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同桌凶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来势汹汹!

同桌凶猛 柳下挥 3016 2018.11.30 12:45

  王韶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生气的说道:“谁说是为我服务了?我什么时候是说为我服务了?你们企划部是为公司艺人提供服务,我们经纪人就不是为艺人提供服务了?再说,你们企划部是为全公司艺人提供服务,我只对小溪一个人负责……到底是谁在真心实意的为小溪着想?”

  “我们俩都是真心实意的为小溪着想。”陈述一锤定音。“所以,我们绝对不会让小溪在这件事情上吃亏,绝对不能让小溪受了伤还要受委屈,韶姐,你说是不是?”

  “你……”王韶瞪大眼睛看向陈述,就跟见了个鬼一样。都说他们这些明星经纪人八面玲珑,进退自若。怎么这个陈述比他们还要「圆滑狡诈」,争执了半天,最后道理却落到他那边去了?

  关键是,他一句话就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自己是真心实意的为孔溪考虑,就能够否定别人也是真心实意的为小溪着想?

  “好啦好啦,你们俩不要争了。”孔溪脸带笑意,轻声说道:“我知道陈总监和韶姐都是为了我好。陈总监是不想看到我流血又流泪,韶姐是担心态度过激会影响以后和品牌方的合作。”

  “小溪,你是怎么想的?”王韶看向孔溪,出声询问。以她们俩多年的交情和配合,她应该会选择站在自己这边才是。受点儿委屈算什么?哪个艺人没有受过委屈?赚钱才是要紧事。

  “我觉得你应该先去和他们谈谈。”孔溪说道:“倘若他们愿意承认工作失误,并且愿意向我方道歉,合作继续。要是他们仍然狂妄自大,将所有过失都推到我们这边,那就按照陈总监的意思来,我们就准备和他们对薄公堂。”

  “……”王韶就有种胸口一痛的感觉。绕来绕去的,这不就是陈总监不肯「善罢甘休」的方案吗?如果品牌方不肯退让,已方也不愿意退让的话,怕是就只有打官司这一条路径了。

  “小溪,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就这件事情好好讨论一下。”王韶看了陈述一眼,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休息,等到休息好了,我把整个经纪团队的人都叫过来咱们开个小会?”

  “会议不是开过了吗?”孔溪出声说道:“韶姐,如果我们一味退让的话,只会让人觉得我们软弱可欺。”

  “别人都没站出来,为什么一定要是咱们?”

  “别人都不愿意站出来,就让我站出来吧。”孔溪声音坚定的说道。“总得有人站出来,是不是?”

  “小溪……”王韶还想再劝,手里握着的手机响了起来。王韶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道:“他们打电话过来了。”

  “那就麻烦韶姐了。”孔溪笑着说道。

  王韶点了点头,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快步朝着病房外面走去。关门转身的时候,还不忘给房间里面的两个小助理打了一个眼神:机灵点儿,看好孔溪,别让黄鼠狼给叼走了。

  孔溪一边低头刷着手机,回复那些知道她受伤发来问候信息的朋友,一边对其中一名小助理说道:“小雪,你去公司整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故要点,和宣传组沟通一下宣传方向,别让那些记者瞎编乱写。”

  “好的,溪姐。”一个戴着眼镜的文静女孩子站了起来,抱着笔记本电脑朝着外面走去。

  “突然想喝南城那家奶茶呢,静静,你去帮我买两杯回来。”

  “溪姐,我帮你网上下单吧?”肉乎乎的静静说道:“网上下单可快了。半个小时就能够送来呢。”

  “还是你亲自去吧。”孔溪说道:“万一因为他们的不小心,奶茶洒了怎么办?”

  “可是,我要是走了,没有人照顾溪姐怎么办啊?”静静担心的问道。

  “我有手有脚的,需要别人照顾什么?”孔溪笑着说道:“不过就是让人倒杯水的事情,陈总监不是在吗?”

  “好吧。”静静看了陈述一眼,说道:“溪姐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孔溪点了点头,说道:“顺便去西城的CW店给我买一块抹茶蛋糕。”

  “……”

  砰!

  病房门关上,房间里只有陈述和孔溪两个人了。

  孔溪一直在低头发信息,好像那信息永远也回不完似的。不过也确实如此,孔溪出道多年,在圈内人缘极好,孔溪拍摄受伤的事情应该早就通过媒体报道出去了,知道消息的圈内好友合作伙伴们自然会第一时间发来信息表示关怀慰问。

  陈述无所事事,就只好站在一侧看着孔溪发信息。

  看着看着,发现孔溪的耳朵红了,脖子上也开始浮现一抹红润,继而是整个脸颊……

  陈述也有些脸红。

  「难道是因为自已盯着孔溪看太久让她害羞了?」陈述在心里暗自想道。可是,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俩个人,我不看她看什么啊?

  “你喝水吗?”陈述问道。

  “好啊。”孔溪说道。

  静静离开的时候已经烧了开水,陈述把孔溪的保温杯清洗过一番,然后把开水灌了进去。试了试温度,有点儿烫。又开了一瓶矿泉水往里面兑,一直到温度刚好可以入喉。

  当他洗杯子倒水的时候,孔溪便抬头看着厨房里忙活的陈述。

  清新俊逸,如清风朗月。温文尔雅,又自带一股子书卷气。眼神认真的注视着手里握着的小猪佩奇保温杯,好像在做着一桩极其庄严肃穆的事情。因为身高太高,洗手台太低,所以只能上半身微微前倾,弓起的腰背化作一道美妙的弧线,充满了力量感。

  “没有长歪。”孔溪在心里暗自评价道。

  一看到陈述转身,孔溪立即收回眼神霹雳啪啦的按起手机。

  陈述把水杯递了过来,说道:“你先小口喝,试试温度。”

  “好的。”孔溪接过水壶喝了一口,发现温度刚刚好,于是便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从摔倒开始,又是检查又是拍片的,忙活了大半天没有喝上一口水,现在当真有些渴了。

  合上手机,把水壶放到案头,孔溪看着陈述说道:“我还以为陈总监是看到我摔伤的消息第一时间赶来探望呢,没想到竟然是受上司委托……还真是感人呢。”

  陈述一脸苦笑,没想到孔溪还揪着这一句「无心之失」的话不放,出声解释着说道:“当时不是太多人嘛,说话不方便,你没看到韶姐防我就跟防贼似的……我要是说我特意来见你,你说她会不会直接把我轰出去?”

  “那你到底是不是贼?”孔溪问道。

  “我当然不是了。”陈述拍着胸脯保证。“我以汤大海的人格保证,我不是贼。”

  听到陈述的话,孔溪就眯着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我听朋友说,汤大海的人格不怎么好呢。”

  “那是你们不了解他。”陈述说道:“汤大海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靠谱,但是……”

  “不许解释。”孔溪霸道的说道。

  “……”

  看到陈述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似的,孔溪的心软了,主动出声找话,说道:“骆杰知道我受伤了,自己不来,却把你给派来了,这不符合骆总监的人设啊?”

  “他说他要陪白起源去北京参加一场活动,时间上有冲突。”陈述出声说道。

  “果然如此。”孔溪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抱着更粗的大腿,自然就不愿意过来看望我这个即将过气的十八线了。”

  “生气了?”陈述看着孔溪问道。

  “当然。”孔溪竟然点了点头,一点儿也没有隐藏自己心事的意思,说道:“要是太多人来看望,心里就会觉得烦。要是没有人来看望,心里又觉得惨。我是不是太作了?”

  “没有没有。”陈述摇头,说道:“人性就是如此。大家都一样。”

  “你怎么一样了?”孔溪问道。

  捧起水杯想要喝水,突然间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了。

  她放下水杯,神情有些古怪的看了陈述一眼,抿了抿唇,没有吱声。

  可是,她越是想要忍耐,那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就像是脸上长了一颗痘痘,你没有发现它的时候,它想怎么长就怎么长。当你发现它的存在,就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它给挤破扣掉。

  越是想要抑制,那种感觉也越发的来势汹汹。

  “我生病了也是一样啊。即想让朋友来陪我,又怕他们来了之后不走让我疲于应付病情加重……”陈述说道。看到孔溪坐立难安的模样,陈述出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陈述……”孔溪俏脸粉红,声音如蚊子哼哼。

  “怎么了?”陈述问道。“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怎么红了?”

  “麻烦你一件事情。”孔溪说道。

  “你说。”

  “扶我下去。”

  “下去做什么?你的右腿打了石膏,左腿也受伤了,医生说不能使力……”

  “我要去洗手间。”孔溪咬牙说道。

  “……”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