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大道逍遥行

大道逍遥行

甲虫变

  • 仙侠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0.25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大道逍遥行》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剑拔长街

大道逍遥行 甲虫变 2481 2016.12.29 12:59

  冬日的阳光,温暖柔和。

  安阳镇古老的青石街上,人流汹涌,几个鲜衣仗剑的身影飞驰而过,引来阵阵羡慕的惊叹。

  昏黄的武器铺里,炉火正旺,马铁匠抡着沉重的铁锤,忽落倏起,像滚石一样砸在斑驳的铁砧上,迸出“铛铛”的清鸣,不溅半点星火。

  “马老板,这地契至少值两千……”

  骨凸皮瘦的少年,涨红着脸极为不甘,马铁匠瞠目斜眸,又是一锤狠狠砸下,冷笑打断道:“崔平,你小子少给我装蒜,地契上的产业现在归你管?”

  “这……”

  崔平又急又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马铁匠心下暗喜,面上却冷沉如水,逐客道:“废纸一张,最多十两银子,一口松纹剑,爱换不换,不换滚蛋!”

  崔平沉默良久,终是一咬牙,换了。

  诚如对方所说,名义上还在他手里的产业,如今却在给别人赚钱,地契根本有名无实,就算去了别处,多半是同样的几两银子罢了。

  交易达成,签字画押,一应手续,马铁匠动作飞快,生怕少年反悔似的,须臾便丢过口精钢长剑。

  剑身幽寒,如冰泉冷冽,品质虽差,也削铁如泥,不亏是安阳镇最好的铸剑师——马文山的手笔,崔平颇为满意,仗剑而立,暴露的手腕上,伤疤虬结,纵横交错,他浑然不觉,随口吩咐道:“鞘来!”

  少年面容刚毅,身躯峻挺,目光平静,如渊深沉,隐现大师风范,与先前的愤恨急躁,萎靡颓废,天壤之别,马文山眼眸微闪,不动声色的取来剑鞘。

  今日他已占尽便宜,无意再在小节上计较,倒想看看,不过十五六岁的崔平,究竟有几分斤两。谁知少年磕磕绊绊,折腾了半天才将长剑送入青鞘,还差点割破了手指,如同刚刚展翅的雏鸟,稚嫩得紧。

  萧索的身影渐渐远去,素色的衣衫仿佛还在眼前,马文山狠狠的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疑惑,提起铁锤就往外走,“嘿嘿,从今天起,‘醉仙楼’就是老子的了!”

  马文山意气风发,崔平却心有余悸,之前持剑的刹那太过激动,差点暴露行藏,好在醒悟及时,瞒了过去。

  他暗自庆幸,一面欣赏长剑,一面朝东疾行,待见个衣衫锦绣的公子,搂着如花似玉的脂粉娇娘,迎面走来,再想调头,已是迟了。

  “崔少爷,你这是往哪儿去啊?”

  自爹娘因病早逝,家财不久便被掠夺一空,崔平浑身上下只剩乌衣一件,草鞋一双,平日里风餐露宿,常常食不果腹,“少爷”的名号纯粹就是个笑话。

  跟随锦绣公子而来的几个带刀侍从,更不吝啬,个个笑得前仰后翻,上气不接下气的讥笑道:“还能去哪儿?东边那个破观狗窝呗!”

  笑声浩荡,崔平神色如常,这种破事隔几天便会碰上一回,他早就心如止水,不起波澜,扫了眼围堵在侧的众侍从,望着锦绣公子,问道:“吴胖子,你想怎样?”

  吴德长得肥头阔耳,大腹便便,闻言并不动容,倒是手掌翻飞,聚而成爪,朝他胸膛抓去。

  爪影雄浑,掠透寒风,崔平大惊失色,身形骤紧,脚底生劲刚欲躲闪,忽觉掌风所向似是怀中的长剑,心念急转,倏尔又松弛下来。

  掌爪如风,来去无行,长剑脱怀,崔平只觉三魂七魄十去其五,刚刚若是赌错了,岂不死得冤枉,惊魂未定又听吴德道:“仗剑锻体,立志长生,崔平,你知道规矩。”

  “明日是我爹娘九周年祭,此剑乃祭品!”崔平义正辞严,理直气壮。

  吴德哑口无言,此时他才恍惚记起,崔平的爹娘已去世九年,按照风俗,周年祭日确有剑器做祭品,九年之数,更不可或缺。

  既然对方甘做凡俗,那便没有“比武切磋”的理由,吴德手持长剑,一时兴致索然,欺辱崔平数年之久,初始的刺激早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空虚的无聊,言语奚落,例行公事之后,也该放人了。

  突然,一声嘶鸣悠悠轻扬,他放眼望去,四匹白马并驾齐驱,蹄声滚滚,震耳欲聋,精致的辕车碾过青石,粼粼作响,亟待近前,清香的甜腻扑面而来。

  吴德眼眸忽亮,倏将长剑抛还崔平,甩开美娇娘,大喝道:

  “仗剑,就要杀人,今天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从我胯下钻过去,爬出安阳镇!”

  崔平气得瑟瑟发抖,怒道:“吴胖子,别欺人太甚!”

  “欺你又怎的?”吴德狂笑两声,说完,他指了指胯下,目眺远方。

  笑音飘荡,众皆哗然,人群激昂如百川归海,须臾便水泄不通,就连那辆路过的辕车也停下脚步,驻足观望。

  “咦……崔家小儿啥时候仗剑锻体,立志长生的?”

  “今早,刚从马铁匠那里买的松纹剑!”

  群情沸腾,转瞬便将他定义为追求长生之人,崔平百口莫辩,僵在当场,纷繁倏凝,时间仿佛静止,喧嚣的长街上落针可闻,众人屏息以待,等待着他最后的抉择。

  暖阳闪过,人山人海,喧嚣再起。

  “拔啊……”

  “出剑啊。”

  “剁了吴胖子,看他还怎么嚣张!”

  呼声传来,吴德忽觉不对,低头看去,只见崔平左手持鞘,右手握柄,作拔剑之状,消瘦的面庞上血潮翻滚,晶亮的眸子中尽是血腥之意,身躯箭挺,如长弓拧弦,蓄势待发。

  他何曾见过崔平这般模样,惊得退了半步,倏尔意识不妥,又站上前来,朝身旁的侍从递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手握刀柄踏步上前,左右护卫,吴德这才暗松口气,指点崔平,又指了指心口,狞笑道:“来,朝小爷这儿刺!”说着还抛出个鼓励的眼神,生怕崔平拔不出剑似的。

  “上啊……剁了他……磨磨蹭蹭,还是不是男人……”

  长街上鼓舞喧哗,似海潮奔腾,连绵不绝,巨浪袭来,崔平终是忍耐不住,拔剑而起。

  剑身离鞘,现出一线幽寒,在斑驳的阳光下,亮如星辰,他怒吼一声,决绝的猛志油然而生,器壮人胆,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喧嚣消融,繁哗不再,天地之间只剩一人一剑,寒光悠明,似冷月冉冉升起,即便数十丈开外也纤毫可见。

  精致的辕车,终于响起声甜腻的嗓音,“梅姨,问清楚了吗?”

  “拔剑的是崔家子弟,至于胖子……”话音平和,听不见一丝波澜。

  “崔家?那个名传九州的‘崔家’吗?”

  “差不多吧,不过老黄历罢了……”话音未落,漫天的幽寒霍然无形,星光泯灭,一切重归虚无。

  人群之中,只见一乌衣少年,气喘吁吁的匍匐在地,挪着孱弱的身躯,摇摇晃晃朝吴胖子胯下缓缓爬去。

  刚刚意气风发,视死如归的崔平,转眼屈膝垂首,姿行如狗,安阳镇瞬间炸了锅。

  “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今天真是开了眼,仗剑习武,立志长生的人,竟然学狗……”

  “崔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还是老娘的儿子有骨气!”

  人声嘈杂,盖过了车马隆隆,却掩饰不住其内品头论足。

  “虽无丈夫之量,审时度势,却也有不俗之处。”

  “是吗?梅姨当真这么想?世间修行本逆天而为,今天连拔剑都不敢,明日又怎敢与天争雄,证道长生?不过一贪生怕死的懦夫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