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长明灯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鬼雨花城

长明灯兮 古棠子 3272 2017.06.20 06:52

  鬼差领着她往山上走了去,却不是走白璃之前所过之路,另捡了条小道,虽偏僻了些,到也走得不是很吃力。

  据鬼差所言,这山唤作罗酆山,山上所住都是一些冥界大神,是绝不允许鬼魂靠近的,更别说是她这般身着红衣的厉鬼。

  鬼差也奇怪,他在冥府的几十鬼年间,见过的厉鬼也不在少数。要说前些个他得靠身上的红衣才能分辨其是否为厉鬼,可是对于若耶,他都能够直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暴戾杀气,甚至身为鬼差的他都有些发寒。

  到底在上头是造了多少杀孽,才会变成这样。

  若耶问他,“我为甚么会被视为厉鬼?“

  鬼差瞥了她一眼,指了指她的衣服,漫不经心地回道:“女子着红,死后化为厉鬼。”说着将若耶手里的灯笼接了过来,“这儿黑,我又走在前面,灯笼我提较好。”

  若耶想接着问下去,却被鬼差的一惊一乍打乱了思绪,“我的天呐,秦广王。”下一刻便被狠狠推了一把,她重心没把握住狠狠地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也巧,周围的草茂盛极了,恰好将她藏得实实的。这时,鬼差压低了声音,“你身上的戾气那么重,秦广王再靠近就会闻到了,我去引开他的注意,你接着往上走,再过三个宫殿就是七爷的天子殿了。”

  话罢鬼差提了灯笼就往前走去,若耶很紧张,她不知道秦广王是谁,只是看鬼差害怕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冥界的某个大神。

  她放低身子小心翼翼得匍匐着前进,爬了很久很久,想是应该躲过去了,这才偷偷站直了身子加快速度接着往上走去。

  小径不似大路有灯光亮着,夜晚又黑,抬头一看,别说月亮,就连星星都看不见。想来实在是自己想多了,这儿可是冥界,又怎么能看见星星月亮呢。

  她很后悔刚才没把灯笼留下,现在黑漆漆的,都分不清自己到底经过了几座宫殿了。不过罗酆山那么高,各宫殿之间的距离想必也是极高的,所以还是再多走一会儿。

  徒步走了近一个时辰,她精疲力竭了,再也走不动了。坐在原地大口地喘着粗气,头上身上都出了一层汗,难受极了。

  夜寒露重,加以阴间鬼气森森,阵阵阴风直吹得若耶牙齿乱颤。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甚么,从风中她竟闻到了花香,那种就连人间都未曾闻到过的清幽淡雅。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哪怕是方才城外那满山坡颜色艳丽的花朵,她也不曾闻到任何香气,搞得她一直认为阴间的花其实也是死的,再不可能有活着时候的香气了。

  花的气息仿若一种魔药,渐渐侵蚀了她脑海里的任何嘱咐。

  她已顾不得白璃当时的话,也记不得鬼差曾表现出的恐惧,她彻底忘了自己所处之地究竟有多可怕,她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个念头,她想找到花香,找到那散发这花香的花。

  若耶摸黑走了许久,中途几经断了花香,不过似乎是运气不错,到底是找到了这个地方。

  她眼前所见的东西,那可是比人间,不,比天界都要美。虽说她没到过天界,不过想着天界再美也美不过这里。

  此处完全分不清楚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只见上天下地,尽是飞舞的花瓣。

  大片平地一望无垠,天上飘着花,地上旋着花。分明不见任何一颗花树,花雨却是绵绵不绝,不知从何而来。

  花香醉人,气味浓淡适宜,芳香四溢,闻久了似乎让人骨头都苏了。

  若耶很喜欢这个地方,尤爱这花的颜色,是酆都极少有的淡色系,有些青,又有些紫,还带些蓝。

  她像是喝醉般躺在了花雨下,花铺了厚厚一地,比床可软和多了,真想在这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她的头靠着手臂,看着无尽花瓣从空中落下,落在她发间,衣间。忽然的忽然,她愣了,用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经过几次三番的确认,这天上竟然有一颗星星。

  虽比在人间,星星要暗一些,不过她依旧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它悬在空中闪闪发光。

  这果然是个好地方,就连星星都可以看得见,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找不到天子殿,却找到了这个世外桃源。

  正当她为自己的运气春风得意之时,冰冷中夹带着质问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谁?”

  她转过头去,愣是被吓得从地上弹了起来。

  竟是他,那名在她心底从未被抹去的青年。

  此刻的他再不着先前的蓝紫华袍,换了一身玄色长衣,只是衣服边缘处隐约带着红色。

  黑发黑衣,衣服和发都不曾约束,飘飘逸逸的,轻触乱卉飞扬,衬着花雨下那天高露冷的身影,绽放绝世风华。

  “是你,人间的皇帝!”

  照君的眉头一紧,他本就极爱干净,要不是因为自己想寻找一个人,也不会被流华忽悠到这种地方来。

  他虽未正眼看过若耶,不过浓烈的戾气早就让他反感不已。他很不高兴,之前才摆脱了冥界那些人,自己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稍微像样的地方,正打算稍微吸几口干净的空气,却被这样一个厉鬼破坏了。

  若耶也明显感觉到了他冰一般寒冷的情绪,心里惶恐怕是自己认错了人,再细细瞧了那人模样,心底却是越发的没底。

  眼前的男子,相较于雨中的青年似乎更为华贵一些,尤其是额间那抹方才被她忽视的暗紫印记,如水纹般蜿蜒细长,时不时紫光一现。

  虽男子与青年长着同样的五官,可他浑身散发出的阴寒之气还是让若耶不由地退了几步,“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照君没理她,径直往前走了过去,愣是把若耶的存在感消磨成了空气一般虚无缥缈,只不过是这空气着实不怎么新鲜。

  可走了几步,忽然想到方才她脱口而出的“人间的皇帝”,步子戛然而止,冰冷的目光偏到了若耶的身上。

  若耶正巧迎上了他的目光,忽得浑身一怔。

  他的眼睛像极了一片浩瀚星辰,无边暗夜中那仅存的光亮。

  分明该让人觉得温暖的一双眼,却是布满了冰霜,让她倒抽数口凉气。

  原是那片星空缺少一轮明月,虽能给人明路找到方向,却始终带不来明月照亮脚下之路的安全感。

  照君见她像是见了鬼的模样,对她更是没有甚么好感。原想着自己受流华所托,才会做了几日刘秀,领着一群起义的人打败了王莽。

  可是自己着实不喜欢刘秀尖嘴猴腮的模样,想到基因遗传也真是厉害,当年流华也求过他帮忙平息九州战事,而他因曾输过流华一局棋,所以不得不勉强答应,变成了一个叫刘邦的村夫。

  倒也不是说那刘邦长得有多难看,让照君受不了的是他左边大腿那七十二颗黑痣。只是做了短短数日的刘邦,给他造成阴影却是维系了近百年。

  这次流华让他变成刘秀,他再是不能用他的模样,坚持使用自己的样子。施了一些幻术,那些肉眼凡胎不但不会注意到刘秀的变化,而且在他离去之后不会有任何人记住他的样子。

  可是这个厉鬼竟然认出了他,难不成她是其他一些东西。

  照君随意扫了一眼面前的厉鬼,发现除了身上那一抹突兀的红衣,其余就真的没有甚么特别之处了。

  他收回目光,背对她而立,心中油然而生一个可怕的想法。

  若不是他的幻术出了纰漏!

  想到此处,他留给若耶孤傲的背影微微怔了一下,他抬头望了一眼冥界唯一可见的星星,心想几千年来都不曾施法,竟生疏至此。暗自叹了一气,逐渐没入芬芳花雨中。

  待不见男子身影,若耶重获新生般,长长地吐出憋在胸口的气,正当她还在为重遇青年不可思议时,一个慌里慌张的身影往她这跑了过来,“我的姑奶奶,你去甚么地方都好,这个地方不好来的!。”

  见着鬼差怕的都发起抖来了,若耶不解,“对不起,我迷路了,这儿难道不是冥府?”她想起男子的俊雅翩然,那种举世无双的华贵,非神即仙,于是便大胆作了猜想,“这儿是仙界?”

  “这哪是甚么仙界啊?这是鬼雨花城。”鬼差无奈说道:“是鬼帝专为北帝君建造的。”鬼差边说边抹脸上的冷汗,“你真是不要命了,我才刚帮你引开了秦广王,你却不怕死地自己闯到冥界尊神的地方来了。”

  “啊!”若耶后背忽生剧烈凉意,可想到那男子也闯到了鬼雨花城中来了,万一被人发现......不对,这是北帝君的地方,难不成那男子是北帝君!

  满身鸡皮疙瘩齐齐竖起,她问,“北帝君在哪?”

  “他还能在哪?自然在太阴宫受万人朝拜喽,像我这样的小喽啰又怎么会见到他呢!。”

  听到鬼差的话,她变得很担心那名男子,想必他也是和她一样误闯了这片鬼雨花城,她告诉鬼差,“鬼差大人,刚才我见到有另外一个人也闯进来了,可是他走远了,万一北帝君来了看见他,他不是惨了,你想想办法告诉他快离开。”

  “姑奶奶,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记挂别人呢?要不是今日冥府有大事,大家的心都不放在这上,不然你定魂飞魄散了。”

  魂飞魄散四字着实很有威慑力,硬是让若耶的两腿软了一下。鬼差有些不耐烦,“七爷吩咐要我保全你,我自然不好失职,赶紧走。”说话间拉着她的手风一样不停留地离开那片花雨城。

  只是她的心却依旧记挂在那名男子身上,只希望他赏了花雨早早离去才是,万不得过分贪恋花色,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