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御前会议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2130 2019.12.20 03:47

    崇祯皇帝打造王忠贤的步骤,中途被司礼监掌印太监高时明打断了。

  没办法,皇亲勋贵、内阁大学士们还在偏殿候旨,崇祯皇帝没有安排,无人胆敢离开皇宫。

  今晚,有许多人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乾清宫偏殿,崇祯皇帝平常接见朝臣的地方,相当于一个小型的会议室。

  此时,这里坐着几十位身穿绯红蟒袍的文武大臣。

  皇亲、勋贵、内阁、大太监,大明朝廷四套班子的主要首脑基本悉数在场。

  可以说,特殊时期能坐在此处的,都是大明最顶级的存在,他们若联手,足以影响大明朝局走势。

  现在,他们每个人皆沉默不言,脸上肃然一片,心里沉甸甸的。

  这让整个殿内气氛犹如铅云压顶,无比压抑。

  他们有的担心崇祯皇帝身体,有的担心局势崩坏,有的担心……

  总之,不一而是。

  但是,他们每个人,却多多少少都心有不甘。

  没错,就是不甘心。

  因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崇祯十一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让大家都看到了大明中兴的希望。

  可是,这一切随着建奴的入侵,又再次化为灰烬了。

  尤其是坐在内阁末位的兵部尚书杨嗣昌,心中更是酸涩不已,难言其中苦楚。

  与在场其他人后知后觉不同,已经看清形势的杨嗣昌早就料到必有今天的时局。

  自从他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向崇祯皇帝一针见血地指出,建奴虽然强大,但如疾在肩臂;叛军虽然孱弱,但却是病在腹心。

  故而,囊外必先安内,不妨和建奴先议和。

  然后,争取用三年的和平时间,百炼强军二十万,集中精力平定叛军,消灭内乱。

  若此,建奴有何惧!

  天下,有何处不平!

  崇祯皇帝深以为然!

  奈何,群臣把他啄得体无完肤,更指责他杨嗣昌议和是误国是不忠是卖国贼……纷纷上疏弹劾他,要求崇祯皇帝处死他。

  幸而崇祯皇帝袒护,压制了舆情,并处分了弹劾的大臣,却也让群臣更加忿忿不平。

  只是,议和一事,终究也一拖再拖,从而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一滴清泪顺着消瘦的脸颊滑落,杨嗣昌却浑不自觉。

  他的双眸仿佛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朝廷下令勤王、军队避战观望、建奴烧杀掳掠、建奴满载而归、军队欢送出塞、朝廷问罪杀人。

  然后,面对满目疮痍的战后治理,朝廷根本有心无力。

  周而复始,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却是不知,朝廷还能扛过几次?

  “陛下驾到!”

  在一片压抑中,门口蓦然传来小黄门的喊叫声。

  顿时,殿内恢复些许生气,窸窸窣窣声响起,诸位大人们急匆匆起身迎驾。

  “都请落座,朕已无碍,让诸位爱卿久候忧虑了!”

  门口处,崇祯皇帝满脸微笑举起双手往下压,在众人诧异的眼光落座丹墀上方的龙椅上。

  陛下这节奏似乎有点不对呐,不符合现在的主旋律啊!

  群臣相互对视片刻,方在内阁首辅刘宇亮的带领下俯身行礼问安。

  “天佑大明,臣等恭贺陛下龙体安康。”

  “诸位爱卿免礼!”

  崇祯皇帝挥挥龙袍袖口,温和的龙眼在大家脸上缭绕一圈,笑吟吟答道。

  通过这些肢体语言,他好像风轻云淡,又似举重若轻。

  总之,轻松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跟过去或暴跳如雷,或惊慌失措,或故作镇定……完全是天囊之别。

  不过这样一来,众人不安的心情倒是缓解了好多,主心骨又回来了。

  寒暄过后,崇祯皇帝让一些没有担负朝廷重任的打酱油角色离宫,只留下朝堂上的重臣。

  毕竟,人多嘴杂,并不是商议国家大事的时候。

  这些,后世参加过无数大会的崇祯皇帝深有体会。

  有一句话形容得好,解决小问题开大会,解决大问题开小会,解决重大问题一般不开会。

  清场过后,人数少了许多,宫中小黄门搬走多余的凳子,众人重新落座。

  丹墀下方,左首依次是首辅刘宇亮、次辅方逢年、再辅傅冠、大学士贺逢圣、薛国观、杨嗣昌的全套内阁班子。

  右首则依次是京城三公:英国公张之极、成国公朱纯臣、定国公徐允祯以及驸马都尉巩永固、新乐侯刘文炳、刘文耀兄弟。

  至于高时明、曹化淳、王承恩等几个大太监,并没有座位,都站在崇祯皇帝的身后。

  哪怕在外他们身份非常显贵,可以和内阁大学士平起平坐,甚至更高一等,但在皇上面前,没有他们的位置。

  因为,他们是皇上的家奴,这就是规矩。

  “皇爷,老奴已经摒退无关人员,安排宫中护卫巡执,御前会议可以开始了。”

  负责宫中安全的秉笔太监方正化进入殿内,走到崇祯皇帝身旁轻轻地禀报。

  “唔!”

  崇祯皇帝挥挥手,示意已经知晓,然后转身朝左手的首辅刘宇亮吩咐道:

  “刘爱卿,内阁拟旨五城兵马司,谕慰通知如下:京城内有煽播讹言,簧鼓众听,乘机抢掠,敢行猖乱者,立即擒拿,奏请正法。

  告诫京城百姓,毋听狂徒讹言惊疑煽惑,自取罪孽,触犯法纪。若有误被奸人威胁诱惑者,许实名举报,擒拿奸人,可免其罪。”

  “另拟旨兵部,京城即刻开始戒严,外城七门由京营管辖,内城九门交由勇卫营负责,皇城四门由御马监监管。

  诏内臣非奉命不得出宫门,外臣非奉命不得离开京城。

  正阳、崇文、宣武三门,日出开启,日落关闭,许逃难百姓入京避难,但一律许进不许出。

  若有有不遵者,一律缉拿进诏狱审讯。但有反抗者,不论是谁,一律当街斩杀。特谕。”

  没有什么开场白,刚刚登基的崇祯皇帝立即颁布他的第一道旨意,也是崇祯朝廷史上最严的戒严令。

  没有之一。

  金口玉言刚落,当值的司礼监人员就已经把崇祯皇帝的口谕写得清白无误,递给首辅刘宇亮。

  刘宇亮匆匆浏览一遍,站起来俯身说了一句,“陛下,臣以为不妥。”

  怎么回事?

  朕的第一道旨意便被当场驳回了!

  龙椅上,崇祯皇帝的脸皮跳了跳,双手悄悄握拳,可情绪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哦,爱卿认为何处不妥?”

  PS:欢迎诸位爱卿踊跃发言留下爪子,当然还有票票,嘿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