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她在深渊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下一个,就是你

她在深渊中 暗执 2088 2021.02.27 06:52

  林时三人找到莫子谦时已经是晚上快九点多了,当他们到达时,莫子谦正坐在地上,看着推车不停的发抖。

  “子谦!”

  林时跑过去将人扶了起来。

  谢酒之和聂晓二人则是直接走向了推车。

  “啊!呕……”

  看清了里面的东西后,聂晓尖叫了一声,便不停地呕吐起来。

  里面是一具残破的尸体。

  躯体的右边整个手臂都已经没有了,而身体也已经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啃的没有一块好肉,唯一完好的地方则是头部,面容整洁,甚至连胡子都刮得干干净净。

  而这具躯体的主人也是非常熟悉的。

  正是陈文。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聂晓面色苍白,声音带着哭腔的看着林时。现在这里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林时这个男人了。

  林时站在一边面上很是哀伤。

  他刚刚也已经看到了推车中的情景,里面的景象让他很是自责,若是当时自己没有跟陈文说那些话,那陈文或许就不会离开,也就不会躺在这冰冷的推车上了。

  “我们先将他推回去吧。回到家了我们再来想想后续如何。”

  林时也没有办法,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如今只得先把尸体移回去。

  将尸体推回陈文家中后,几人都坐在推车前,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我们要去哪里找警察?”

  莫子谦小声的问到。

  “我并没有在这个镇子中看到有警察的存在。”

  谢酒之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此时面色也很不好,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是的,我在镇子中逛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派出所。”

  林时也表示自己完全没有看到警察的踪迹。

  “那这具尸体怎么办,就这么放着吗?”

  “先放在这边,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明日我们分头寻找,看看有没有警察。”

  几人统一了意见后,便又继续看着面前的推车。

  “真的有食人魔的存在吗?陈文是被食人魔杀的吗?”

  想起自己前两天说的那个故事,在看着现在的情况,莫子谦心里越来越慌了。

  “今日我与酒之在家时遇到了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聂晓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对着林时二人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两者之间绝对有关联。

  “如果真是如此,那个人或许下个盯上的就是林时了。”

  莫子谦看向林时的目光带着担心。

  “我从未感觉到屋中有人,两者是否真的有关系我们也不知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家去看看,若是真的来过肯定会留下什么。”

  听了林时的话,大家都赞成的点了点头。

  将陈文的尸体摆到房间后,几人便出门了。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这个时候的罗尔丝丽小镇与白日的和谐不同,给人的感觉莫名的变得很阴森恐怖。

  谢酒之与聂晓走在中间,而林时二人则是一前一后,将两个女孩护的很紧。

  两家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而且现在四人的脚程都很快,不一会儿便到达了家中。

  当他们进入院中时,聂晓与谢酒之二人的脸色又变了变。

  “在我们走的这段期间,屋中肯定有人来过。”

  谢酒之的声音很是确定。桌上的书本被移了位置,她开始放的是反面朝上,而现在却是正面朝上。

  聂晓则是看着撑衣杆,在听见屋中有声音时,她是带着它进入林时房间的,后来走的急并没有带出来,而现在那个撑衣杆却摆在了之前的拐角处,似乎从未动过。

  “小心了。”

  几人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

  那个人现在到底离开没依旧是未知。

  林时打头,几人跟着他进入了房间。

  刚一打开,一个东西便直接飞过林时砸中了聂晓。

  待众人看清后皆是瞪大了双眼。

  这正是陈文那个消失的手臂!

  而此时的手臂正写着几个让聂晓浑身颤抖的字。

  下一个,就是你。

  “啊,呜呜呜。”

  聂晓再也忍不住了,她蹲在门前,不断的哭着。

  “聂晓,你,也许他下一个不是盯上你的呢,就算是,我们也会将你保护好的。”

  莫子谦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他说的这些话让聂晓眼泪流的更多了。

  莫子谦留在了门口跟聂晓说话,而林时与谢酒之二人则是走进了房间。

  进入房间后,谢酒之便站到一旁,让林时先看一遍。他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房间有不妥的地方,他绝对是能第一眼看出了的。

  “我觉得房间里的东西没有任何移动啊。”

  转了一圈后,林时有些苦恼看向谢酒之。他真的什么都没看出了,墙上湿的地方此时也已经干了,去除这里,其他地方什么变化都没有。

  “这个房间小的可怜,根本就没有躲人的地方,是不是不在我的房间,你们是不是听错了啊?”

  “你的意思是我和聂晓人没老,耳朵就已经开始老化了?”

  谢酒之反问了过去。

  她现在正在仔细观察着这个房间,绝对有哪里是漏掉了。

  “我没有这意思,我是说……”

  “聂晓!聂晓?”

  林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外面传来了莫子谦的声音。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后都快速跑了出去。

  “子谦,怎么了?聂晓呢?”

  门外只有莫子谦一人,聂晓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刚刚看她状态好多了,便去上了个厕所,结果回来时她就不见了。”

  “竟找事情。”

  林时的面色有些差劲了,现在这种特殊时期,聂晓还瞎跑。

  “我们分头去找吧,酒之你还是跟着我吧。”

  谢酒之没有说话,想了一想,她直接跑向了大门口,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酒之,你干嘛!?”

  林时与莫子谦二人也追了上去。

  谢酒之来到了一个小河旁边,这里是聂晓经常来的位置。这个地方离街市不算远但是并没有什么人。

  而聂晓也的确是在这。

  她正站在河边,一动不动,而手里正拿着一把匕首。

  谢酒之快速跑到聂晓面前,这个背影不太对劲。

  当看清聂晓的正脸后,谢酒之的脸色暗了下来。

  聂晓死了。

  嘴角被刀划开,勾起了很大的一抹笑容,但眼里确是无神无光。

  而她的脸上也被划了字。

  下一个,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