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平台召对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1999 2020.01.12 23:55

  “是啊!”

  杨嗣昌点头赞同一句,可目光依旧阴冷,语气森然,“本兵已经把总兵吴国俊缉拿下狱,以待日后问审。

  还有蓟辽监军邓希诏,亦是问题重重。别的不说,此二人临阵脱逃,置敌不顾,导致总督吴阿衡被杀,罪该万死!

  本兵正要启奏陛下,追究监军邓希诏之责。”

  吴国俊是朝廷命官,杨嗣昌依朝廷律令便可处置,可邓希诏是天子家奴,必须奏请崇祯皇帝才能处理。

  “唔,是该好好审审,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名堂?若是能顺藤摸瓜,查出后面布局的细作,正好剪除朝廷的心腹大患。”

  卢象升双眉紧蹙,捻须答道。

  说话间,步履加快,急匆匆朝皇宫走去。

  杨嗣昌见此洒然一笑,卢建斗虽是文臣出身,可长期领兵作战,早已和武将一般,做事雷厉风行。

  二人来到承天门西边的长安右门,从侧门步入皇城。

  因为来的时间比较早,杨嗣昌领着卢象升到文渊阁值房小坐。

  文渊阁的功用早期主要在于藏书、编书。著名的《永乐大典》,即在文渊阁开馆编纂。

  而在承载藏书、编书功能并用作“天子讲读之所”的同时,文渊阁还是阁臣入直办事之所。

  阁门高悬圣谕,严申规制:机密重地,一应官员闲杂人等,不许擅入,违者治罪不饶。

  当然,这里的一应官员闲杂人等,显然并不包括六部尚书和卢象升这样的朝廷重臣。

  没坐多久,司礼监掌印高时明顶着黑眼圈,来传唤他们二人到平台见驾。

  “让你们久候了。”

  高时明客气的说了一句。

  “哪里,应该的,为臣者总不能让陛下等待吾等?”

  杨嗣昌浅笑得体答道。

  高时明笑笑,没错,是这个理。

  三人走在皇宫的石阶上,卢象升见高时明满脸疲惫,开口问道:“高公公昨晚辛劳了一夜?”

  “可不是!”

  高时明眯着眼,转头对卢象升嘿然一笑:“昨晚听皇爷教导了半宿,许多事和卢督有关,咱家今后还仰仗卢督多多关照呢?”

  卢象升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的意思,又不方便打听,传扬出去还说和内侍勾连,只能苦笑道:“高公公说笑了,本督可担不起!”

  卢象升这话可不是自谦,他确实是担不起。

  高时明是什么人呐,司礼监掌印,内廷第一人,轮得上他卢象升关照?

  反过来才差不多。

  旁边的杨嗣昌却没有那么多顾虑,一听和卢象升有关,心里仿佛想到什么,他笑着试探问道:“难道高公公要外放监军?”

  “杨学士睿智,咱家叹服!”

  高时明恭维了一句,就不再多说了。

  今天,他该说的已经说了。

  虽然,待会皇爷就会和他们提及此事,但是,皇爷说和自己说,这里面的分别可大了。

  其中的分寸,高时明无疑拿捏得很好。

  台阶上,卢象升和杨嗣昌二人相视一眼,胸中波涛翻涌,心情不一。

  高时明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们震撼了。

  原本天下兵马总监军是高起潜,那么,如果高时明出来监军,高起潜去哪里?

  于卢象升而言,自然是心怀大慰。

  卢象升和高起潜向来不对付,管高起潜去哪里,只要不和他纠缠在一起就行。

  而杨嗣昌和高起潜关系不错,乍闻此事,自然关心高起潜的具体下落。

  不过,陛下既然临阵换人,那对高起潜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不满意他是肯定了。

  只是不容他们细想,穿过皇极殿右顺门,来到建极殿,崇祯皇帝皇帝已经坐在龙椅上等候。

  远远望去,御座背后有太监执伞、扇,御座两旁站立着许多太监。

  两尊一人高的古铜仙鹤香炉袅袅地冒着细烟,殿里飘着异香,殿外肃立着两行锦衣仪卫,手里的仪仗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着金光。

  这就是大明的平台召对,相当于国情咨议。是皇帝咨询大臣政务的场所,尤其是问询地方封疆大吏,召对政务。

  “皇爷,兵部尚书杨嗣昌、宣大总督卢象升觐见!”

  前面,高时明率先进殿禀告,而卢象升和杨嗣昌二人则在汉白玉铺的殿外等候。

  “宣!”

  崇祯皇帝挥舞龙袍的袍袖,轻声说道。

  “臣杨嗣昌参见陛下!”

  “臣卢象升参见陛下!”

  随着崇祯皇帝话音落下,杨嗣昌和卢象升二人进殿行礼。

  “两位爱卿请平身,赐座!”

  面对大明帝国的擎天柱,崇祯皇帝声音中透露出无尽的欢喜,只是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卢象升身上。

  “谢陛下!”

  卢象升目光深邃,岳镇渊渟,挺拔的双肩犹如一道山梁,缓缓落座在小黄门搬来的太师椅上。

  修长的双手搭在膝盖间,纹丝不动。

  整个人举手投足间,军伍气息十足。

  这就是常年带兵打仗,执掌生杀大权的大将军才特有的气质。

  如此这般,哪里还是文官,分明比武将还武将嘛!

  崇祯皇帝嘴角边露出赞许的笑容,开口说道:

  “虏骑入侵,京师戒严。爱卿不辞辛苦,千里勤王,为朕总督天下援兵,抵御东虏,忠勤可嘉,朕心甚慰。”

  崇祯皇帝短短两句慰勉的话,让卢象升鼻梁发酸,深受感动,顿觉得所有的委屈,不翼而飞。

  “禀陛下,臣平日只是愚心任事,不避任何艰难而已,当不得陛下如此夸赞。

  只是臣父过世以后,臣心痛万分,精神混乱,远非往日可比。

  另怕以不祥之身,统帅三军,在将士前观瞻不足以服人,所以常恐辜负圣恩,益增臣罪。”

  这就是卢象升纠结的地方,忠孝难以两全,时常让他左右徘徊。

  大明以孝治天下,此事没有处理好,今后寸步难行。

  崇祯皇帝肃然安慰道:“尽忠即是尽孝!朝臣为国夺情,历朝常有。目前国步艰难,卿务须专心任事,不要过于悲伤,有负朕意。”

  “臣领旨,一切当以国事为重!”

  卢象升通红着双眼,跪伏在地,语声凝噎。

  PS:诸卿,国事艰难,投点票票支持一波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