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第一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侯

希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7.18上架
  • 166.67

    完本(字)

29.0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第一侯》的古代言情之旅

盟主青菜书虫子 盟主秋至風露繁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魑魅

第一侯 希行 4417 2018.07.18 06:00

  大夏成元三年六月十八,天狗吞日,一瞬间暗无天日,所幸下屯县早有准备,官民齐动锣鼓乱响吓退了天狗,饶是如此也无人心安,接连三日不分日夜民众都聚集街上。

  天狗虽然被吓退了,更多的怪事却开始传出来。

  一个在街上避险的小民胆大,被几个闲汉的鼓动决定回家去睡,但当他独行走到家门口的巷子时,遇到了一群怪人.....

  “那些人高有一丈,身穿黑衣,手握五色旗幡,面容凶怪。”

  “小民大叫一声,手中灯笼跌落,燃起火焰,那些人便没入墙壁中不见了。”

  “那小民次日被人发现,已经死去了。”

  茶楼里的人们听到这里便响起一片惊呼,便有很多人大叫。

  “是鬼。”

  “是勾魂鬼。”

  “非也。”有一个面容枯皱的老者摇头,捻须道,“不是鬼,是神。”

  神和鬼自然是不同的,民众们大喜:“方老翁,果然是神?”

  方老翁面色却无喜只有悲戚:“是瘟神。”

  神仙和神仙也是不一样的,听到瘟字民众们大惊,面色发白,鼓噪起来。

  没有人怀疑方老翁的话,方老翁是这个县活的年纪最大的读书人。

  “书上是有记载的,瘟神就是这般。”他说道,随之念出一串拗口的文字描述,又抬头看外边的天,天上的太阳已经恢复如初,但依旧带着诡异的白晕很是刺目,“每逢大变大灾,瘟神必然现世。”

  茶楼中的民众们更加惊乱:“这么说我们下屯县要有大灾了!”

  方老翁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街上传来更大的喧哗,恍若又回到了那日天狗初现。

  “快去看啊,五道人捉妖了。”

  “丁家庄有妖了。”

  这可比听人讲的不知真假的瘟神现世更惊人,茶楼里的人涌涌而出,胆大的汇入街上奔走相告看热闹的人群,胆小则惶惶的向家中逃去,自今日起闭门不出了。

  茶楼里眨眼变空桌椅狼藉,但方老翁还依旧坐在桌前端着茶碗。

  “方老翁,你怎么不去看?”茶楼的伙计问,他正犹豫要不要跑去看。

  方老翁道:“有什么可看的。”

  是妖怪啊,不过方老翁活了这么久定然见过吧,也不觉得稀奇,他还年轻还没有见过,伙计放下茶壶溜了出去,将来老了可以跟晚辈子孙们当谈资,这种事可不是常能遇到的。

  掌柜在后恼怒的喊了几声无果。

  茶楼里空了,街上的喧嚣也远去了,恍若空城。

  掌柜没有跟去,伙计可以忍着挨骂跑去看热闹,他不敢丢下店不管,相比于妖怪,东家更吓人。

  “有五道人在,妖怪定然掀不起不起风浪。”他看着外边,几分轻松说道。

  五道人是下屯县外云梦山清风观的道士,捉鬼除妖驱邪有仙术,据说县令这次能提前准备驱逐天狗就是五道人进言,有如此仙人在,瘟神应该也能通融一下,至于妖怪更是不算什么。

  掌柜的话没有得到回应,方老翁端着茶碗神情没有轻松,更添几分悲戚:“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就有妖怪作乱,乱世多魑魅,恶地满魍魉,真是要有大灾了。”

  说罢将茶碗摔在地上掩面放声大哭跌跌撞撞而去。

  掌柜的吓了一跳,犹豫再三没有追上去索要打坏的茶碗钱。

  活的久的读书人都有些疯疯癫癫,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招惹。

  这边大街上方老翁孤零零悲哭乱世大灾,城外丁家庄人山人海却安静无声。

  丁家庄就在云梦山下,六月炎夏,村后山脚下一片平整毫无遮拦的田地间郁郁葱葱的庄稼被踩的东倒西歪,田地里站满了人,爱田地庄稼如命的农户却没有去驱赶呵斥,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正中的一块田头。

  这边田头空出一片,只有一人,白眉长须,身着道袍,手握桃木剑,围绕一棵枝繁叶茂的小树,时而怒目疾奔,时而闭目摇晃,宽大的道袍飘飘,忽的一声怒叱,桃木剑劈向小树,并未接近,却轰的一声腾起火球,小树瞬时被火焰吞没,四周响起惊声一片,旋即欢呼声如雷。

  “树妖被天火诛杀了。”

  “五道人法术了得。”

  伴着欢呼村老被搀扶上前,对肃立的道人连连施礼道谢,但也有不少人询问这一棵小树怎么就是妖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树。

  听到询问一个当地人露出高深的笑:“因为这田头原本没有树。”

  诸人向田间看去,这才发现除了正在燃烧的那棵小树,田地里只有庄稼并没有树木。

  天狗吞日后的晚上,一个妇人起夜察觉院子里有声响,看到有人影在鸡窝前偷鸡,农妇大喊大叫抓贼,四邻灯火照耀....

  “那贼赤身裸体,枯瘦灰白,四肢如枝干,绿发拖地,口角鲜血淋淋,正在生吞活鸡。”

  “此鬼被发现便起身扑向妇人,吹了一口气,妇人应声倒地气绝。”

  “四邻敲响驱赶天狗的锣鼓,另有猎狗狂吠咬住白鬼,白鬼奔逃出村不见,村人战战兢兢未敢搜寻,待天明顺着血迹寻去,便看到田头多了一颗小树。”

  “大家近前看,那小树树干上有猎狗咬伤的伤口,犹自流血。”

  随着讲述缩肩咬手指的诸人再次向田头那边看去,小树已经烧的差不多了,嫩叶卷黑,树干焦枯,恍若人形。

  果然是树妖,还好有五道人在,否则满村人必遭荼毒。

  “书中称此为枫子鬼。”

  说这话的人站在不远处山路上,他是一个年轻的僧人,穿着青色发旧的僧袍,山路两边皆是树木,遮挡日光斑驳,让他的面容也变得模糊,似乎蒙上一层尘土。

  他执杖而立,俯视前方的田地距离高且远,视线里泱泱的人和熄了火焰的小树混为一体。

  “木和尚见过此鬼?”有人问道。

  此人坐在下方山路旁的一块山石上,是个非僧非道胖乎乎的中年富家翁,山下烧鬼口中谈鬼,他并没有丝毫的惧意,细小的眼睛笑眯眯。

  木和尚看着山下,斑驳的日光在他身上跳跃:“鬼怪只在书中。”

  意思是人世间没有鬼怪?富家翁饶有兴趣:“和尚不信世上有鬼怪神还算什么和尚,拜什么佛。”

  木和尚淡淡道:“我不是不信世上有鬼神,而是鬼怪神与人没有什么区别,也自有生死轮回命定,无须在意。”

  富家翁更有了不解:“这日食神鬼妖怪都不在意,那什么是该在意的?”

  木和尚抬起头,手中木杖抬起一指:“不该存世的魑魅魍魉。”

  富家翁随着他的视线看去,这视线是看向前方,但又越过聚集的人海落在远处的田地尽头。

  田地的尽头有一条小路,此时有两人正行走,一高一矮,似乎为了躲避刺目的日光,两人皆是黑袍黑衫,一人头戴黑油斗笠,一人手中执把黑油伞。

  居高临下举目远眺,跟云集的人群的相比,这二人就像两只落单的蚂蚁。

  似乎察觉到这边的视线,走动的两人停下脚步。

  日光照耀下的田地里喧嚣如麦浪滚滚。

  惊惧紧张而安静许久的人群肆意的宣泄,或者聚众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或者争相去看枯树,或者敬畏感激的跟在族长里正身后拥簇着道士,试图沾染一些仙福气。

  没有人注意到田地尽头小路上的两人。

  “小姐,我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戴着斗笠的男人抬起头,斗笠下露出年轻刚毅的面容,他的视线从人群这边收回,落在撑着黑伞的人身上。

  黑伞没有抬起,反而更压低了几分,六月炎夏黑伞遮挡面容黑披风掩盖了身形:“不用去。”

  声音是女子。

  从远处看二人是同时停了下来,但事实上是这女子先停下脚,跟随的男人才停下来。

  她停下身形转向田地这边,这边如此喧哗热闹,是一路走来未见过的,所以好奇了吧。

  但她又拒绝了去探看,并不想要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应声是,撑伞的女子抬脚迈步向前而去,这边的喧闹恍若未闻。

  .....

  .....

  两只蚂蚁般的身影沿路慢慢而去,站在山路上的富家翁收回视线。

  “他们适才是不是在看你?”他兴奋说道,“竟然能察觉,可见有些本事。”

  木和尚手中的木杖垂下,视线看着路上的两人。

  “敢现世自然是有些本事。”他道。

  富家翁神情感叹:“能听到你夸赞可不容易。”又形容肃重,“既然是需要在意的魑魅魍魉,何不出手除掉?更何况适才他们发现你了。”

  既然发现危险,那对方说不定要先动手或者逃。

  木杖顿地轻响,和尚收回视线转身衣袖轻甩,迈步沿山路向上:“无须我出手,自有天收。”

  树精妖怪是可以存在的,他却要人收除,这个不可存在的反而不用理会?富家翁从山石上跳下来:“那不可存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和尚再次回头,此时他走出了树荫面容呈现在日光下,脸上的尘埃褪去露出干净的眉眼,他伸手指了指上空:“就是不可见天日。”

  富家翁抬头看天,失笑:“这天日就在这里,怎么能不见?”

  他再看向路上远去的两人身影,万物皆在苍穹之下,怎能永不见天日?

  “见了天日会如何?”他问道。

  “会死。”

  和尚的声音传来。

  见了天日就会死,那还真不用人出手了,天命不可抗,富家翁收回视线,见和尚已经向山上走去,忙晃动肥胖的身躯追去。

  “和尚,你真在道士这里住下?小心佛祖怪你。”

  “佛祖在我心中,又怎么会因为我去哪里而怪我?”

  “论辩难我辩不过你。”

  “论挣钱治家也没有见你多好。”

  “和尚,如此刻薄可不好。”

  伴着言语来往,两人在山路上走去,没入林中只闻声不见人,渐渐的人声也林深掩去,山间清净。

  .....

  .....

  身后的喧嚣抛却远去,烈日炎炎下小路不见人影,只有两人的脚步声轻响。

  “小姐前方是哪里?”男人掀起斗笠看去,眼中闪过一丝茫然,虽然是自己一步步走来,但似乎并不知道身在何处。

  “下屯县。”伞下传来声音。

  男人的神情有些惊讶:“下屯县了啊,竟然转来转去到了这里,那距离江陵府不远,我们很快就能到家...”

  他的话没说完,伞下传来喝断声:“方二!”

  被唤作方二的男人立刻闭上嘴,脸上浮现惭色眼中还闪过一丝惊惧,下意识的抬头看天,烈日晴空,但不知是不是幻觉,似乎有雷声隐隐滚来。

  女子手里的黑油伞再压低几分:“走吧。”

  方二抬手将斗笠压了压,跟在女子身后向前而去。

  二人没有再说话,缓慢不停不歇的走着,走小路穿荒野绕村庄过城镇,从烈日炎炎走到了落日昏昏,暮色里路上有老人牵着牛缓步而行,其上坐着小童手中一把草叶翻舞。

  看到这迎面走来的两人,老者和小童都露出惊讶的神情,毕竟天不下雨也没有烈日已近黄昏还打着伞很是怪异,而且看他们要去的方向.....

  这两人要擦肩而过,老者忍不住道:“乡亲,你们要去哪里?前边是山,天黑走不得了。”

  女子脚步未停,手中的伞微微抬起,前方暮色里隐隐有一座山盘踞。

  “我们随便走走。”她道,伞再次压低。

  随便走走?

  老者怔了怔看着这两人走过去,天都要黑了,随便走什么?还是个女子.....

  “爷爷,爷爷。”牛背上的小童发出有些惊慌的喊声。

  小童手里的草已经跌落,脸上满是惊恐。

  “爷爷,那个人,那个人的脸。”他结结巴巴,伸手指着路上渐渐走远的两人。

  那个人的脸怎么了?斗笠下男人的脸普通,一点也不吓人,老者不解。

  “那个打伞的,头和脸,都裹着黑布。”小童在自己脸上比划一下,瞪圆眼,“只眼睛鼻子嘴巴露出缝隙。”

  适才那女子把伞抬起了一些,老者在后方视线看不到,小童坐在牛背上又正在其身旁所以看到了形容。

  大夏风气开化,女子也如同男子般自在行走,那些富贵女子们出行会用遮面遮挡尘沙和日光,保护她们娇美的容颜。

  这种没有日光也没有尘沙的时候头脸包裹,应该也是为了保护容颜,是不能见人的容颜。

  或者因为伤病,或者因为天生丑陋。

  老者的脸上浮现几分同情,视线落在那走远的撑着伞女子身上,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听声音还很年轻,便要裹在布袍里遮盖下,只能在大晚上去没人的地方随便走走,可怜。

  那女子并没有察觉他的怜悯,脚步不停的走向渐渐被夜色笼罩的大山。

  几次日升日落,当再一次天光放亮的时候,衣袍上沾满泥土,手中的黑伞和头上的斗笠都蒙上风尘的两人终于停下脚步,看向前方的一座城池,清晨的日光下其上江陵府三字清晰可见。

  “小姐,我们到......”方二摘下斗笠,竭力的克制,激动依旧难以掩饰,话到嘴边又微微吞咽,最终只再吐出一个字,“....了。”

  这一次女子没有喝断他,黑伞虽然压低没有抬起,但微微的点了点。

  “到家了。”她道。

  (早上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