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关门打狗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2160 2019.12.25 23:57

    戒严首日,黄昏时刻,寒风呜咽,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城门也到了准备关闭的时间。

  可在正阳门前几里处,箭楼上执勤的将士,远远的便看见一个庞大的车队出现了。

  走在车队前方,一名精壮的骑士突然勒马停下来,对着后面的伙计们大声喊道:“兄弟们,京城到了!”

  顿时,几十人组成的车队,传来一阵欢呼声。

  明显可以看出来,这不是逃难的百姓,而是一支商队,队伍里插着范家商号的旗帜,迎风飘展。

  介休范家,大明最顶级的大商家之一,在大明境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在京畿附近。

  那迎风飘扬的旗帜,一般是范家的通关文书,大明境内畅通无阻。

  城楼上,穿着飞鱼服的李若链,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千里镜,眼里精光闪闪,嘴角上扬,朝身边的锦衣千户董长青吩咐了几句。

  很快,董长青点头回了一句明白,招手带着十几个锦衣校尉风风火火走下城楼,朝范家商队扑去。

  正阳门前,范家的商队仿佛在做进京前的最后准备。

  商队中,一个半百之年的富态男子,一边春风满面的跟身边的伙计吩咐着什么,一边不时的高声讲几句笑话。

  这一手,立即把一支刚刚经过车旅劳顿,感觉紧张且疲惫的商队士气重新鼓舞起来,端的好手段。

  不过,这丝毫不奇怪。

  这位男子叫范永根,介休范家掌柜范永斗的亲弟弟,范家的二掌柜,一生走南闯北,经商经验丰富。

  他主要是负责坐镇京城,处理范家在京产业,结交京城权贵大臣,充当范家的保护伞。

  范家许多不方便做的事情或者有了困难,一般都是由他出面搞定。

  此刻,在动员了一番之后,范永根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目光仿佛不经意地朝着车队尾部望去。

  那里,有两名骑着马的年轻男子,正对四周指指点点交谈着什么。

  只是瞥了一眼,他便转过了头来,骑着马不动声色往正阳门走去。

  “来人止步,京城戒严,人畜分离,卸下货物,接受检查。”

  范家的商队尚为完全走到正阳门前,就被匆匆赶到锦衣千户董长青他们拦住。

  走在商队前面的范永根一愣,似乎有些发蒙,什么时候废柴一般的锦衣卫千户敢在他头上这么嚣张了?

  不过,只是片刻功夫,他很快调整心态,跳下马从怀里掏出一片金叶子递过去,脸上笑眯眯地豪气说道:

  “这位兄弟辛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这是请兄弟们喝茶的,还请多关照。

  改天,鄙人请你们骆指挥使带上兄弟去醉客居痛饮,咱们不醉不归。”

  虽然有些看不起眼前的这个小小锦衣千户,可特殊时期,范永根还是放下身段,俯身巴结董长青。

  只不过,范永根的话有些绵里藏针,特意点明自己和骆养性的关系,意思可以使唤他的上级。

  你小子最好识趣点,见好就收。

  他这么说还真不是在吹牛,崇祯朝的锦衣卫不似过去那般权柄滔天,骆养性虽然是指挥使,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在他眼里也不过小角色。

  何况这些年来,骆养性也没少收他钱。

  商人嘛,讲究面面俱到。

  “好说,兄弟也是例行公事!”

  董长青毫不客气地接过金叶子,颠了颠分量,然后揣入怀里目无表情地说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董长青自然知晓范家在京城实力何等庞大,可现在对方却卑躬屈膝巴结自己,说明肯定如李若链佥事说的一般,此人有问题。

  至于范永根提及的骆养性指挥使,董长青自动忽略了。

  在捉拿建虏细作面前,谁的面子都不好使。

  同时,他心里也有点奇怪,今日如此大的动作,怎么没有见到骆指挥使?

  不过,那不是自己要关心的事情,捉拿细作要紧。

  想到范家巨大的财富以及今后天大的功劳,董长青的心里便火热火热。

  这可是一桩大富贵呐,不是谁都能碰到。

  而范永根见董长青收了钱,心里松了一口气,会收钱就好。

  紧接着,范永根递上货物清单,含笑说道:“鞑虏入侵,京师戒严,此乃应有之意,鄙人完全理解。

  这批货物是从张家口起运,一路上的关防、印信皆全,请小兄弟检验。”

  董长青挥挥手,让手下锦衣校尉去验货,自己心不在焉的翻阅着范永根递来的材料。

  范家的这批货物是人参、东珠、貂皮,都是京城权贵最为喜爱的物品,手续上并没有任何问题。

  同时,数量上也没问题。

  人参、东珠、貂皮都是辽东的特产,属于建奴的区域。

  大明虽然和建奴有互市,可一直是断断续续的,即使正常互市时间,朝廷也严格控制交易数量。

  当然,控制得了控制不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行了,兄弟们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

  董长青将材料还给范永根,扭头朝手下喊道。

  原本,他关心的就不是货物,而是人!

  范永根点点头,这小子还是很上道,收钱办事,并没有趁机乱来。

  “范掌柜,对不住了,这些马匹恐怕都要留下。”

  董长青指着马车和众人骑的马,诉说了朝廷人畜分离的政策,不好意思地说道。

  “理解,理解。非常时期,国事为重。小兄弟也是职责所在,这些马匹就当鄙人捐献给朝廷将士上阵杀敌之用。”

  范永根家大业大,几十匹马在他眼里根本无足轻重。

  现在,他只想快点平平安安进城。

  “范掌柜高义!”

  董长青竖起拇指赞道。

  如果不是上峰告诉范家有问题,董长青差点都相信范永根是爱国人士了。

  可别小看了这几十匹马,多少钱另外说,问题是有钱都未必能买到哇。

  瞧瞧人家,眼睛眨都不眨就捐献给了朝廷,话又说得这么好听。

  但是……

  越是如此,越是说明人家别有所图了。

  商人锱铢必较,什么时候有如此慷慨大方了?

  董长青作为锦衣卫千户,见识的人形形色色,办理的案子错综复杂,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兄弟们,利索点,天快黑了,赶紧给范掌柜一行人登记户籍,注明进京居住地址……”

  董长青扯起嗓子,高声喊道。

  一丝慌乱从范永根脸上一掠而过,他的心悬起来了。

  PS:诸卿,对晋商动手了,求点票票支持一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