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立夏已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林夏遇险

立夏已至 九吖 2199 2019.07.12 09:43

  “哦,我那个下午有个采访…”。

  “那你先走吧,我给我妈打过电话了,她一会儿就来”。

  “用不用我等她来了再走”。林夏有些犹豫的问道。

  “不用,我这也没什么事,你先走吧,别耽误工作”。

  “那行,你别乱动啊,医生说你现在得躺着”。

  “好”。

  中午安顿好秦歌后林夏离开了医院。她不明白好好的孩子秦歌为什么不要?也许真像她说的,是那个男人不值得。看得出来秦歌不是个真正的不婚主义。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才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感情和时间。推己及人,那她和苏立城又算什么?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吗?不,应该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以他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怎么可能甘心只对一个人从一而终。他现在对自己好,不过是觉得新鲜罢了。不是有一句话叫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吗?

  “林夏,你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

  同事菲丽的一句话彻底问懵了林夏。

  “什么什么情况”?

  “那为什么主编说你手里的工作暂时都交给马路”?

  “不会吧?我什么都不知道”?菲丽这么一说林夏更惊讶了。

  “不知道?当事人竟然不知道她要去英国出差”。菲丽不可思议地说。

  直到下班前乔依姗才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主编,咱们的业务什么扩展的这么快,都跨国了”?

  乔依姗笑了笑回道“不知道啊,你去问总编好了,他亲自给我打的电话”。

  这个时候她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人是苏立城,这种事,只有他干得出来。果然不出她所料,刚回到家苏立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苏总,这事是你干的吧”?林夏俨然一口兴师问罪的语气。

  “收拾好你的行李,明早七点我派人去接你”。

  他没有回答林夏的问题。只下达了自己的命令,没等林夏回复,他就率先挂断电话。

  第二天早上八点飞往苏格兰的飞机上。

  “苏总,你去苏格兰干什么”?

  “参加一个研讨会,关于古画的”。

  “嗯,那确实是正事”。

  苏立城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那你干吗拉上我啊”?

  “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

  “那这研讨会也不至于开一个星期吧”?

  “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苏立城对她的提问似乎有些不耐烦。

  哎呀!他还是第一次这个态度对她。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看来她的新鲜劲儿要过了。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飞机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以后了。还好苏立城的秘书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林夏简单地洗了个澡正打算休息,这时酒店的服务人员送来了夜宵。

  第二天早上下楼却只在大厅看到了石宇的身影。

  “石总,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

  “立城去研讨会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你。走吧”。

  “去哪儿”?

  “我们都是陪着他来的,他有正事,我们还能干嘛?走吧,带你好好逛逛”。

  石宇说的对,索性这是她第一次来,不如趁这个时间好好逛逛。

  “石总,这里应该没有你们的人吧”?她试探性地问了问。

  石宇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随便问问”。

  石宇抬腕看了看时间道“现在过去时间来不及,明天吧,明天带你过去”。

  她就随便一说,没想到石宇还当真了。苏立城的研讨会要三天以后才结束,这两天她也只好跟在石宇后面了。第二天,石宇带她来到老三的练场。

  “宇哥,什么时候到的”?老三此时正在消遣自在,见他们走了过来,连忙上前迎道。

  “刚到”。

  “这位是…”。老三注意到石宇身后的林夏,疑问道。

  要知道,这个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石宇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了些什么,老三的态度立马变了。也收起了先前的警惕。

  “原来是大嫂啊,大嫂,坐”。老三笑着说。

  “咳,老三,叫早了”,说着便坐了下来。

  “林夏,愣着干什么,坐啊”。石宇示意她坐下。

  林夏坐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像极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她的拘束看得石宇难受。

  “走,带你去外面转转”。

  三天后苏立城提前从研讨会回到酒店。晚餐时苏立城全程黑着一张脸。待林夏离开餐厅后他才开口。

  “谁让你带她去那里的”?

  “想去就去咯”。

  “你知道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什么研讨会。万一被人跟踪认出她怎么办”?

  “立城,你会不会太敏感了。即使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谁有那个胆子敢动你的人”。

  苏立城定了定神回道“老三怎么说”?

  石宇喝完杯里的最后一口就酒回道“那批货确实是从国内走私到这边的,你关注的那个青铜器也在里面。还有南宋的那幅画,就是你母亲生前研究过后来又送去博物馆收藏的那幅”。

  “让他派人给我夺过来”。

  “嗯。人找到了吗”?

  苏立城摇摇头猜测道“那个参加研讨会的人不是真的主谋,我想,他背后的人应该已经回国了”。

  “老三收到消息,那批货明天晚上交易”。

  “告诉老三,活,要赶在交易前给我干完”。

  第四天,林夏拉着苏立城逛商场,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带点东西回去说不过去。

  结账的时候她傻眼了,上面标的价和她算得差了一大截。

  “咳咳…那个,苏总,能跟你借点钱吗”?

  苏立城在心里笑话她,但脸上却没有作任何反应。他淡定地拿出自己的卡交到她手上。

  “苏总,谢谢你啊,钱回去我就还你”。

  “全部身家都给人堵窟隆眼儿了。你要去哪里找钱还给我”。苏立城的语气似有看笑话的嫌疑。

  “你怎么知道”?林夏不解道

  “都穷成这样了,还买什么纪念品”?

  嗯,是在嘲笑她无疑了。

  “你什么意思啊,嘲笑我”?

  “你刚才拿东西的时候没算清楚吗?既然兜里没有那么多钱,还逞什么能”?

  “这叫自尊心你懂吗?我总不能让他们看不起我吧。那我多没面子啊”。

  苏立城笑了笑回道“看在你这么穷的份上,帮你提东西的劳务费就不跟你算了”。

  哎呀,明明只是举手之劳,这么大老板居然好意思跟她提劳务费。

  “谁让你是男人呢?这么多东西,你忍心让我一个姑娘家提着”?

  “出卖劳力这种事,我只给自己的女人做”。

  这话说出来林夏差点儿没摔倒。她加快了步伐,这时迎面开来一辆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