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是战是和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1447 2020.01.07 23:56

  “昨晚高总监有知会本兵,至于陛下那里,本兵却是不知了。”

  杨嗣昌一脸落寞,实话实说。

  这几天,陛下没有找他商议国事,只是乾坤独断任免了一连串的人事命令,并大张旗鼓地重开厂卫,闹得朝野上议论纷纷。

  然而陛下却没有任何解释,每日的朝会也并未举行,谁也不知他人家意欲为何?

  便是自己,如今也摸不清陛下的意图。

  虽然从陛下发给兵部的旨意来说,似乎又有脉可循。

  只不过,陛下转变太大,他一时无法窥视圣意。

  也因此,今天过来,他打算和主战派卢象升好好沟通一番。

  “鞑虏已兵临城下,朝廷如今还和战不定吗?”

  今天杨嗣昌诚意不错,并没有遮遮掩掩,卢象升也就多问了一句。

  “陛下天纵英明,许多事情乾坤独断,本兵实不知陛下如何打算?”

  忆起陛下自从昏厥之后的种种所为,杨嗣昌有些苦恼地答道。

  若是前一段时间,杨嗣昌可以笃定陛下偏向议和。

  可是现在,他无法断定。

  而这,也正是他苦恼的地方。

  作为兵部尚书,朝廷仅有的两位阁臣之一,如果不能理解圣意,那无疑是失职的,也无法依据时局制定方针政策。

  “公位居枢辅,陛下倚信甚深,不知杨本兵意下如何?”

  杨嗣昌的真心话,卢象升却是不信,朝堂上谁不知陛下对他言听计从?

  因此,他追问道。

  “难以抉择!”

  想起朝廷的困难,杨嗣昌长叹一声,无奈答道。

  “可是公系本兵,又系辅臣,常在天子左右,对和战大计应有明确主张。”

  卢象升不满杨嗣昌模棱两可的回答,逼问一句。

  “若是从朝廷的颜面计,本兵也主战。可是从国家而言,鞑虏兵锋正盛,战无必胜把握……”

  “只要朝廷坚决主战,激励将士,各路勤王之兵尚可一用。”

  卢象升打断杨嗣昌的话,信心满满的说道。

  “……”

  杨嗣昌没有做声,心中很不高兴卢象升咄咄逼人,他觉这个人秉性太强,很难取得一致的意见。

  也不知道他的信心从何而来,高起潜都已经和他分兵了,单凭宣大兵和他的天雄军,能挡住鞑虏吗?

  不过,想起陛下征召秦良玉的白杆兵、孙传庭的秦兵和洪承畴的兵马,杨嗣昌又觉得看不透道不明,难道陛下做两手准备?

  而卢象升见杨嗣昌默不作声,以为他还是一心想议和,只是不便出口。

  说起来,在议和之前,他和杨嗣昌合作不错,也很佩服对方的才能。

  其提出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战略,在打击叛军上卓有成效硕果累累,是个人才。

  想起这些,卢象升柔声好意劝道:“文弱!城下之盟,《春秋》所耻。

  鞑虏蹂躏京畿,公应思如何派兵遣将,决胜疆场,而不应日日主张议和。

  难道你不想一想,南宋之事,千古所悲,岂可重见于今日?更不想一想,京城口舌如锋,袁崇焕之祸岂能免乎?”

  卢象升一席话,杨嗣昌觉得深受羞辱,他满脸涨红说道:“若如此说来,卢督的尚方剑当先斩下本兵的脑袋!”

  卢象升没有作答,应该是简直不知说什么话好。

  斩下杨嗣昌的脑袋,他又不是袁崇焕,可以不尊皇命,肆意妄为。

  同时他又怀疑会不会是杨嗣昌和高起潜合谋,竭力打消他主战的士气,使他没法同建奴作战,免得妨碍他们秘密地同建奴进行议和。

  一时间,他的心中非常悲愤。

  此时,杨嗣昌也意思到自己这话不妥,站起身,背着手来回走了一阵,然后站在卢象升的面前,勉强笑着说:

  “卢督,你不要以京城的流言蜚语陷人。”

  “流言蜚语?”

  卢象升冷笑一声,眼光斜视杨嗣昌,不满地说道:“周元忠赴辽东讲和,来往已非一日。

  此事发起于辽东巡抚方一藻,主其事者是你杨本兵杨文弱,京城里无人不知,何谓流言蜚语!”

  事情说开了,杨嗣昌态度窘迫,心中发苦,偏偏还不好发作,捋着颌下长须,长叹一声真诚道:“卢督,本兵岂不知议和一事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本兵又岂不知只要道一声主战,便可赢得天下欢心,万众赞颂!

  亦如京城京营的勋贵将领,明明惧敌如虎,口里却叫嚣着要尽起精锐杀敌,可又有谁和卢督一般,真的想为国为民却敌?

  说到底,他们主战不过是为了区区声名而已。

  是啊,本兵自然也可以邯郸学步亦步亦趋,说穿了和他们一样,又不要本兵上阵杀敌,以身抵达鞑虏刀锋利箭。

  但本兵深受皇恩,又岂能做出如此厚颜无耻之事?

  为国家计,本兵身负千古骂名又如何?”

  这番话,若不是看见崇祯皇帝的一些布置而心存疑虑,杨嗣昌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历史上,他就和卢象升不欢而散,将相不和,最终断送了卢象升的性命。

  行辕密室内寂静一片,卢象升盯着杨嗣昌瘦弱的身躯,难得的真情流露,久久无言。

  是啊,诚如他所言,事实道理摆在这里,一目了然,无需瞎琢磨。

  说一千道一万,此事根本和杨嗣昌无关,真正的原因还是在陛下身上。

  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哪怕宁可饮恨而亡,卢象升也绝不议论怀疑“君父”的不是。

  “文弱,有些事建斗亦是知晓,只是时局如此,公作为本兵,大明枢辅,理应劝陛下奋全国之力一战。

  尤其是陛下乃有为之主,却在这件事上颇受朝廷上下清议指责,岂不令为臣者痛心!

  而且,今后也将步入南宋诸帝后尘,污了清名。”

  卢象升苦口婆心劝道。

  “时至今日,本兵却是不好改口。不过隔日陛下定然召见卢督,卢督不妨适时看看陛下的意思。”

  这就是杨嗣昌今天过来的目的,此时终于说了出来。

  “自然!”

  卢象升点点头,目光坚定。

  为将者如果不知朝廷意思,皇帝心思,这仗根本没法打。

  “卢督,宫里来人,赶紧出去请接旨。”

  正当气氛逐渐融洽,二人想深入沟通,门外亲卫进来禀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