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第一书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佳人有约

大明第一书生 青田先生 2568 2017.02.18 01:50

  陆诚从未想过,小郡主今日会在自己的面前,多次表现出这般小女儿的姿态。

  恐怕这罕见的一面,除了她身边的亲近之人,外人是无缘得见的吧?

  嗯,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关系不错的朋友了!

  陆诚如此想着,便顺着她的话点头道:“确实不错,郡主琴艺不凡,放眼整个天下,怕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扑哧------”

  朱玉柔娇笑出声,没好气地嗔道:“你夸人时,都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吗?假话到了你口中,倒是让你说得跟真的一样。怪不得锦云说,男人都很会说谎,天生的口花花!”

  陆诚闻言,不禁有些莞尔,心说无怪孔夫子都如此感慨:“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当然了,孔子说出此话时的心境,如今已经不得而知。

  随着年代久远,这句话也逐渐演变出了好几种解释,人们更习惯于将它理解为字面上的意思——只有女人和小人最难相处。

  事实上,古文中的“女”字,实则同“汝”字,意思是“你”。而若是称呼女人,则多用“妇”字。

  只不过没人会去理会这个,基本上是按着自己的喜好去定义它的意思。

  女权主义的人会说,看呀,孔子看不起女人吧啦吧啦。

  更多的男人们则会对此深以为然,你看,孔圣人都说了吧,女人不好相处,喜欢无理取闹,古人诚不欺我也!

  朱玉柔看了眼陆诚,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狡黠,不动声色地问道:“这首词倒是不错,陆公子可知是何人所作?”

  “这我就不清楚了。”

  陆诚摇了摇头,谎称不知。心说这小郡主应该不怎么打听外界的事情,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对香皂和词的事情都一无所知。

  “可我怎么看这首词,和你秋夕时所作的词如此相似,甚至是不分伯仲?”

  朱玉柔说到这里,顿时恍然道:“噢,我知道了,这词一定是你作来送给锦云的吧?”

  陆诚刚喝下一口茶水,正好就听到这话,心里一惊之下,差点一口茶水就喷了出去。

  可这里毕竟是王府,在郡主面前,岂能如此无理?

  于是,陆诚强自忍着,硬是将那口茶水给咽了下去,登时呛得咳嗽不止:“咳咳咳------郡主,你别开玩笑了,这首词并非------咳咳------并非在下所作。”

  “那你紧张些甚么?”

  朱玉柔眸子里浮现一抹了然的笑意,双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低头装出一副认真看琴谱的模样。

  “呃------郡主想是误会了,在下心怀忐忑,是不想落下个剽窃他人诗词的名号。因此乍听此言,才会出了洋相。”

  陆诚的掩饰之言,实在是太过蹩脚了些,以致于让朱玉柔更加忍俊不禁。

  她可从未见过陆诚如此失态,即使是之前在醉仙楼,两人初次相见时,对方都是一本正经地在拍自己的马屁。

  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朱玉柔就更加忍不住了,忙深深垂首,额头都快挨到琴弦上了。深呼吸了几次后,才出声道:“此言当真?”

  “哪敢对郡主有所隐瞒?”

  陆诚答了一句,突然奇道:“咦,郡主在找甚么?”

  “噢,没,没甚么!”

  朱玉柔一抬头,就见得他已经跨步上前,心里不由得一慌,霍的一下便站起身来。

  不成想,刚好一脚踩在了裙角上,身子不受控制地就往前扑了出去,还撞倒了身前的琴案。

  “哎呀------”朱玉柔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

  陆诚见状唬了一跳,但他反应得还是慢了一些,此时再去扶琴案已经来不及了,再者扶了琴案也难免会磕着小郡主。

  这可是郡主啊,是周王爷最疼爱的妹妹,身子娇贵无比!

  真要让她在自己面前给磕着碰着了,周王还不得撕了自己?

  说时迟那时快,陆诚侧身一闪,便躲过了琴案,双手却是往前一捞,让郡主稍微转向,扑到了侧边来。

  哐啷------

  琴案毕竟坚固,这么一摔只摔断了条腿,外加桌沿处磕破了一块小角。

  那把名贵的古筝却是不堪摧残了,被这一下砸成了两截,琴弦也断了好多根,只剩下几根完整的琴弦,坚韧地连接着首尾两端。

  至于朱玉柔,则是扑倒在了陆诚的怀里。

  “郡主,郡主,你没事吧?”陆诚见她半天都一动不动的,心里还真有些慌了。

  朱玉柔抬起头来,眼角带泪,声音哽咽地说道:“我------我脚崴到了,好疼呀!”

  “别怕,先坐下,我给你看看。”

  陆诚安慰了她一句,两手扶着她的腋窝,将她慢慢移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陆诚蹲到地上,问道:“伤的是哪边脚?”

  朱玉柔眼泪汪汪地答道:“左脚。”

  陆诚伸出手去,刚抓起她的左脚,准备给她看看伤势时,门口处却是冷不防传来了一声怒喝——

  “大胆!”

  陆诚回头望去,却见赶来的人是那张扑克脸。

  也是在此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确实是有些“大胆”了。

  在这个年代,女人的脚可是被视为第二姓器官的,自己这个外人,还真不好“冒犯”郡主。

  奇怪的是,这郡主好像也是“天足”?

  陆诚轻轻将她的脚放回了地上,起身对着匆匆跨步而入的扑克脸说道:“郡主伤到脚了,快找太医过来看看吧。”

  扑克脸闻言,凌厉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忙转身出去请太医去了。

  紧接着赶来的,便是一脸焦急的侍女。

  作为朱玉柔的贴身丫鬟,郡主在府里受了伤,便是她照顾不周。一旦事后王爷追究起来,她就难免要受一顿责罚了,又怎么可能会不着急?

  再之后,便是得到消息赶来的朱睦审。

  此刻他更关心的,自然是妹妹的伤势,因此并不急于追究任何人的责任,只是耐心地等待着太医的到来。

  太医和御医,虽然称呼上都差不多,但职能是有些差别的。

  各地的藩王府,均设有良医所,主管王府里的医疗保健等事宜。良医所设良医正、良医备一人,寿官数人,皆隶属于京师太医院。

  御医是太医院里的一个官职,官阶为正八品,设十人。

  如果要请御医出诊,是需要向皇帝请旨的,太医则不同,因为太医是人们对所有从属于太医院人员的统称。

  很快,年约五旬的良医正就随同扑克脸赶了过来。

  也真难为了这些太医,给女病人诊病还不能直接看,更不能碰,只能通过详细的询问,以及多年的行医经验来诊治。

  好在朱玉柔的脚伤不算太严重,只是轻微的崴脚,而不是扭伤,更不是骨折。

  太医也只是开了药方,并细细地嘱咐过朱玉柔的贴身侍女,一些药敷和看护的细节后,就提着他的医用小木箱离开了。

  太医的诊治方式,让陆诚有些傻眼。

  这------似乎不是正常套路啊!

  电视剧里,不都是女主扭伤了脚后,男主给按摩一番,然后再背着女主回家,几天后就莫名其妙地好了么?

  接下来的剧情,自然便是男女主共同堕入爱河,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躁的生活------

  仔细在脑袋里搜索了一番,看过了崴脚和扭脚的资料后,陆诚心里恨恨地骂道:“TMD,老子又让电视剧给骗了!”

  既然伤势无碍,朱睦审也就没再多说甚么。在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后,他也只是训斥了那名小侍女几句,此事便算是揭了过去。

  陆诚出了王府,正打算坐王府的豪华马车回家时,却见路边有个小厮朝自己跑了过来。

  “陆相公,有位小娘子给你稍了话儿,说是请你前往吹台一叙。”

作者感言

青田先生

青田先生

(PS:求推荐票!)

2017-02-18 01:50

书荒怎么办?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看书友们如何自我拯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