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超级科技 漫游太空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暗涌

漫游太空2006 Macapp 4056 2019.06.17 20:37

  宇宙是公平的,适合居住的行星,可以利用的资源是有限的,那么必定会有人要居住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之中,公平公正有时候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在希望之星,一共有四块大陆,其中只有三块适合居住,当然都是由最强大的四个氏族统治,皇室如今的影响力,越来越式微。

  不过当今银河帝国的皇帝,年轻有为,颇具城府,也算是把皇室丢掉的威严重新拾回了。

  龙之郡由华族统治,帝都也在于此,北之郡由冰族统治,由于气候的原因,在北之郡,只有冰族人生活,其余种族无法忍受如此的严寒,不过北之郡虽然条件恶劣,但是盛产一种奇物,对于武者来说非常的珍贵。

  鹰之郡由白族统治,是仅次于龙之郡的,由于当今白族族长,是如今天子的岳父,被华族打压多年的白族,在如今的朝堂上羽翼也逐渐丰满。

  血族是银河帝国最古老的种族,他们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男子俊美,女子妖异,不过由于血族人性格乖张,在如今的帝国已经游离于政治中心之外了,皇帝念旧也只是保留了,一个亲王的爵位。

  血族统治的那片大陆,非常的凄惨,气候恶劣,没有什么天然资源,并且每个季节,都会产生强大的磁暴,几乎不适合生存,但是血族就是把自己的领地,挑选在了此处,并且命名为“暮光大陆”。

  由于血族寿命悠久,很多始祖都还存活,但是都不轻易出现,只有在帝国遇见灭国之灾时,这些老家伙才会出来活动活动。

  暮光大陆。

  在大陆的中心,有一座威严的古堡,一位长相妖异的男子,穿着黑色的西装,手中拿着一个酒杯,杯中粘稠的红色液体,随着杯子的晃动,缓缓的流淌显得非常诡异。

  “如今帝国的天,是要变了!那么肯定不能少了我们!”男子轻声说道,抬头看着天空一轮血红的月亮,血月散发着红光,普照着苍茫的大地,看起来一片荒芜。

  “姬夜大人,您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就是在帝都的分部出了点问题。”男子身边出现了一团黑雾,一个半跪在地的黑衣男子,恭敬的说道。

  “哦?你最好说清楚原因,否则就用你的鲜血,致敬伟大的先祖吧。”男子喝了一口,杯中粘稠,猩红的液体,让他的嘴唇充满了妖异和惊悚。

  黑衣男子颤声说道:“大人!具体情况小人也不清楚,不过根据情报,我们在帝都的分部已经全灭,没有任何人存活。”

  “什么!”妖异男子呵斥道,最精锐的帝都分部,竟然被人灭口了,男子的表情很愤怒。

  “大人息怒。”黑衣男子连忙说道。

  “都是一群饭桶!”妖异男子身上,突然涌出一片血雾,笼罩了黑衣男子。

  “大人不要……不要……啊……呃!”在黑衣男子半跪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块黑色的衣物,其余什么都消失了。

  “真是废物!”妖异男子,舔了舔嘴唇说道,随后拿起手中的杯子,把杯中猩红的液体一饮而尽,随后身体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

  …………

  帝都警察局,由于现如今城市结构的变化,警察局慢慢变成了破案小组,维护治安的事情,已经外包给了私人企业,例如一些平民英雄,一些热心肠的异能者,古武者之类的。

  “李队!有新的线索了!”一个年轻的警员,推开了门喊道。

  “谁让你私自进来的?不知道这是哪吗?”一个穿着常服的中年男子,躺在椅子上喊道。

  “李队,情况紧急,哈哈!”年轻的警员挠了挠头,打着哈哈说道。

  “你这个臭小子!这么莽撞,真是孺子不可教也!”中年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说吧!什么新线索,有屁快放。”

  “在犯罪现场,发现了新的线索,经过鉴定科的人说,好像是和血族有关!”年轻警员很高兴的说道。

  “如果这个案子破了,那么自己也算是立了一个大功,听说这个案件连陛下都知道了。”年轻警员心里窃喜。

  “什么!”听见血族二字,中年男子,立马起身说道。

  “你没说错吧!是血族吗?”男子的神情变得非常严肃。

  “没错啊!老大我们出队吧,顺藤摸瓜,钓出个大鱼!”年轻的警员兴奋的说道。

  “你钓个锤子,还钓大鱼,给我滚回去,不准再调查这个案子了,其余交给我处理。”中年男子严肃的说道。

  “不是,老大不能这样啊!我不走!”年轻警员说道,他一脸的不情愿。

  “这是命令,你知道血族有多恐怖吗?这已经不是我们这几个,小小的警察能左右的事情了,我知道你的小心思,不过命都没有了,立功还有什么用?”男子劝说道。

  年轻警员垂头丧气的说道:“好吧!老大!”说完不甘心的离去了。

  看见年轻的警员离开后,中年男子舒了一口气,随后拿起桌上的通讯器。

  “局长!我是李昀海!”中年男子庄重的说道。

  过了大约十分钟,中年男子走出了办公是,换了一身衣服,低调的离开了警察局。

  在一座大厦的屋顶,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子,正在和一个男子激烈的搏斗着,两人势均力敌,真气的激荡,让大厦顶坚硬的混合金属,龟裂开来。

  激斗了片刻,女子故意漏了一个破绽,那黑衣男子中了圈套,被女子一掌击退,捂着胸口说道:“你为么,要杀死那些人,他们并不是凶手!”

  黑衣女子没有说话,身形一闪,直接跃到另一栋大厦,黑衣男子连忙追上,两人就在这摩天大楼上,展开了激烈的追逐,虽说两人都是古武者,但就算是武者,在这百米高的楼上跌落,也是粉身碎骨。

  每当男子马上要追上的时候,在前方的女子就会加速,男子逐渐离远的时候,黑衣女子又会减速,黑衣男子气的是牙痒痒,他知道此人是故意戏耍他。

  “实在是可恶!”黑衣男子低声咒骂道,不过他比没有放弃,而是从怀中,拿出了一道纸符,贴在鞋上,随后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拖起来一样,速度加快了数倍。

  两人的身位逐渐的拉进,男子一拳打出,直接轰向黑衣女子的背心,眼看就要击中,黑衣女子,微微一闪,看起来非常的优雅,可见这女子身法之高深。

  帝都的夜晚,非常的热闹,喜欢夜生活的帝都人民,放下了白天的疲惫,在这灯红酒绿的世界,寻找一丝丝麻痹,借此寻找支撑第二天的精神支柱,可事情却是相反的,你越想摆脱痛苦,痛苦就越缠着你,你越想致富,财富就会离你越来越远。

  在着繁华的大都市中,年轻人迷茫,中年人困惑,老年人麻木,人世间的百态,人类的人性,不管科技,文明,如何的进步,不管我们统治了多少地盘,但是最终我们不会改变。

  “嘿嘿!美女今天晚上好好陪陪哥!我好久没见过你了!”一个男子,怀中搂着一位穿着性感的女子说道。

  “哥!没问题!你这几天不来,我都有点难受了呢!”女子妩媚的笑着说道,故意挑逗着男子。

  男子咽了口水说道:“你放心,有哥在,没问题!趁着良辰美景,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小宝贝!”男子说完,悄悄的在女子的胸口,塞了一把钞票。

  “哥!太见外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纸币呢!”女子嘴上嫌弃的说道,手却把钞票塞进了胸口,爬在男人的胸口抚摸着。

  “哈哈!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你不懂!”男子笑着说道,一把搂起女子,一步接着两步,直接跃上了二楼,迅速关上了房门。

  …………

  “喂!你为什么要追我?吃你家大米了?”黑衣女子,转头说道,不过速度倒是不慢。

  “别装了!你的犯罪证据,已经被我掌握了,跟我回警局投案自首,你杀的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争取给你当做行侠仗义来处理。”男子说道,不过说话有些急促,很显然他的体力有些不支了。

  “哦?这位警官,小女子犯了什么罪名啊?难道穿着紧身衣,在楼顶健身也算是犯罪了吗?我怎么不记得帝国法律还管这个呢?”黑衣女子淡定的说道,她好像并不明白警官说的话。

  “你是真的顽固不化,看来得非要亲手抓到你了。”李昀海说道,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他明白自己的身法不是这女子的对手,他打算一击制敌了。

  黑衣女子,潇洒的在摩天大楼上飞跃,显得就像夜空中的夜莺,非常的优美,不过后面跟着的男子破坏了这种美感。

  一股强烈的拳风,向女子袭来,紧接着更多的拳风还有真气,向着女子压了过来,很显然李昀海解放了自己所有的实力,想要速战速决了。

  黑衣女子快速的闪身,整个人变成了无数道残影,普通人根本无法看清她的动作。

  不过李昀海爆发所有的实力,还是不容小嘘的,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快的速度,有时候也会捉襟见肘。

  只见女子躲闪不及,被真气砸向了一处大楼中间,整个人撞入了大楼中,不知生死。

  不过李昀海,并不是要取她性命,活着才有价值,死人没有丝毫用处,他连忙跟着女子撞开的缺口,进入了大楼中。

  这栋大楼是一座豪华的酒店,李昀海踩在奢华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他知道她没有受伤,黑暗的房间内,没有一丝声音,李昀海很谨慎,狮子搏兔都要拼尽全力,粗心大意只会死的更早,他这位多年的老刑警显然清楚。

  他走过一处黑暗的房间,来到了一处卧室,预料中的偷袭没有出现,反而听见急促的呻吟声,还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显然李昀海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默默的想要退回去。

  “谁!”突然急促的声音停下了,一个声音警惕的问道。

  随后一道强大的真气,向李昀海袭来,李昀海没有闪避,一拳打飞了气刀,开口说道:“原来是你小子?光明正大袭警啊!”

  突然黑暗中的人安静了一会,只见一个穿着裤衩,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跑了过来说道:“哎哟!这不是李警官吗?老熟人了啊!最近可好啊!”

  “少给我打哈哈!你小子又皮痒了吧,最近严打期间,注意点,我是刑警。不是扫黄打非办公室的,今天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没有看见其他人啊?”李昀海问道。

  “哈哈!李sir,没啥动静啊,这不是只听见你的动静了吗?我以为是……哈哈!”年轻人笑着说道,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惬!注意着点!这头发还没长出来呢,攒几天别又去免费剃头了。”李昀海语重心长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去。

  “哥!什么情况啊?”只见灯光打开,一个女子**着身体,颤抖的说道。

  “行了!今天就到这吧,他奶奶的真晦气,这个月真是诸事不顺。”年轻人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哥!别忘了啊!我随时都在。”女子穿好了衣服,冲着年轻人抛了一个眉眼说道,迅速离开了房间。

  “哼!真有意思!出来吧!”年轻人,使劲摸了摸自己,锃光瓦亮的脑门说道。

  一声轻响,从柜子中,走出一个穿着紧身衣的黑衣女子,捂着胸口,嘴角有一丝血迹。

  “多谢了!以后会报答你的!”女子拱手谢道,想要转身离去。

  “哎呀!别那么客气,如果你真的想要报答的话,那么……”光头年轻人,扫了扫女子完美的身材说道。

  “也不是,不行!就看你能不能,有这个福气了!”女子看见光头年轻人,炙热的眼神,并没有厌恶,反而走了过来说道。

  “停!停!开玩笑!开玩笑!”光头男连忙说道。

  “哼!瞧你那德行。”女子说完。从窗口中一跃而下,像神秘的夜莺,来无影去无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