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仙心道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痴女

仙心道骨 一笑尘缘了 2521 2017.04.21 20:14

  而此时的句容镇上,一名青年正斜靠在一处隐蔽的小巷墙角,他看着自己已是焦糊的右手以及只剩下一根拇指的左手,心底几欲发狂。

  若是韩非在此,必然会认得此人竟是先前在句容镇出口出给其指路的那个人,想不到他竟然便是那面具人,竟然还有恃无恐的骗过了韩非,可想其心智之高。

  “韩非...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这青年面色苍白,咬牙切齿道。

  此人竟然叫出了韩非的名字,想来必定也是华阳弟子无疑了。

  ......

  韩非在林子里找了些柴火,堆在一起后,使出纯阳真火将其点燃,火堆上还烤着先前那头野狼的尸体。

  想不到那凶狠的野狼本想吃掉韩非,却反被韩非吃掉。

  如果有华阳派的长老在此,估计又要大骂韩非一番了,因为华阳弟子是不能吃肉的,这个是一百零八条门规之一,可惜那华阳弟子规韩非从来都没看完过。

  待野狼烤至金黄色,韩非口水直流的扯下他的大腿,一口便咬了下去,边嚼边说道:“狼兄啊狼兄,你饿,我也饿,虽然我道家弟子不能随意杀生,但是既然你吃不了我,就让我吃了你吧!”

  此话自然是对这头已被烤熟的饿狼说的。

  眼下那面具人绝对是找不到了,大口啃掉许多焦黄的狼肉后,这才起身准备继续找路回到镇子上,但眼看还剩下这么多狼肉,韩非有些不舍,扯下最后一支狼腿后拿在手里边啃边走了起来。

  华阳派内规定弟子若不是下山历练,那平日的下山时间不能超过一天,眼下韩非已然超过了。

  想起先前因为先前追击面具人所以并没有处理醉仙楼的其他人,现在回去如果能抓到一两个同党的话,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思虑到此处,韩非一路疾驰,在林子里来回绕来绕去许久后这才看到远处的镇子,他立刻加快了速度,句容镇也不大,回到镇上后只消一盏茶的时间就到达酒楼门口。

  惊讶的是,原本浮华的醉仙楼此刻竟已经化为一座废墟,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韩非想到之前在酒楼内为了对付那面具人的秽气,释放出纯阳真火将房间烧得一塌糊涂的情景后,这才明白了过来。

  但傍边依然有不少行人摊贩,不少人指着酒楼议论道:

  “听说这醉仙楼突然失火,而且火势极大,当华阳派的守山弟子赶到的时候已经都给烧没了。”

  “那这楼里的人呢?都被烧死了吗?”

  韩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顿时一寒,暗想莫非自己无意间杀了这么多生灵,当下靠近那两名谈论的人认真听了起来。

  “没有,一个都没烧死。”

  “那为何现在这里不见醉仙楼的人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据说当华阳派的守山弟子赶到之后,楼内连一个人没有,想查明失火原因都不知道从何查起。”

  听到此处,韩非顿时松了口气,不过想不到这醉仙楼的人速度也快,竟然第一时间都跑了。

  否则真被查到什么的话,不管是那个势力竟然敢在华阳派山门口前搞事,估计都要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事实上,这些人都十分狡猾,醉仙楼内的人除了那名面具人其余人都只是普通人,且那面具人修为只是炼气期,如果句容镇内突然多了一些修为高深者,估计华阳派早就已经有所警觉了。

  这句容镇地处华阳派山门口,平日若是无人监查那自是不可能的,而这醉仙楼显然开张不是一日半日了,那面具人能在此处潜藏如此之久,又能施展华阳派的神通,说不定本身便是华阳派弟子。

  “也不知这醉仙楼到底害了多少弟子,现在的华阳派中又有那些弟子是披着人皮潜入者?”韩非心底思量着。

  不过此间事情也没必要向华阳派禀告什么,毕竟人去楼空,连线索都没有,说出去也没人信,且发生了这样的事,那些人估计也不敢来了。

  见酒楼被毁,韩非也没想在镇上多待,找个酒家大喝一通后,又买了些酒灌满自己的葫芦后就打算回到山门中去了。

  “道长且慢。”

  当韩非从酒家中走出,路过一家卖豆腐的摊位时,突然被叫住了。

  韩非转身一看,这才发现原来那豆腐摊位的主人乃是一名女子,这女子容貌清秀,头缠丝巾,垮着个粗布围裙,但是面色有些苍白,显得十分憔悴。

  “你是?”韩非道。

  女子有些期待的问道:“道长是华阳派弟子,不知有没有听说过一位名叫张道铭的人,他是我夫君也是华阳派内的弟子,于三年半以前入的贵派。”

  原来此女竟是三年前华阳派大开山门招募弟子时,送夫君千里于尘缘桥前的女子,当年与那张道铭尘缘桥前一别后,她根本没有回到老家而是在这句容镇中生活了下来,期待再次见到他,可惜这一别三年多寒署,自己终日等待也未再见到过他。

  “张道铭?好像听说过。”韩非思虑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了入门之时听到过这个名字才回道。

  女子顿时兴奋起来,道:“真的吗?太好了,可不可以麻烦道长帮小女一个忙。”

  “什么忙?”韩非见这女子面色憔悴,惹人怜惜,也没有直接回绝。

  “我这里有一封信,劳烦道长转交给我夫君,小女感激不尽。”说完后,从围布中取出一些铜钱和碎银子,数都没数就全递给了韩非。

  韩非也没马上就接,道:“华阳派弟子这么多,要找个人可是不轻松,我得提醒你,我派弟子是不可娶妻的,如果让师门知道恐怕会有责罚。”

  那女子听这话,顿时有些慌张了:“是这样吗?”

  韩非见那女子半天也没开口再说什么,摇了摇头后就转身离开了,他知道,道家修行,提倡清静自然,无欲无求,所以道教北宗修行者大都薄情寡欲,就算自己帮她,她注定要失望了。

  虽同是修道,但南宗的理念则完全不同,在他们看来,修道须行无为而为,顺应自然,没有必要强行去斩断什么东西,这与华阳派等北宗门派的理念大相径庭。

  “道铭,你的父亲,母亲和女儿都很想你,女儿从出生起还从未见过你呢?”那女子一脸哀愁的自语着。

  韩非本已离开,听到这些话后,不禁叹了口气,随后又一个转身走了回去,道:“把信给我吧!”

  那女子先是怔了怔,然后一脸兴奋的将一个信封递给了韩非。

  韩非无奈道:“这封信我定会替你送到你夫君手中,让你早日与他相聚。”

  “多谢道长,我并不奢望夫君能来见我,只要他知道我过得很好,不让他担心就是。”女子十分感激。

  韩非则更加无奈,看着这女子憔悴的样子哪里能算过得好呢。

  “哎!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此话后,韩非当下也不在多言,直接转身离开了。

  那女子还一脸感激的称谢了好几次,而韩非则背对着她摆了摆手。

  当女子发现手中的铜钱碎银还在手中,刚想叫住韩非,却见他已然走远。

  韩非并不想多管闲事,这不是他的风格,但今日就当做做好事吧!他可不能真正做到薄情寡欲,对世事不闻不问,那是圣人的境界,韩非不是圣人只是个俗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