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打篮球的女孩

打篮球的女孩

未央果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02.24上架
  • 12.02

    连载(字)

7933位书友共同开启《打篮球的女孩》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大学

打篮球的女孩 未央果 5407 2012.02.24 13:21

    在开往上海的火车上,羽把头转向车窗外面,看着飞驰而过的路灯和那光秃秃山头上仅有的几棵树。难过啊,喜欢了两年的人……想到这里,羽的眼眶又红了,她盯着窗玻璃上那若有若无的影子,大脑又出现了两年前的那一幕,虽然这一幕也是在枫的指引下努力想起来的。羽的思绪又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羽就这样坐在火车上,想着暗恋了四年的高中同学,眼泪留下来。

  座位的对面坐着个帅帅的男孩,跟羽的年龄差不多,不过看上去比羽要成熟一些。男孩刚坐下的时候,羽就注意到了,因为周边的人的眼光都朝着这边看。不过羽当时正在伤心,根本就没理会对面的男孩。男孩坐下后看着把脸转向窗外的羽,从窗户里看到她眼角的泪,感觉这个女孩很怪,不过也正是被这种淡淡的忧伤吸引了他。男孩笑了笑,这是第一个不拿正眼看他的人。

  “北京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拿好行李,准备下车”火车上广播着。

  “不好意思,我想拿一下行李”那个一直看着羽的男孩很礼貌的说道。

  “哦,好的”羽赶紧回过头,站起身来。

  男孩拿下行李,走到车门,回头看了一眼羽,然后笑了笑。

  羽,林飞羽,今年大二,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挤过了高考的独木桥,考上了一所离家超级远的大学。因为羽想趁这个机会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终于大学了,爸妈再也不管了,其实山高皇帝远,爸妈也管不到了。

  其实羽不是一个爱哭的女孩,她宁肯让自己得内伤,也不远落泪,除非遇到很难过的事情。三年的高中生活虽然枯燥,不过男孩子的性格使得羽有了一帮兄弟,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她跟他们一起打篮球,一起玩,一点不输给男生,而且学习也是里面最好的。用兄弟的话说:你生个女儿身真是可惜了,不过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学习那么好,玩的还这么好。这个时候羽总是微笑一下,然后走开。那种笑没人能了解,因为只有她知道,她这样参加各种活动,只是为了能多看到他几眼。而那个他,却从来不知道这双眼睛的关注。暗恋是最痛苦的,但是羽却从来不说出来,更不会表现出来。连最好的女生朋友都从来不知道。只是只要有他的地方,羽肯定要加入,但是只是以兄弟的身份。。。。就这样度过了枯燥而平凡的三年。她像对待其它的男孩子一样对待她喜欢的人,以致到毕业的时候他们都只是很好的兄弟。大学后,大家各分东西,羽曾开玩笑的在QQ上向他表白了,不过回复她的只有几个字: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这句话就那样停留在屏幕上,她盯着这句话好久好久。然后一边哭着一边打出几个字:臭小子,如果我不吓唬你,你是不是不准备告诉我了啊,你还算什么兄弟。然后盯着屏幕一直哭。

  新的学期开始了,课比较空,人就更闲了。没课的时候,羽就跟兄弟们去篮球场打打篮球,或者一个人去操场跑步。她当上了班委,事情也就多起来了。她几乎跟班里所有的男生都成了兄弟,不论是“蜗居派”还是“运动派”的人。他们戏称:你不该叫羽,因为羽这个字不太适合用在你身上,于是大家开始叫她“御姐”。

  又是一个天高气爽的下午,约好跟兄弟打篮球的她早早到了球场。要知道球场永远都是不够用的,因为这里的男生跟女生比例是10:1,除了仅有的几个有女朋友以外,其它的要么像蜗居派一样看小说,要么就像运动派一样,在球场上驰骋。幸好还有一个场地,她笑了笑,说:我的整个下午就靠你了。运球,投球,漂亮的进篮,如果不是那条马尾辫,谁都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子。

  “兄弟,一起可以吗?”一个身高185的男生说道。

  “恩,好啊,反正人也都没来。”羽望了望,根本看不到阿伟他们的身影。

  其实这种混搭的打球方式在大学的时候很正常,尤其是在这种男孩子超级多的地方,谁带的人多,谁就能最终赢得场地的使用权。当然如果大家达成共识还能一起打。

  “这些该死的人怎么今天一个人都不来。”一刻钟以后,羽看出对方还是很想打球的意思,于是拿过自己的球,说道:“你们玩吧,估计我们的人今天来不了了。”羽说完,然后无奈的耸耸肩。

  “一起吧,反正都是玩的。”那个185的男孩说道。

  “不了,身高比例不太协调,呵呵。”面对185的男孩,羽玩笑的说一下。

  “那就谢了啦。”185男孩一边说着,一边冲羽坏坏的笑笑。

  “客气。”羽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一个人讪讪的离开了球场。

  虽然过去半年了,不过四年的感情,而且是暗恋,不是就那么易消除的,更何况是对感情藏的那么深的羽。越是藏的深的人,就越是不能释怀。班里的女孩子们陆陆续续都有了男朋友,大家能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每次羽回到宿舍的时候就越是感到孤独,这种时候,羽就索性跑到操场上,一个人跑步,当跑的实在跑不动的时候,那种孤独感也就随之而去了。她给自己的这种方法叫做“疼痛转移法”:把心里的痛转移到身体上,然后再释放到空气中。每每这种时候,躺在足球场上,看着天空,心情也就舒畅了许多。

  宿舍里……

  “羽,你怎么才回来呀?”舍友娇看到回到宿舍的羽开心的叫起来了。

  “急什么啊?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又送你什么好东西了。”娇的男朋友林,今年大三,是个很浪漫很体贴的人,每次约会都会给娇不同的惊喜。我们经常笑着说,像林这样又高又帅又浪漫又体贴的男子恐怕是恐龙级别的,都绝种了。

  “你猜?”娇盯着羽,坏坏的笑着。

  “大姐,我怎么晓得啊?你家林那么浪漫,那些情节连电视剧都演不出来。”

  “呵呵。。”娇甜蜜的笑着。“跟林有关系,不过跟我没关系,而是跟你有关系。”

  “怎么,你想把他让给我啊?”羽一边洗脸,一边打趣的说道。

  “我想给你,不过也得林愿意啊。”娇依然是那自信而娇滴滴的笑容。

  “哎呀,是林的朋友啦,介绍给你呗?人长的高高帅帅的,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哦,关键是人很不错。如果不是因为林,我就要他了。”娇眼里满眼憧憬的眼神。

  “那你就把林甩了,要他同学好了。”羽顺着娇的语气说道。

  “算了,还是我家林好。”娇甜蜜的笑道。“哎呀,说你呢,怎么又拐到我身上来了?”娇很郁闷又被羽给绕进去了。“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林跟他同学说了你的情况,那个男孩对你很感兴趣哦。”娇一边说一边坏笑。

  “得了,大姐,你忘了我爸妈的指示啦?大学期间不能恋爱。”这种时候,羽只能拿出爸妈吓唬娇。

  “你都多大了,还总是爸妈长爸妈短的,再说了,离着十万八千里的,你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难不成他们给你装监视器了?”说完,娇就开始翻箱倒柜的乱找。

  “得了,我说大姐,你消停一会吧。”羽顿了顿说,“我还不想谈。”

  “为什么啊?你都多大了,成年了耶,也该有点七情六欲了吧。难不成你不是女的?”娇疑惑的问。

  “我倒是希望呢”羽笑笑说。

  “难不成你性取向……先申明,我可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你别打我主意。”娇坏坏的笑。

  “恩,有可能吧,要不你把林踹了,跟我吧。”羽一边说笑,一边扑向娇。

  “可以啊……”娇来个顺水推舟,张开双臂,然后突然站住,盯着羽上下打量,说:“你不会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吧?快说,是谁?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告诉,还当我是姐妹吗?“说完,开始用咯吱法威胁羽。

  “好,好,我说行了吧。”羽实在抗不过这个痒法,然后羽清了清嗓子,严肃的说道:“这个真没有。”

  “那你这是为什么啊?你没有,我给你介绍,你也不要。”娇停止了对羽的进攻,开始冥思苦想般的看着羽,想研究出点什么来。

  “你自己慢慢想吧,想出原因来告诉我一声,我也好解开谜团。”羽说完,拎起外套开门要出去。

  “你又要去健身房啊?”娇回过神来问道。

  “恩,今天健身房的教练都出去参加比赛了,只有我一个人值班,要早点过去。你要不要一起过去啊,让你领略一下我们健身房的男儿们的风采,不比你的林差。”羽邀请娇,说道。

  “算了吧,我怕我去了以后,你们健身房就鼻血成河了。”娇笑笑说,“今天晚上林说请我看电影。”

  “那走了哈。”羽拔腿要出门。

  “等等,你钥匙带了没?”娇追问到。

  “带了,绝对不敢再打扰您大小姐甜蜜的时光了。”羽说完,吐了吐舌头,消失在门后了。

  娇,简琳娇,是个家里的独生女,长着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脸蛋。娇的老爸经营一家不小的公司,所以娇不愁吃不愁穿,在学校只是混个学位,等毕业以后便回家接管公司。

  羽走出宿舍后,看着已经不再刺眼的太阳,长长的吐了口气。想到刚刚娇问她的: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她苦笑一声。‘有,不过人家不喜欢我,白搭啊。’说完,摇摇头,快步向健身房走去。

  “你可来了,”羽刚一进健身房的门,刘师傅就跑过来说:“我家里有些急事,要先回去了”。

  “恩,您先忙吧,这里有我就好了。”羽看着焦急的刘师傅。

  刘师傅,一个60多岁的人,没啥文化,老伴早就去世了。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后来儿子终于结婚了,小两口做点小买卖,结果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就剩下了刘师傅和小孙女两个人。刘师傅平时送孩子上学放学后,就到健身房来打扫卫生。挺苦的一个人,不过每天都很开心,很乐呵。今天也许是遇到急事了,不然不会这么匆忙。

  羽把东西放下,把窗户都打开,夕阳从窗边投射下来,让这个年仅二十多岁的,本该无忧无虑的女孩,看的出神了,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御姐,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啊?”“他们今天去参加比赛了,明天才能回来”羽又被拉回了现实中,看着满脸笑容的东东,回过头笑着说。“御姐,今天给我安排啥训练啊?”东东期盼的看着羽。

  “先有氧运动吧,跑步10分钟,然后10分钟拉伸,然后20分钟的器械,最后再来20分钟有氧。”羽看着训练表,头也不抬说。

  “不会吧,强度太大了,能不能轻松一下?”东讨价还价的说。

  “你又想减肥,又不想锻炼,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啊?御姐对你算客气的了,你知道我刚来的时候,训练多长时间吗?再说,你才练了两天就开始撑不住了啊?要想瘦,必须对自己狠点。你说对吧,羽?”老大对着羽努了努嘴。

  “对呀,你应该像老大学习,看现在老大身材多棒,后面女孩子排成排喽”羽笑着说。

  “好吧,为了找个女朋友,我也得练,要不然这种狼多肉少的地方,我的大学就白过了。”东若有所思的说。

  老大,原名叫相花道,不过他跟传说中的樱木花道根本不搭边。人长相中等,性格很温顺,虽然生了个180的个子,很少打球,但他很喜欢来健身房健身,因为这里有羽。老大喜欢读书,人缘也极好,做事很有说服力。所以宿舍的人都尊称一句“老大”。老大上课从来不迟到,所以学习成绩极好。男生的作业基本都是交给他做的,然后大家再“参考”。

  “羽,又发什么呆呢?”老大看着正在发呆的羽,问道。

  “哦,没什么。。”羽看着老大笑笑。在羽的眼里,老大是一个能谈心的朋友。

  从下午四点,一直等到晚上九点。老大陪羽等到最后才走。羽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羽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正准备关手机,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明天帮我们占座位”发短信来的是阿伟。

  “一帮懒虫,难道我的作用就是帮你们占座位吗?”羽看着手机,笑着骂道。

  阿伟,羽的同班同学,篮球打的超好,人很爱说,而且什么都说。由于他比大家都小三岁,所以羽对他就像对小弟弟一样。

  羽很喜欢清晨,每天到六点钟的时候,她就睡不着了,爬起来,然后去操场跑步。羽一口气跑了十圈,筋骨全部活动开了,真舒服啊。羽在操场上锻炼了一会,然后准备去食堂吃早餐。

  铃铃铃,手机响了,羽一边走一边在包里翻手机。

  “啊,对不起”羽意识到撞到人了。连忙道歉。

  “是你啊?”一个身高有185的男孩问道。羽认出是上次跟自己拼球场的男孩。不过羽同时也看到了林。

  “是你啊?”羽看到了林,然后问道。“你们这是?”

  林看看羽,不好意思的说:“哦,我们去耍了一下,呵呵,别跟娇说啊。”

  “哦,好的。”羽看着他们很无奈的说。

  其实大学生出去通宵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男孩子,明明宿舍有电脑,但是就是喜欢去网吧,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恩,一定一定哦。”林又补充了一句。“恩,知道了。”羽应了一声,然后径直向食堂走去。

  教室里……

  “大家安静了,我们上课。”数学老师,永远都是那么镇静,不管来上课的到底有几个人,老师依旧讲的很有激情。占了四个座位,只有老大一个人来了,其它的人不晓得睡到什么时候。课上到一半,后门开了,偷偷溜进来几个人,在羽的身边坐下了。

  “你们怎么不睡到中午”羽小声的责备道。

  “我们也想呢,可是老大临走以前,愣是把我们都赶起来了。而且这门课挂科率很高的哦”阿伟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着。

  羽不再理会阿伟,认真的听着课……

  “下课”理论课老师永远都是不温不火,不点名。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早知道不点名,我就不来了”阿伟依旧是一脸睡眼朦胧。

  “你就不怕挂了,现在是要混个脸熟,以后老师不好意思挂你”老大一边敲着阿伟的头,一边教诲着。

  “老大,你怎么每天都那么早起来?”阿伟一脸佩服的看着老大。

  “得了,别这么看着我,咱们应该像羽学习“。老大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看着羽。老大是唯一不给羽叫御姐的人。

  “算了,吃饭去吧,要不然只能吃干米饭了。”羽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老大紧跟几步,跟在身后,然后几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走向食堂。

  食堂里……

  “御姐,今天下午打球吧”阿伟低头吞饭,一边说。

  “还好意思邀请我,上次放我鸽子的事情,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羽假装生气的说。

  “上次被班主任请过去商量班级大事,没来得及通知你,真对不住啊。”阿伟还是一副调皮的神情。

  “班级大事,你怎么不说国家大事啊?如果是班长过去,我还信,你过去,打死我也不信。”羽白了一眼阿伟,继续吃饭。

  “对了,班长,你今天怎么也迟到啊,这个可不是你的风格。”羽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班长。

  “额,这个,没什么,想多睡会儿……”班长支支吾吾的说。

  “那是,昨晚两点才睡的,要不然我今天能起不来吗?”阿伟一边说,一边冲班长眨眼睛。

  “让你现在睡,你明天早上也起不来啊。”羽瞪了阿伟一眼。阿伟吐吐舌头,大家各自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