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天尊恋爱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1 人生的辗转承合

天尊恋爱记 白熙0128 2067 2020.03.29 23:16

  柳依眼珠在框子里转了转,伸手给了我一个大拇指:“挺好的名字。”又弯腰捏捏月宝的脸:“宝贝儿子,你觉得呢?喜欢吗?”月宝大约听不出好坏,高高兴兴念了自己的名字两遍:“娘亲喜欢我就喜欢。”我倒,儿子,你是这么随便的人嘛?

  我有点疑惑,这画风不对啊。当初我取那么多名字,我师傅百般嫌弃,可是柳依对我取的名字却一直给予五星好评,奇了个怪的。难道,不是我取名的技术太差,而是我师傅口味太过清奇,我取的名满足不了?我取的名字我的妻儿都喜欢,难道我还要纠结。

  月宝一蹦三尺高,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学会了打响指,叫道:“好吧,今日往后,我名唤,齐元旭。”音落,万里无云的天空,雷声轰隆,整个上下九重天都浸入这沉闷而浓重的声音之中。足足响过九轮,天尊山大阵中的黑曜石临空飞起,显出了月宝的名字。

  我扶额,若早知如此,名字什么的,不要也罢。我自是知道天宫出生的孩子,会有祥瑞之兆。但是我是凡人修炼上来了,想着月宝可能和那些神族不同。而且月宝出生在缚灵渊,当日除了柳依难产,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不同,我也就没想过我儿子,居然会在正式有名字的这一刻,弄出个大动静来。

  我猜测天君肯定会来唠叨,在心里盘算要怎么应对。月宝听完雷声仰着头看柳依,语音透着点嘚瑟的味道:“娘亲,你看有人为我得了名放鞭炮呢。”柳依伸手盖住他的小脸蛋,估计是嫌弃他的沉不住气:“嗯。宝贝真厉害。”

  月宝刨开柳依盖在脸上的巴掌,开开心心的问我:“爹爹,我有名字,我可要回去了哦。”我赶紧拉住小家伙:“别着急,既然来了,就明日回去也不迟。”查月宝的修为进度这件事情,我觉得不是我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要做的作业,是我身为一个做神仙的父亲,必须完成的任务。

  落日彻底沉了下去,这一晚的月亮明亮的很,清辉遍地。后来的无数岁月,再见这样的明亮清辉,我竟然心有惧意。然而当此之时,虽然月宝在此情此景之下被我查的怀疑神生,但娇妻幼儿俱在眼前,我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当我对月宝已问无可问之后,叫出了火儿。一道耀眼的火红光芒从月宝额间流出,旋转着落地,现出火儿的身影来。

  话说,人生的辗转承合,有时候发生只在眨眼之间。而这一次,我连一点的心头警兆都没有。

  火儿躬身行礼:“拜见。。。。”它连这句话都未能说的完整便转身而去,手间凝出一把红色小剑,腾空而起,一剑便劈开了脚下的土地,地面壑口向两边俱都蔓延出去一里地,深及十余丈。火儿对着壑口底下招手,一颗灰扑扑的像果子一般的东西临空飞起到了它的手中,火儿张嘴便要咬下去,却被月宝用契约之力困住,动作艰难。

  我挪移过去,将果子拿到手中,看着火儿本就火红的眼睛几欲滴血,盯着我的目光阴狠仇恨。我将手中的东西给到柳依手中,问她:“是不是这个,你要找的?”柳依伸手接过去的时候,脸上还是一脸懵逼的。这果子,我原本是奔着一块石头而来,却原来是这么个非金非玉,非木非石的果子的样子。

  那果子一到柳依手中,便慢慢蠕动着化为液体,柳依傻乎乎的,生怕手中的东西滴落,改拿为捧,仔细盯着它。有人在攻击我布下的阵法,我唤儿子:“月宝,将火儿收起来,进我内世界。”

  火儿狰狞着脸在挣扎,手中小剑飞起,刺向月宝。我嗤笑,当初不管你为了什么定下契约成为月宝的本命灵兽,既然已经是了,凭这么个东西,有什么资格对抗我儿。月宝额头见汗,他年龄幼小,终归有些难。火儿的挣扎弱了下去,小剑散落为火灵力消失不见,再次化为流光进入月宝的识海。

  月宝急步到我身边,我将月宝收起,送入我的内世界中。前几日准备到四重天,我便将那几只小药仙收入了内世界,还有原本就在其中的两尾鱼,月宝应该不至寂寞无聊。

  我轻轻拉住柳依的手腕喊:“依依,依依。”柳依回过头茫然的看着我。半晌,柳依轻轻挣脱我,说:“齐磊,别让人扰我。”然后便就地盘腿坐下来,闭上眼,捧着的手落到膝头。手里那灰扑扑的果子已经全部化为液体,在她双手手心中翻转腾挪,散发着些微光芒。

  我双手结印,一口气画了18道护罩护住柳依。柳依抬头望着我,眼神隐约透着怜悯,声音穿透护罩幽幽传入我耳中:“磊磊,解除掉我们的契约,只要截断你那边的就行,即刻。”我懊悔,早就知道她着急这个事情,但是一直拖着没办。

  天君和玄天的功法我这边也能用,我默默运转功法,然而真正湮灭掉契约的那一刻钟,仍然觉得自己识海随之震动,一口血吐出来,才觉着气息顺了一些。柳依还看着我,我对她笑笑,示意我没事。她也回我一个微笑,只是笑的略有些勉强。随后柳依便垂下头,闭了眼,我隐约见得那液体缓缓自她手中渗入她体内,消失不见。

  我转身面向攻阵的方向,轻声唤:“默影。”默影飞出,缓缓落到我手中。我轻轻抚摸默影:“默影,当年大沙为护我而死,我将它的尸身炼制成法宝,让它做了我的本命法器。我知道,你是怨我的。所以后来我花了那么许多代价,与他们解除了契约。你也不曾开怀。放心,今日的敌人很强,我不会让大沙小沙来,只你陪着我,可好?”

  感觉到默影甩给我一个嗤笑,我不由脑门黑线,很想口吐芬芳,狠狠的再把它教训一顿,身为一个器灵,不要如此小儿女心思。然,阵法发出凄凉的最后一声轰鸣,来不及了。我叹气,这么心急干甚,给我点训诫人的时间也舍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