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陆先生闪个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随时可以

陆先生闪个婚 向锦路 2079 2020.05.23 23:34

  “也罢,毕竟不是陆家养大的,人家不和咱们亲也正常,这事不用你操心……”

   陆母絮絮叨叨感叹了两句,最后不忘嘱咐儿子三天内必须回来。

   陆砚之应下了。

   不管其他,爷爷八十大寿是重要宴会,所以他得回去。

   挂了电话后,陆砚之看着桌上那带着粉红猪的钥匙扣走神。

   这是他在茶几抽屉里发现的,想到那鬼灵精怪的丫头,他无奈叹了句,“贼丫头。”

   这哪里是耍心眼,明明是傻的可爱。

   噔噔~

   门外敲门声响起。

   陆砚之敛了脸上的笑,难得皱眉,心里不太想去开门。

   他在青城没什么认识的人,薛青两天前已经返回首都,除了隔壁的姐弟不会有其他人。

   这几天,这俩姐弟真的是轮番上阵,前一个刚走后一个便来。

   姐姐给他送饭,弟弟进来抢饭,姐姐和他说话,弟弟进来警告……

   陆砚之揉了揉太阳穴,想到顾莞青,最后还是起身过去开门。

   邻里邻居不想闹太僵。

   门外站着的是顾芳。

   她穿着红色格子裙,长长的头发似乎是洗过,略带湿意的披散在肩头,脸上竟然还画着淡淡的妆,受伤的额头处略微有些泛青。

   她略带紧张的理了理衣服,然后还摸了摸右手抱着的瓷小锅。

   食物的温度正好,她专门给他准备的。

   吧嗒。

   陆砚之开门走了出来。

   看到顾芳,他也只是礼貌点了点头,并未开口。

   顾芳一脸羞涩,眼睛发亮的把手里的饭盒递给他,轻声道:“陆大哥,今天我妈做的酸菜鱼,我拿进去你尝尝看。”

   说罢,顾芳便要进门。

   陆砚之抬手拦下了她,眉眼淡漠,精致的下颚线透着凛冽,“谢谢,我家里没有人,你这样进去不太合适。”

   顾芳脸上的笑容一僵,顿时有些下不来台,抱着手里的瓷锅有些尴尬。

   陆砚之抿唇,“抱歉,我可能说话有些直,但你真的不需要这样。我有喜欢的人,不是拒绝你的借口。”

   顾芳咬着下唇,鼓起勇气低声开口,“陆大哥,我真的很喜欢你,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我可、”

   “抱歉,你误会我的意思。”

   陆砚之皱眉打断她的话,看着面前红着眼眶落泪的女人,心里莫名有些反感,他淡道:“喜欢一个人会包容她的所有,我喜欢的人也不完美,但我愿意去接受,你以后会遇上真心喜欢你的人,不要在这样了。”

   陆砚之字里行间拒绝的话意已经十分明显了。

   顾芳握着瓷锅的双手已经捏得泛白,面容牵强,低头说了声“抱歉。”

   抬手擦干眼泪,她朝自家走回去。

   陆砚之神情淡然,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想法。

   关门进了屋。

   走到客厅,拿起桌上顾莞青落下的钥匙。

   想了想,陆砚之又掏出手机给那丫头又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才收拾出门。

   顾家。

   顾莞青坐在阳台的角落,手里捧着一本医书在看。

   这是老爸昨天从三中一个老师手里借回来的书。

   里面是中医知识内容,比起西医复杂的名称和讲解,顾莞青倒是对这个极为感兴趣。

   她的手机放在了床头,所以并不知道陆砚之给她发短信。

   她看的入迷,不知不觉就看了小半。

   脖颈长时间低头有些发酸,顾莞青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屋喝杯水,起身随意看了一眼窗外,下一秒整个人就愣住了。

   楼下花台边,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男人上面穿着白色宽松简T,笔直的双腿穿着干练的军绿工装裤,简约休闲的衣服硬生生被他穿出一种高级感。

   似乎是有感应般,陆砚之仰头朝这里看了过来。

   精干的寸头,眉眼清冷,鼻梁高挺,凌冽的下颚线,当空高照的太阳洒落在他身上,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几分。

   啪。

   书掉落在地的声音。

   顾莞青已经愣住了,眼睛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陆砚之看人傻愣愣的盯着他看,扬唇轻笑,抬手用手勾了勾,示意她下来。

   一分钟后,

   一身睡衣打扮的顾莞青气喘吁吁地跑了下来,脚上还穿着一双红艳艳的米奇拖鞋。

   她脑门儿上扎的那个丸子头还没来得及拆,额头前还带着一个鹿角发箍,白净的小脸未施粉黛,一双泛红的眼睛看着他。

   不见他人,她好想。

   如今见了,思念感愈发强烈。

   眼眶升起雾水,顾莞青心里酸酸的。

   陆砚之见此,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也不管过路的行人,径直走过去把人揽进怀里。

   “你、”顾莞青身体一怔,随后抬手抱住他。

   抱了一会儿,顾莞青顿了顿,突然抿唇松开了他。

   心里迫切想问他和表姐的事,但却又不知怎么开口。

   犹豫间,男人的低沉声音钻入耳畔。

   “上次不是问我什么时候能转正吗?现在就回答你——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

   这些时日,煎熬的不仅是顾莞青,同样还有陆砚之。

   习惯了小丫头每天的短信轰炸,习惯了她甜甜糯糯喊‘砚哥哥’,习惯了她不害臊的告白,习惯了有她在的时光。

   突然间没有了她的音讯,发短信不回,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头一次感觉自己的心空了一块。

   看人掉眼泪,他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这丫头一向单纯,每每见她都是被人在欺负,所以导致她一掉泪眼,他都好一阵担心紧张,生怕是不是又在哪里受了委屈。

   顾莞青身体僵硬,脑袋有一瞬间空白。

   他说什么?

   只要她想随意可以转正?!——脑海里不断回荡着他的话。

   潜意识里顾莞青是兴奋的,咬着下唇一个没忍住抬手环住他的腰,然后她露出了久违的笑颜。

   “真的?”她笑问。

   “嗯,真的。”他回答认真。

   顾莞青又小声问道,“陆砚之,你喜欢我吗?”

   “呵呵~”陆砚之黑眸带笑,强健有力的手臂圈着她腰紧了紧,俯身贴着她耳朵认真说了两个字。

  喜欢。

   闻言,顾莞青心头一震,下一秒便把头埋在人心口处,然后不争气的流泪了。

   这几天尽管埋头书本,但因胡思乱想,她情绪依旧低落。

   除了其他因素,她更害怕的是他不接受自己要怎么办。

  还好。

  他亲口说了这句喜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