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她在深渊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凶手(七)

她在深渊中 暗执 2110 2021.09.21 00:00

  应希与方穆是被冷水给浇醒的。

  那阵清凉让他们浑身颤抖,而身上的伤口却是越来越疼痛,似乎在他们晕倒后又受到了重击。

  “醒了?”

  谢酒之语气平淡,她靠在沙发上,手里正拿着一个卡片。

  “你,你从哪里拿来的!?”

  看清她手里的东西后,应希表情骤变,很是慌张。

  “你不是很清楚吗,嗯?”

  走到应希的面前,谢酒之勾起了他的下巴,眯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你说什么呢,我才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这是通行证,还是不知道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

  方穆听到“通行证”三字时很是惊讶,而当他听清两人的对话后,便阴沉着脸看向了应希。

  “应希,你不是说不知道通行证在哪,还在找吗,那你刚才那么紧张干嘛!”

  “他紧张当然是怕你跟他反目啊,这东西我可是在他身上找出来的哦。”

  将卡片放到自己的口袋中,谢酒之继续坐在了沙发上,双手环胸姿态懒散。

  如今的她似乎与身体里那个家伙越来越像了。

  “来说说吧,你们是如何杀人的。”

  两个男人坐在地上皆是没有说话。

  “不说是吗,没事,我有办法让你们说。”

  从沙发后面,谢酒之拿出了一把刀。

  举起刀指了指方穆,又指了指应希。

  最后刀尖对准了方穆。

  “就你了,不说的话,我就剁了你的手。”

  谢酒之与平常不同,她的脸上虽然是挂着笑容,但给人感觉却是非常可怕。

  “呵,你有这个胆子吗,快放开我,不然等下,啊!!!!”

  方穆的话还未说完,谢酒之突然挥刀,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喊出了声。

  “啧啧,你觉得我会没这个胆子?”

  在最后一秒,谢酒之停了下来,她的刀转了个弯,又被她收了回去。

  “说吧。不说的话,下次可没这么好运了。”

  方穆还未缓过神,表情有些怔楞。就在刚刚他真的以为自己的手要被剁了。

  “看你有胆子杀人还以为是个狠人,没想到啊,胆子小成这样。”

  谢酒之嗤笑出声,看着方穆的眼神很是不屑。

  “我根本没怕!反正你又不敢剁了我的手。”

  “哦?那这样的话。”

  刀尖滑在方穆的脸上,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看好位置,谢酒之直接一刀下去。

  “啊!!”

  尖叫声过后后,一根断指出现在了桌上。

  “你,你……”

  应希看着谢酒之的目光不可置信。

  “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你若是不说啊,我不直接剁手,我会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了。”

  “当然,你也一样。”

  谢酒之转头看了应希,很满意的看到他的惊慌。

  “贱人!”

  方穆双眼通红,恨不得咬死谢酒之,不过此时的他却是无能为力。

  “你如果还想被砍手指,那就继续骂,我有的是时间跟你们耗。”

  游戏虽然已经显示通关成功,但她依旧想要知道他们如何做到的。

  继续坐会沙发上,谢酒之看着两人冷冷开口。

  “说,还是不说?”

  “我说。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应希静静地开口。今天是逃不掉的。

  “应希!你,唔。”

  方穆嘴里直接被塞了抹布。

  “你闭嘴吧。”

  没有看方穆,应希告诉了谢酒之所有。在他看来谢酒之再怎么样也就是个小姑娘,告诉她也无妨,自己找机会挣脱杀了她就可以。

  “说吧。”

  “我的任务是消除低级玩家,而在进入副本之前我就知道这里有跟我一样的高级玩家。”说着话,应希看了眼方穆。他从未想过自己动手,杀人都是方穆杀的,他不想让自己手粘上鲜血。

  “开始我并不知道是谁,再进入副本后我看到大家都在客厅,只有方穆去了房间,我便借口去厕所,实则是去找他,果然不出所料他就是那个高级玩家,而当时他正在杀那个中年男人。”

  “再进入副本前我便知道他的任务,以及你们所有人的任务。我这次走的是特殊副本,里面有自带道具,很巧,方穆上次抽奖时获得了相同的道具。”

  “什么道具?”

  “傀儡人。”

  听到这个,谢酒之皱了皱眉,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方穆被绑到大厅时,那已经就不是他本人了。”

  “大厅被绑的是假的,而真的在利用这个时间杀阿书,可是那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做到的?”

  “杀阿书可以很快,主要是后续,所以我跟你一起去厨房,就是在给他拖延时间。”

  想着当时的情况,谢酒之转头看了眼方穆。这人对别人下手倒是毫不手软。

  “那应南呢?他是你哥哥,你也下的了手?”

  “呵,在这个游戏中,只有自己。应南其实在进入房间时就已经是个傀儡人了,真的他那个时候早就已经死了,这么说吧,他也是方穆杀的,就在阿书死后不久。”

  “傀儡人那么厉害吗,可能把人的情绪做但那么到位?”

  “与你想的那种傀儡人不同,游戏下发的傀儡人很高级,只要下发指定的语调语句,它就能完美的做出来。”

  “方穆与应南那时都是傀儡人,那真正的方穆就是在上楼时,那一片漆黑中换过来的?”

  “对。傀儡人会直接消失,所以你在房间只看见我和方穆两人。”

  “全部都是方穆杀的啊,他竟然什么话也不说,不抱怨,还非常愿意。”

  “我为他寻找通行证,而他负责解决玩家,两人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且我不想自己的手上不想沾血。”说到这个,应希面露痛苦,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们的安排的确很好,骗过了所有人,今天你突然朝我问话就是想最后一个除掉我,因为你找到了通行证。”

  “对,找到通行证我就可以离开,杀了你,任务结束,我也不用管方穆。”

  方穆听到这话,浑身颤抖,不停地扭动身体,想要挣开绳子。

  “你的想法的确很好,但是有一件事很有必要告诉你。”

  “什么?”看着谢酒之的神色,应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你们晕倒的时候,你的手机发来了通知。”

  谢酒之停顿了一会儿,再次展露了笑颜。

  “这次副本只有一张通行证,只能走出去一个玩家。”

  说完这话,谢酒之已经来到了大门口。

  她打开门,朝着两人挥了挥手。

  “二位,永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