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灵衍造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零二章 无耻之尤

灵衍造化 函卷 2129 2017.04.21 20:15

  林旭的优异表现有目共睹,就算丹王宗和丹青子再怎么不甘,也不能指鹿为马、否认这一点。

  计分统计结果很快出来了。毫无疑问地,凭借林旭的出色发挥,影阁再度反超了丹王宗,位列宗派排名第一。而林旭本人,更是以打破记录的高分成为此次大赛的个人第一。

  任自在瞥了一眼唐七七和蓝鲸天,悠悠道:“比赛都结束了,二位不会忘了之前的赌注吧?”

  唐七七老脸憋得通红,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六百万块上品灵石,纵然他位高权重,也一时拿不出来。

  蓝鲸天却是突然冷笑起来。

  “任自在,说你胖还喘上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木九根本就没有参加比赛的资格!”

  任自在闻言大怒,“蓝鲸天,关于木九的资格问题,丹兄早已给出了明确答复。此时此刻,你再提这个,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丹青子虽然后悔,却也不能厚着脸皮说瞎话,只能无奈地点头,苦涩之意溢于言表。

  蓝鲸天又是一阵怪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难道这位净土宗长老失心疯了不成?

  “如果说木九不是我南疆之人,而是来自于正派呢?”

  蓝鲸天的一席话,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引爆了整个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旭身上。这些目光中,有疑惑,有敌视,还有憎恨。

  唐七七眼珠子一转,率先发难道:“任自在,此事你作何解释?”

  任自在只是淡淡一笑,“不错,木九曾是天灵帝国之人,可也是影阁弟子,参加比赛有问题吗?”

  “参加比赛或许没问题。”唐七七嘿嘿冷笑,若有所指,“问题在于,他若是正派的奸细怎么办?”

  唐七七用心歹毒,而且牢牢把握住了众人的心思,把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现场果然又是一片哗然。

  “唐长老言之有理啊!”

  “影阁竟然派一个有正派背景的弟子来参赛,真是岂有此理!”

  “哼,我看这个木九就是正派安插的奸细,应该立刻就地正法!”

  蓝鲸天恶狠狠地盯着林旭,仿佛是看向一只待宰的羔羊,“小畜生,你卧底在影阁,到底是何居心?还不从实道来!”

  任自在怒极,“蓝鲸天,你别太过分了!我影阁弟子,还轮不到你来训斥!你没有丝毫证据,凭什么言之凿凿?这是何道理?”

  蓝鲸天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俯,“宁可错杀三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就是这个道理!任老儿,你是不是炼药的时候把脑子烧坏了?就凭木九来自正派这一点,便是人人得而诛之!”

  “你......”

  唐七七又在一旁怂恿丹青子,“丹兄,您倒是说句话啊!这可是关系到我邪派生死存亡的大事,只有您亲自做主了。”

  丹青子老眼扫过满脸淡定的林旭,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无名火顿起。汹涌的恨意,很快战胜了他的理智。

  “唐兄和蓝兄所言极是!自古正邪不两立,面对正派无耻的渗透,我等当予以最猛烈、最直接的反击!”

  林旭讥刺一笑,“好一个正邪不两立!无耻之尤!

  丹青子我问你,若是今天排名第一的是你们丹王宗,是你们的天骄司元纬,你还会这么坚定吗?

  蓝鲸天,你如此恨我,是因为你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吧?可他就是个废物,刚愎自用,和你如出一辙!

  至于唐七七,你应该还记得唐麒麟吧?他可是一名暗魂师!按照你的理论,你们唐家应该被灭族!”

  丹青子气得浑身哆嗦,“小畜生,你简直太放肆了,老夫秉公执法,何曾有过一点的私心?”

  蓝鲸天双目血红,嘶声吼道:“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难逃一死!”

  唐七七则是又怒又怕,脸色连变,心虚不已。暗魂师乃是风刹门绝密,怎么会泄露出去?而且唐麒麟失踪多日了,难不成是栽在了林旭手中?

  “小杂种,你胆敢污蔑我风刹门,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怎么,这就受不了啦?”林旭淡淡一笑,“刚说到痛处就歇斯底里了?你们的涵养呢?你们的气度呢?你们的伪装呢?我还等着你们演下去呢!”

  丹青子‘啪’地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桌子,一字一顿道:“在这件事情上,影阁需要给出一个明确态度!”

  任自在还没答话,贵宾席上便传来宇文博焦急的声音,“关于木九的身份,我们影阁之前全不知情!如今他败露了,影阁自然要和他划清界限,全力拥护丹长老的决定!”

  “就是就是!对于这种正派余孽,我们影阁只恨不能早日发现,将其诛灭!”马成文终于尖声叫着,脸上露出报复的快意。

  “任长老,你的意思呢?”丹青子微眯着双眼,再度瞄向任自在。

  “就在几天前,我和木九说过一席话。”任自在微微仰起头,若有所思道,“影阁现在已经烂到根上了,许多人为了一己私利,完全可以不顾道义,毫无廉耻,毅然出卖宗门利益,丝毫不顾同门之情!

  我告诉木九,影阁配不上他,他若觉得呆不下去了,可以随时离开!而现在,我自己也改变主意了!

  既然影阁和木九划清了界限,那么从今往后,我便和影阁划清界限,彼此再无相干!”

  宇文博大怒,“任自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蓝鲸天冷哼道:“如此说来,任长老是要执迷不悟,与我邪派为敌了?”

  任自在哈哈大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也不打算辩白了。”说完,他便闪身来到高台中央,和林旭站到了一起。

  林旭大为感动,在如此凶险的处境之下,任自在还能做出这样的选择,着实令人佩服。

  便在此时,花解语突然一个闪身,轻飘飘地落在任自在身边。她没有说话,唯有异常坚定,不容置疑。

  “花长老,弟子们愿意追随您!”伴随着几道娇喝声,花溪宗的参赛弟子也凑上前来,毅然站在花解语身边。

  “萱萱,我来陪你!”庞清潭全然不顾庞树辉的阻止,径直走向高台中央。

  “清潭,谢谢你!”

  “好!很好!”丹青子目光阴冷,话语间不带一丝感情,“既然如此,全都给我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