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她在深渊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迷雾重重

她在深渊中 暗执 1426 2021.02.28 18:56

  “聂晓离开的时候,到我们找到她过去了多久?”

  林时看着聂晓的躯体朝着莫子谦询问道。

  “在我出来喊她的那个时候是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左右,然后我们跟在酒之后面找到她,总共十分钟不到。”

  “十分钟都不到,这说明那个家伙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林时猛的拍了桌子,表情很是气愤。

  谢酒之并没有说话,她没有管两人,径直的走向了林时的房间。

  第一次的声音是从这个房间传出的,而第二次依旧是在这个房间,一只手臂飞了过来,可这里却的确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绝对是哪里被忽视了。

  谢酒之的手不断的在墙上摸索着,从门外走到了房内深处,床底下,衣柜后面的缝隙,只要能藏身的地方她都看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是我忽略了什么吗?”

  想了一想,谢酒之停在了那副画前。

  上次那个人为什么要摸这幅画,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呢?

  画中的女孩长得很美,不过眼神中确是无光的,而这样的状态却跟聂晓死亡的样子诡异的相同了!越看,谢酒之越觉得两者有关系,只要将女孩的笑容在扩大一点,那就是与聂晓的表情一模一样。

  这个女孩是谁?

  “酒之,有收获吗?”

  就在谢酒之看着这幅画思考时,林时二人进入了房间。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画面有些眼熟?”

  指着那副画,谢酒之朝二人问到。

  两人仔细看了看都面露疑惑。

  “想想聂晓。”

  又想了一下,林时还是有些疑惑,他挠了挠头看向谢酒之。

  “你的意思是聂晓的死跟这幅画有关?”

  “差不多有这个意思吧,主要是这画中的女孩。”

  “我似乎看出了什么又似乎没看出什么。”

  “算了,如今也不能确定,我们还是明天在找找答案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打了个哈欠,谢酒之便准备回房。

  现在的时间已经快凌晨了,三人都很疲劳。

  “林时大哥,我今晚跟你住吧,那个人两次都盯着你的房间,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房间里。”

  莫子谦拉住了准备进房的林时。其实他自己也很害怕一个人的,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

  “好,酒之你一个人害怕吗?”

  问完这话后,林时便发觉有些不妥,他看着谢酒之的眼神有些尴尬。

  “我不怕。”

  “你住在我们隔壁吧,若是有突发情况,只要喊一声就好。”

  “好。”

  聂晓的尸体被抬到了她自己的房间。而谢酒之三人则是回到了自己房间。

  睡得半梦半醒时,谢酒之感到了一道视线一直在注视着她。

  她的意识瞬间就清醒了,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直到那个脚步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在感受到那人已经站到床边时,谢酒之猛的睁开了双眼朝人攻击而去。

  与她想的不同,那个人再被她踹开后没有攻击她而是迅速的逃向了外面。

  在到门口时,那个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谢酒之。

  那张脸正是之前在大门拐角处的那个男人!

  谢酒之立马追了上去,那个男人的奔跑速度很快,出了大门后,他便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谢酒之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屋子前,他直接从墙壁上翻了过去,而谢酒之则是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那个背影。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她便直接转身离开,并没有继续探究下去。

  走在路上,她将事情想了一遍。

  那个男人上次那么恨意的眼神到底是看着谁的?难道陈文和聂晓都是他杀的,可是现在他为什么盯上了自己,这个世界的阿酒难道做过什么不可饶恕之事?

  这个屋子自己还是要来看的,不过不是今天。

  她快步的走了回家,自己的屋中发出了那么大的声音,隔壁是不可能听不见,可是直到她打开大门出去了,也依旧没人出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家门口的大门正打开着,屋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谢酒之走到林时的房间门口,她并没有直接进入,而是敲了敲门。

  咚咚咚。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林时?莫子谦?”

  依旧是没有声音。

  谢酒之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床上,林时二人正规整的躺着,没有一点反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