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忠义无双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2104 2019.12.30 12:03

    原本,这三人无论哪一个,不管是忠诚度还是业务能力,皆是崇祯皇帝心目中锦衣卫指挥使的可靠人选。

  可惜,他们资历和威望不足,出身又一般,纵使有崇祯皇帝扶持,怕也没有多少底气对抗强大的文官集团。

  要知道,锦衣卫指挥使干的可全是得罪人的活,个人不是有些背景有些道行,根本很难胜任这个职位。

  尤其是当下特殊时期,崇祯皇帝没有时间等待他们成长,他需要一个强势的锦衣卫指挥使,一上台便能风风火火搞事情。

  那么,从亲近的勋戚中挑选一位,无疑是最合适的办法。

  忠诚、能力、年纪、性格、身份……缺一而不可。

  手指轻点御案,崇祯皇帝双目微阖,脑海结合这几个条件,把京城勋戚子弟一一遴选、排除,最终得到了中意的人选。

  “宣左都督刘文耀、驸马都尉巩永固立即入宫觐见。”

  端坐龙椅上,崇祯皇帝索性闭上略显疲惫的双眼,轻声吩咐道。

  “遵旨!”

  屏风后,一道身影朝崇祯皇帝拜服,紧接着起身提起袍裙,匆匆往外而去。

  哔啵一声,燃烧的火烛惊醒了不知不觉小睡一觉的崇祯皇帝。

  此时天色漆黑如墨,不知是何时辰。

  惬意的伸展双臂,疲惫感不翼而飞,崇祯皇帝觉得又充满了力量。

  说起来,前任崇祯皇帝勤勉好学,文武皆有所成。

  文能吟诗作画,武能拉弓骑马。

  不过,这都不是继任者崇祯皇帝所在意的。

  他在意的是有一个好身体。

  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但想来,他应该没必要有这方面的顾虑。

  历史上,本尊宵衣旰食,夙夜不懈,屡屡遭受重大精神打击,可人家依旧活蹦乱跳,就足以说明身体杠杠的了。

  “皇爷,刘都督和巩驸马已经等候半个多时辰了。”

  耳边,传来轮值小黄门的禀告。

  “怎么不叫醒朕?”

  崇祯皇帝面色不愉,沉声发问。

  刘文耀和巩永固如同忠义的老王一般,都是最忠诚本尊之人,崇祯皇帝自然相当在意。

  “陛下,不关小公公的事,是臣等不让通禀。”

  听到声音,屏风外的刘文耀出声解围答道。

  继而,和刘文耀一起的驸马都尉巩永固亦解释道:“听小公公说,陛下自昨日起,一宿未眠。

  今日又从日出到日昳,勤勉政事,未尝一刻休息。如今好不容易小憩片刻,臣等如何忍心打搅?”

  这话没毛病。

  崇祯皇帝微微颔首,没有追究小黄门的责任。

  说话间,二人进来参见崇祯皇帝,俯身行礼。

  “二位免礼平身。”崇祯皇帝双手虚抬,柔声答道。

  同时,吩咐房内太监全部出殿,方才有时间打量他们。

  巩永固年轻一些,正是锋芒毕露的年纪,站立在那儿,便犹如一把利剑,英气逼人。

  相较之下,刘文耀虽然没大巩永固多少,但因为一直有职务在身,游走朝堂,显得内敛沉稳。

  两人性格,一动一静,大抵是崇祯皇帝的第一感觉。

  都给崇祯皇帝的印象不错,没有勋戚子弟金玉其外的虚浮,怪不得能得本尊的赏识和信任。

  刘文耀和他的哥哥新乐侯刘文炳是皇亲,是本尊亲舅舅之子,三人是姑表兄弟。

  历史上,本尊对新乐侯刘文炳、刘文耀兄弟和巩永固十分信任,授予他们直接面君奏报的权力。

  这在外戚不得干政的大明朝,是非常少有的殊荣。

  当然,刘文炳三人也没有辜负本尊的信任。

  他们不仅忠义,还及其有能力,是前任崇祯皇帝的好帮手。

  在崇祯十七年一月,快递小哥的叛军势如破竹,大明危在旦夕。

  刘文炳三人与本尊研讨国事时,向本尊提出要让定王和永王尽快就藩。定王去山东,永王去四川,太子退守南京监国。

  这样一来,即使叛军攻占了京城,仍然还有很大的转圜余地。

  说得难听点,四处分散,留下革命的火种,以图东山再起。

  本尊深表赞同,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建议。

  但悲哀是,居然因为内帑没钱而暂时推迟了下来。

  这就要命了!

  最终,叛军攻进京城,崇祯皇帝两手准备,让刘文炳和巩永固负责保护太子朱慈烺逃离京城,刘文耀保护永王、定王出逃。

  最后的结果,刘文炳、巩永固二人和太子失散,没有成功。

  城破之日,刘文炳全家四十二口自缢的自缢,投井的投井。

  而巩永固和公主留下五个子女,大的才十二三岁。

  他把子女叫出来,用黄绳将他们全部缚在公主棺木上说:“你们是公主的孩子,皇帝的外甥,不能受辱!”

  然后全部的酒都倒在棺木上,又拿出仅存的公主遗物,以及全部字画文章,全家跟公主的尸身一起点火自焚。

  同时,京城的勋贵皇亲中,惠安伯张庆臻与妻子聚饮,积薪四围,全家焚死;新城侯王国典亦焚死;宣城伯卫时春怀铁券,阖门赴井死。

  这五家自缢的自缢,投井的投井,自焚的自焚,以死效忠本尊效忠大明,实为悲壮至极。

  而刘文耀为人机警,头脑灵活,让八十多岁的祖母和永王、定王乔装打扮成难民,在他和家将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京城。

  自此,在历史,永王和定王不知所踪,下落成谜,也算是为皇室留下了一丝血脉。

  但是,忠心的刘文耀在完成本尊的托付后,居然又杀回来想保护皇宫。

  然而时局的发展已经无力回天了。

  在看到自家的情况后,刘文耀悲痛莫名,撞死井边以身殉国。

  后来,南明政权旌表崇祯朝死难诸臣,刘文炳名居首位,追赠太师恒国公,谥号“忠壮”、刘文耀谥号“忠果”、巩永固谥号“贞愍”。

  呜呼!勋贵之家,同国休戚,忠义无双!

  忆起这些,崇祯皇帝泪痕隐现,悄悄低下头用袍袖遮面。

  “陛下缘何面有戚色,不知臣等能否排忧解难?”

  刘文耀注意到崇祯皇帝不自然的状态,作为表兄弟,同龄之人,并无外臣的拘谨,开口问道。

  闻言,崇祯皇帝嘴角扬了扬,心情略好。

  “哎!”

  长叹一声,崇祯皇帝注视着二人,斟酌言辞。

  PS:诸卿,晚上还有一更,补昨天的,新的一周,诸卿赏点票票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