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旧日只狼番外集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次》1、疑惑

旧日只狼番外集锦 大气碗盛 2363 2020.09.16 17:11

  眼见着,月亮快落山了。

  晒得黝黑的年轻人,站完最后一班岗,将手里最后一口嗖酒倒进嘴里,往神罚之原的方向狠狠的吐了口渣,转头向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心里是几十年都未曾削弱的疑惑。

  王国自古相传,月满而圆,月亏为钩,孔思之神,掌管着月亮,这些东西,年轻人小时候听老人不知道讲了多少次。

  但是王不这么说。

  作为本族的少族长,年轻人去过王都,在王都图书管理满屋子的莎草纸里知道了另外一个事实。

  月亮为圆为钩,其实都是每一天落山后的太阳照在月亮上的光亮部分不同。

  这是年轻人脚下这颗星球、月亮还有太阳三者之间的关系。

  而年轻人疑惑的是,记载上的那些月亮上的阴影,孔思夜之神力的预兆,现在怎么一一都不见?

  年轻人在屋子门口再次回望,那将要落山的一钩残月,依旧光洁光洁的让年轻人觉得有点......假。

  “左赛,你早点休息吧,不要想你那些问题了,那是神和王才会关注的东西。”

  没等年轻人开门,门已经从里面开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向他打了个招呼,打着火把,越过他向岗哨的方向走去。

  只是走不多那人又转过身来,不放心似的向着左赛强调:“明天没有月亮了,本季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该为王供做准备了。”

  “左赛,你是我们未来的族长,后天也是你第一次参加王供,不多留点神......会死的。”

  高大的年轻人说完似乎想到了了什么,向岗位走去。

  左赛这才如梦初醒。

  是啊!明天就要准备王供之猎了。

  已经看了十多年的神罚之原,后天终于要揭开神秘的面纱了吗?

  左赛有点兴奋,每次轮到他站岗的时候,他都会要求去到前哨。

  前哨离神罚之原很近,又在地势比较高的一个丘陵上,晴朗的日子里,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与自己家园迥然不同的地界。

  举目尽头,是忘不到边的灰黑色的石原。

  神罚之原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参加过王供的小伙伴们都说那边是一望无际的石米,全是那种很小很小粒的会黑丝的石米。

  那些石米没人知道是怎么来的,据说那是过去的神被太阳神降下惩罚后,烧成的灰烬。

  但这不是神罚之原最神秘的地方。

  左赛虽然没有进神罚之原,但是从十四岁按族规参与值岗,到今年十八岁成年加入王供之猎,这四年的时间,他都看着不管自己这片土地刮风下雨还是风和日丽,神原上永远都是迷雾笼罩,云层密布。

  那些云雾永远都将神原遮得只露出一条窄窄的边,然后扶摇直上,连接天地,在人们的世界里竖起一堵浓厚的云墙。

  左赛摇了摇头,将疑惑和向往暂时留在了屋外,进屋关门。

  把手里的空瓶子放到桌子上,左赛就将身体重重丢在屋子里自己简陋的木床上,呼呼的睡了起来。

  一夜无语。

  清晨,照旧晴朗,左赛早早地醒了。

  昨晚跟左赛换岗的高大年轻人已经回来了。

  左赛醒来的时候,那家伙还在呼呼地大睡。

  左赛摇摇头,看着那人笑了笑,出了屋子。

  那人是自己的哥哥左旺。

  虽然两个人话不多,但是左赛能够感觉得到哥哥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

  只是,现在左赛对这个哥哥满怀愧疚。

  因为,族长本来应该是哥哥的。

  虽然自己出身的哈维族,原来只是个中等的族群,但是在王国成千上万的部族里,自己这一族前程远大。

  左赛的父亲,现任的族长,不顾族人反对,将自己的族群迁往王国最靠近神罚之原的这一侧。

  很多人当时说这里不是神眷顾的地方,如此云云。

  但是左赛第一次听到这些后,反倒认同父亲的做法。

  决定一个人能走得有多远,不是鞋子有多好,而是鞋子里有没有沙。

  左赛父亲自己选的这块地方,虽然人迹罕至,但却是边境之地少有的水土良好,异常肥沃,光是绿洲林地都有十多处。

  更不要说节省的时间,原来的地方去神罚之原进行王供之猎,比现在的地方多走了两三天的路。

  这省下来的时间和补给,可以让部族王供的队伍的规模多出一半,或者让原来规模的队伍,在神原上多待个一两天的时间。

  而给族群定时补换装备的马克司库大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更是高兴的大手直接批了比原来自己族群土地大了数倍的地方给哈维族作为领地。

  从迁族的第二年,哈维族总是能比往年多猎取三成以上的王供,在所有的部族里都算是中上的阶段。

  而女王和司库大人更是给予了哈维族更多的青睐,结果就是赏赐和装备更新的更多。

  这样的良性循环,让哈维族越来越强,成为它的族长前程远大。

  但左赛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哥哥不会成为族长。

  自己的哥哥,名字叫做左旺。

  在年轻人里面最能吃苦,聪慧无比,而且还是王供之猎的老手了,所获甚多,在年轻一代里有着很高的威望。

  这次王供结束了,左赛回来就要接过哥哥的责任,帮助自己的父亲料理族务.

  左赛不知道哥哥会怎么想,也不知道父亲的打算。

  现在的他只能默默地为明天的王供准备着。

  左赛去到训练场边上的库房,那里是族里统一存放着门徒的地方。

  门徒,马克司库大人代表女王和王国赐下的王供之猎的专用武器。

  每只门徒都有针匣,自动模式下,针匣里数十根钢针可以在一秒钟之内,以打破声音的速度倾泻而出,是传说中连神都可以杀的死的武器。

  为了安全,王国管控着门徒的另一核心配件,源能电池,只有它才能驱动门徒发挥出巨大的杀伤力,王国对源能电池都是按部族按数量供给的,对门徒除了在王供之猎以外的时间里挪用,也是有着很重的惩罚。

  哈维族因为表现突出,才有富余将门徒配给精良的战士训练。

  走进库房,左赛跟库管行者禀报过,取过自己的门徒装备,还有自己的猎刀,在出发前再好好保养一次。

  神罚之原那边很潮湿,对这些装备影响很大。

  只有细心的保养,才能让这些珍贵的装备用了这么久还是精良非常。

  坐在门边,左赛没有跟旁边明天同去的伙伴们说话,只是一边细心熟练的擦拭,一边眼睛盯着训练场上依旧在训练的猎队队员们,还有训练场旁边那巨大的木偶。

  木质搭建的偶像,面目狰狞,数米高压抑的很,那象征着巨大镰刃的结构狰狞的向前做出扑击的姿势,一队人正拿着木矛木刀,对着那木偶练习着防守进攻。

  左赛的眼神盯着那边的木偶和动作的人群,心里突然打了个冷战。

  熟悉的木偶,今天莫名陌生了起来。

  左赛摇了摇头,将擦拭好的武器缴回管理仓库啊的行者,向训练场走去。

  熟能生巧,有备无患,自己的第一次,不能太差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