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同桌凶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是心动的感觉!

同桌凶猛 柳下挥 3500 2018.11.23 17:07

  这一次,就连陈述和汤大海都忍不住要替李如意打抱不平了。

  人家李如意纯情单一,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豪爽义气,能够为朋友两肋插刀。关键是人傻长得还好看……

  这样也有黑点?

  再说,李如意刚刚救了你的宝贝女儿,帮你女儿拿回了被窃的手机和钱包,自己脸上还被人打了一拳呢,到现在脸上的拳印瘀痕都没有消失。你不感激人家,还要说人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李如意这样的一看都不是好人,那我不是丧尽天良?”汤大海很是不满地对老爹说道。欺负我可以,但是不能欺负我兄弟。欺负了我兄弟,这个场子我是一定要替他找回来的。

  “对。”陈述点头附和,“我这长相一天得被枪毙十几次。”

  “……”

  这一次就连和他统一战线上的汤大海都对陈述大有成见了,说道:“你就是Flower3里面用来充数的那个,你以为你比我和如意好看?”

  “你有没有觉得你比我和如意好看?”陈述反问。

  “我当然比你们俩好看。”汤大海理直气壮的说道。

  “谁会没有这样的错觉呢?”陈述说道。

  “……”

  江虞看着在旁边不停斗嘴的陈述和汤大海,积郁的心情舒缓了许多。果然,家才是治愈疗伤最好的地方。江虞展颜轻笑,对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如意说道:“你的朋友都好有趣。”

  李如意俏脸微红,低下脑袋不敢直视江虞的眼睛,不甘示弱的说道:“我也有趣。”

  “……”

  江虞走进里间取了一瓶药膏出来,看着李如意脸上的淤痕说道:“你的脸受伤了,我帮你擦点薄荷膏吧。”

  “不用了。”李如意酷酷的拒绝了:“我没事。”

  又想到或许这种拒绝对女孩子不太友好,毕竟,以前他收到情书的时候都是直接看也不看都丢掉的,他能够感觉到那些女孩子的心脏一点点破碎的疼痛……

  于是,他又点了点头,说道:“还是擦一擦吧。”

  “你坐在这里。”江虞外表知性,性格也相当的温柔。她指了指面前的一张椅子,示意李如意坐下来方便她涂药。

  李如意便乖乖的坐了下去。

  陈述和汤大海对视一眼,眼神里都带着欣喜和震惊。

  欣喜的是,这个闷葫芦终于开窍了,知道如何的去和女孩子相处。

  震惊的是,他怎么就突然间开窍了呢?

  江虞用一根棉花签挑了一坨药膏,一点点的涂抹在那受伤的区域,然后用棉球的侧部轻轻的将那药膏给抚平,方便受伤的部位更容易吸收。

  江虞的动作很仔细,李如意却感觉到身体不知不觉的绷紧。

  江虞胸大腿长,裸露出来的肌肤嫩白如玉,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风情。她站在李如意面前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大姐姐一般,而李如意则是那个容易冲动、喜欢和人打架的青春期小男孩。现在小男生再一次受伤了,姐姐也再一次熟练的站出来帮他处理伤口。

  鼻尖处能够嗅闻到江虞身体的香味,仿佛呼吸进去的空气都是她刚刚呼出去的热气……

  李如意又想起了自己的轻狂少年时,想起了邻居那位小姐姐怜惜的眼神,想起她一次又一次从家里偷出药膏帮自己包扎的情景。

  李如意的脸色越来越红,心跳越来越快,就像是一不小心就要跳出胸腔一般。

  “你怎么了?”江虞感觉到李如意的异样,出声问道。

  “我紧张。”李如意无比坦白的说道。

  “紧张什么?”

  “……我怕伤口发炎。”李如意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可就是无端的莫名的紧张起来。因为样貌好看,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会主动的追上来问电话加微信,无一例外的都被拒绝了。

  他没有恋爱经验,但是却有着丰富的被追求经验。他以前面对女人的时候心如止水,不,是心如冰水,把那些女孩子给浇得个晶晶亮透心凉。

  今天却变成了一盆沸水。

  “不会的。”江虞温柔的安慰着说道:“我查看过了,没有破皮,只是有一点儿淤血而已。擦了药之后,很容易就活血化淤,不会留下任何伤疤。”

  她以为李如意是太在意自己的脸蛋,所以才会如此的紧张。不过也是,长了这样一张脸,谁不会百般珍惜呢?

  “那我就放心了。”李如意说道,偷偷的喘了口气。

  老爹端着一碗鸡汤面出来,看到江虞和李如意的亲密姿态,黑脸更黑,脸上的肌肉不停抽搐,暴喝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好了。”江虞把棉球丢进垃圾桶里,把薄荷膏收好递给李如意,说道:“如果担心的话,晚上睡觉前再涂一次就好了。”

  李如意接过薄荷膏,上面还有着江虞残留的温度。

  老爹把鸡汤面丢到桌子上,一把从李如意手里抢过薄荷膏,说道:“把我的薄荷膏带走,我晚上被蚊子咬了怎么办?”

  “爸,家里不还有一瓶嘛。”

  “我就喜欢用旧的。”

  “……”

  李如意看着江虞劝道:“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江虞说道:“你帮了我这么大忙,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

  “你把新的那瓶薄荷膏送给我就好了。”李如意一脸认真的说道。

  “……”

  老爹气得直哆嗦,指着李如意说道:“滚滚滚,赶紧给我滚出去……”

  又指着坐在桌子上埋头吃面却竖起耳朵听周围动静的陈述和汤大海面前,说道:“你们俩一起滚。”

  “老爹你这样不对吧?你怎么能赶走客人呢?”

  “就是,我们还没埋单呢……没埋单的客人你也敢得罪……”

  “去去去,今天不需要你们埋单,我打烊了。”老爹很不客气的说道。

  “这可不是我们要吃你霸王餐啊。”陈述放下筷子,抽了张纸巾擦嘴。一边说一边抬脚朝着外面走去,“是你不让我们埋单的。”

  “就是。”汤大海又哗啦啦把碗里的那几条面条扒拉进嘴巴里咀嚼着,说道:“这老头简直过份。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也不想想是谁以前整天跑来陪他吃饭喝酒的……”

  李如意面无表情的看着江虞,说道:“我走了。”

  “嗯。”江虞点了点头。

  李如意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取出手机对着支付码扫了一下。

  老爹大急,喝道:“臭小子,谁让你埋单了——快滚快滚。”

  “今天我请客。”李如意快速输入支付密码,老爹那边就收到了到账信息。

  老爹气得有点儿肝痛,女儿长得太漂亮实在是太招狼。

  三人从老爹面馆出来。陈述和汤大海都眼神熠熠的盯着李如意,仿佛今天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怎么了?破相了?”李如意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出声问道。

  “你破相也比一般人上相。”陈述笑眯眯的打量着李如意,说道:“是不是确认过眼神,是让自己心动的女人?”

  李如意点了点头,说道:“挺好的。”

  “……”这家伙倒是还一点儿也不懂得隐瞒啊。

  “以如意的容貌气质,还不是手到擒来?”汤大海用力的搂住李如意的肩膀,说道:“不过,你就是性格太死板,又没有什么恋爱经历,不懂得讨女孩子的欢心,不知道她们内心深处渴望的是什么。要不要传授给你几招?”

  “不用。”李如意拒绝,“喜欢的人,应该自己去努力争取。”

  “如意说的对。喜欢的人,就应当自己去争取。”陈述出声附和,说道:“如意,你可千万别听大海的。他的那些泡妞招式只适合他自己,咱们都学不来。”

  汤大海冷笑连连,说道:“你要是喜欢上孔溪,你会不会努力去争取?”

  “当然会了。”陈述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行动?”

  “喜欢上她的时候。”

  “什么时候会喜欢上?”

  “这种事情要看缘分。”陈述说道。

  “就怕你自己心虚。”汤大海轻轻叹息,看着陈述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和孔溪挺般配的。”

  “哪里般配?”陈述反问,“除容貌气质之外,哪里般配了?”

  “……”

  陈述转身看了一眼老爹面馆里面相对而坐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的父女俩人,看着李如意说道:“虽然是第一次接触,看起来人也很不错。可以先试着接触一下。不过,怕是你要先想办法过了老爹这一关。”

  “看来如意要迎来事业和爱情的双丰收了。”汤大海大笑出声,说道:“为了庆祝如意的第一次心动,我们是不是要找个地方喝一杯?”

  陈述赶紧拒绝,说道:“我就不去了。还要回去修改剧本。”

  “哦,你那个剧本还没写完呢?”汤大海出声问道。

  “写完了。”陈述说道:“卖了。”

  “卖了?”汤大海和李如意都瞪大眼睛看向陈述。

  “对,卖了。”陈述点头说道,“卖给了东正传媒。”

  “东正传媒?孔溪演女主角?”汤大海满脸兴奋的问道。

  “不,女主角是苏音。”陈述说道,心里还是颇为遗憾的。要是孔溪愿意出演这个角色就好了。不过,孔溪向他解释过自己不愿意出演的原因,他也完全能够理解和接受。

  “为什么不让孔溪演女主角啊?”汤大海急得搓手,说道:“这样一来,你们俩不就有了更好的相处机会?那句话是怎么说得来着?日久生情。你这么贱,孔溪一定会喜欢的。”

  “……”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给我和如意说一声?不请我们吃顿大餐好好庆祝一下?”汤大海极其不满的说道。

  “上次我和孔溪吃饭的时候,原本我是想埋单的……”陈述不好意思看了汤大海一眼,说道:“结果被你抢了。”

  “……”

  汤大海很生气,准备开车回家的时候,却又被陈述给一把拉住了。

  “要请吃饭?现在晚了点吧?”汤大海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陈述还是把自己当朋友的。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现在正急着想要弥补他们弥足珍贵的感情。

  “不是。”陈述摇头:“你刚才打了人,原本大家都得去警察局做口供的……我告诉了那两名警察你的身份,说你是《花城夜未眠》的王牌主持,现在手头上有紧急事情要处理,一会儿忙完就会主动去警察局报道。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们竟然就答应了。”

  “……”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