是她早就物色了门当户对的一个大家闺秀,若是那门姻缘成了,儿子在公司的地位会比现在牢靠许多。

  轻咳了一声,喝了口水,张总监开口了。

  “我时间比较紧张,就直接说了,艾迪小姐你别见怪。是这样,不知道你需要多少钱,才离开我儿子元毅?”

  岳雨桐死机了。

  只见对面的女子还在问:“艾迪小姐看起来不大,还在上大学吧?几年级了?”

  岳雨桐下意识地回答:“已经不读书了。”她已经拿到博士学位了,没得读了,她那专业的博士后需要先有工作经验来着。

  张总监:连大学都没考上啊!怎么就把儿子迷成那样呢?那会说什么英语之类的,骗人的吧?会开游艇、会冲浪好像也是跟朋友学的,什么朋友?儿子的上家?

  张总监已经出离愤怒了。她的儿子,那么优秀的儿子,从小就那么懂事的儿子,一颗真心付出,不是被这么一个女人糟蹋的!

  她懒得再废话,直接掏出了支票本,写了一个数字推了过去。

  岳雨桐脑子木木的,接过来看,个、十、百、千……

  一位一位地数过去,还很幼稚地拿手指头比着数。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么雷人的事情,数了几遍,数清楚了,十万,人民币,大约一万多美元。

  真有意思,她随便接个项目,挣得也不止这些。

  结果,她现在却傻傻地坐在这里,被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拿钱砸。

  一张支票?轻飘飘的一张纸,拿现金不是更有冲击力吗?

  她的意识终于恢复正常。

  天才的大脑不是盖的,即便她自己并不承认。

  对面那女子见她目光清明地看过来,蔑视一笑:“怎么,岳小姐对这个数字不满意?还是你的价格格外高些?我儿子刚刚用了这个数字打发了一位,那位露丝可是整整陪了他三年,二话不说也就离开了。即便是你的价格格外高些,也不过跟我儿子短短数日,一个月都不到吧?这些也不算少了!不知道小源给你多少分手费?魏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小源还没毕业,能花的钱好像不多。或者,是岳小姐主动离开了魏有源,没要钱?也能理解。”

  状似正聆听的岳雨桐后背靠上沙发背,挺直了身子,手在桌下打开包,打开了手机的录音键。

  “张女士,”她换了称呼:“我想知道,您是不是李元毅的亲生母亲。”

  张总监冷笑:“怎么,岳小姐以为我是假冒的?放心,我自然是。你随便在网上查一查,就能知道这一点。”

  “那么,李元毅知道您来找我的目的吗?”

  “他不需要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反对。”张总监的后背也挺直了:“我儿子很孝顺,虽然小时候难免淘气些,但在大事上从来不违逆我们。”

  “好的。”岳雨桐长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您从哪里得到我的消息和照片的,我想您可能对我有些误会。”

  “误会?”张总监撇了撇嘴,“岳小姐,你能骗过我那个傻儿子,可骗不过我!你是魏有源的女伴,还和赵启新眉来眼去,挑来挑去跳到了我儿子,你的父母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岳雨桐的眼睛里冒出了怒火,父母是她的底限。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岳雨桐的语气也冷了下来,“张女士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我已经明白了,您让手下拿着我的照片到我的工作单位见人就问是否认识我,还扔给我这张十万人民币的支票,就是想让我不再纠缠您的儿子对吧?”

  张总监:“没错!怎么,你嫌钱少?”

  岳雨桐嘴角浮出一丝微笑:“我知道,按照您的理解,我应该麻利地拿钱走人,然后再也不纠缠您的儿子。不过,我有我的想法。放心,我已经过了青春叛逆期,不会因为您的失礼和侮辱,就故意去做自己也不喜欢的事情。事实是,我和您的儿子李元毅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关系。”

  “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并不关心,那是过去式。我只关心未来,请你离开他。如果你嫌钱少,我可以再给你十万,这样是不是就满意了,岳小姐?”盛气凌人的语气太让人不爽。

  岳雨桐控制住自己的厌恶:“我虽然自幼离家,多年在外,但始终记着父母的教导,要做一个对自己负责的人。我们之间话不投机,我觉得您也不想再和我多说什么,恰好我也是。”

  她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女人,突然觉得她很可悲:“我不要您的钱,我也不缺钱。不过您放心,我也不会再和您的宝贝儿子联系。尽管您今天说了许多很失礼的话,但是看在您是个爱儿子的母亲份儿上,我不计较这个。再说我和李元毅好歹也勉强算得上是朋友,您是他的母亲,看他的面子,我也不能计较这个。”

  “很好!”张总监果然如她所说,多一分钟也待不下去,拿起桌上的支票就要走。

  “张女士请稍候。”岳雨桐叫住了她。

  “怎么?岳小姐反悔了?没关系,钱可以给你!”张总监挂着冷笑,就知道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岳雨桐懒得跟这样狂妄自大的人计较:“请您跟属下说一声,让她们把手机里我的照片删掉。我不记得我给过她们照片,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她们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

  张总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岳小姐的意思是我们侵犯了你的隐私权?”

  岳雨桐嘴角动了动:“不,是肖像权。”

  张总监冷哼了一声:“岳小姐懂得倒不少。”

  岳雨桐微笑:“初中品德课本写过,恰好我记性不错。”

  张总监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

  岳雨桐关掉手机的录音键,掏出耳机来插上,听了听效果,很好,不错!回忆一下刚才的对话,没有什么不妥当的。直接打开微信,把这段录音给李元毅发了过去。

  心情不好,难免迁怒。

  李元毅,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好了,这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

  真是没有最雷只有更雷,也不知道李元毅他爹从哪里找了这么个极品媳妇儿,不过一鳞半爪的信息,便认定了她是个拜金女,还跑来拿钱砸人。

  她的想法果然不错,她和李元毅果真是不合适的!那家伙居然真的跟段王爷赵启新他们一样,身边有可以拿钱打发的女伴。露丝?很好,李元毅,你还想追我?没门儿!

  岳雨桐气呼呼地招来了服务员,她要大吃一顿!

  嗯,一份牛肉面好了,外加一大杯橙汁。

  饭还没上来,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孙教授眼神儿不错,一进门就看到了她,笑眯眯地跟她打招呼:“小岳也在这里啊?一个人?”

  岳雨桐站起身来:“孙教授。是啊,我一个人。”

  孙教授仍旧笑眯眯:“我约了朋友,要不要一起?”

  岳雨桐婉拒了,孙教授也不坚持,自己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儿,找到了约自己的人。

  离得不远,侧侧身就可以直接看到这一桌。

  那人也看到了他,站起来微笑点头相迎:“孙教授。”

  岳雨桐看过去,刚才还挂在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无踪。

  居然是云起时!

  李元毅那个圈子里的人!

  这个世界真小!

  然后她反应过来,刚才她和张总监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

  岳雨桐下意识地看了一番两桌之间的直线距离,回忆了一番刚才自己的声音大小,应该,可能,大概,听不见的吧?

  主要是那人一脸的平静,一点儿也没有一丝被撞破自己偷听的尴尬。

  果然没听见!

  岳雨桐放心地等着自己的饭菜,就是听到了又怎样?他跟李元毅他们是一伙儿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

  再说,难道她以后还会跟那些花花公子们打交道?她又不傻!

  牛肉面是熟悉的味道,橙汁加了冰块,冰凉可口,奇怪地平息了她的怒气。就是,生活这么美好,跟素质低下的陌生人一般见识,白白让自己心情不好。太划不来了。

  她终于有了心情,慢慢地享受美食。好久没吃到了啊,真怀念!

  看,有熟悉的老味道等着她,生活果然很美好。

  而那个理应什么都没听见的云起时,在看到自己苦等的孙教授终于姗姗而来时,看到岳雨桐的眼光扫过来时,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平静。

  那个距离,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够远了,可他受过严格的侦查训练啊!一个字儿都没漏下。

  对于李家的这个二儿媳妇,他自然是认识的。一听两人的对话,便知道自己不能被发现,还有意地往里坐了坐,免得她们不管是谁看到了他,觉得尴尬。

  千算万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他要等的人跟她认识,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了。他甚至在她看过来的时候,还微微地点了下头打招呼,跟两个不熟识的人偶遇时的正常表现没什么不同。

  刚开始听的时候,他觉得奇怪。再听下去,觉得好笑。到最后,觉得很是同情。他在同情李元毅,要是他知道了这场谈话,知道了自己正下足了劲头追的女孩被自己的亲妈半道用这样的方式赶跑,他会怎么想?

  跟亲妈大吵一架?

  坚持这辈子非卿不娶?

  就此妥协沉入痛苦之中?

  算了,不管哪一种,都令人不愉快。

  他还是保持缄默好了,反正那个女孩儿应该也不会跟李元毅说,自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况且,她应该是认为自己没有听到。

  很好,这样的破事,他也不想参与。

  他的假期其实早该结束,只不过是因为临时接到了一个任务,这才停留至今。等见完了孙教授完成任务,他就飞了。帝都的这些杂七杂八的破事儿,就再也打扰不到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