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细作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1134 2020.01.11 23:52

  清晨的京城上空,带着几许幽冷的寒风,将晨曦的薄雾吹散,一缕朝阳洒落在城门楼上,为古老的京城带来了一缕朝气。

  “换岗!”一声低沉的声音,将把守了一夜有些疲惫的将士唤醒,一队队经过修整,精神饱满的将士走上城头,把守夜的袍泽替换下去。

  这其中,有京营、勇卫营、厂卫、五城兵马司的人马,交互进行轮值。

  街道上,将士们甲胄在身,腰挎腰刀,手执长矛,在巷道胡同站定,把守执勤。

  卢象升和杨嗣昌二人,穿着绯红的二品朝服,走在戒备森严的内城,前往皇宫的道路上。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卢象升紧皱双眉,目睹大量的厂卫人员混杂在将士之中,有些不喜的说道。

  作为文官,即使是忠义无双的卢象升,对于厂卫也没有什么好感。

  “不知道,那就要看陛下的意思了?或者说,要看厂卫何时揪出混在京城的细作了?”

  经过一晚的沟通,又基本明白了崇祯皇帝的意图,杨嗣昌对卢象升也没那么大的戒心了。

  也因此,有些话就直言相告。

  再者,卢象升总督天下兵马,有权限知道这些。

  “京城人口过百万,加上京畿周围逃难的百姓,龙鱼混杂,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卢象升长叹一声,摇摇头,根本不抱什么希望。

  像他这样的高级将领,自然知道建奴在对大明用间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虽然不明白晋商参与其中,可卢象升知道辽东有百万的大明百姓,以及这些年大量投降的大明将士。

  他们都不需乔装打扮,只要本色演出,混在逃难的百姓之中,就是妥妥的明人。

  至于说查户籍什么的,效果不大。

  要知道,现在可是战乱时期,哪有那么容易查找对证?

  “陛下自有深意。”

  杨嗣昌人在中枢,又是兵部尚书,信息方面比卢象升知道更多。

  他靠近卢象升,眼神缭绕一圈,发现没有人,于是低声说道:“建斗,陛下对于东虏用间一事,感触极深。

  想想看,若是不除掉细作,这仗怎么打?

  不说今后,就说眼前,鞑虏分左右两路大举南侵,数日间突破墙子岭和青山口,会师通州,横扫京郊。

  假使攻守易位,换做是你领军,你需要几日突破大明防线?”

  卢象升闻言,身躯一震,脚步停顿,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墙子岭和青山口的地形地图。

  墙子岭位于京城密云东八十里,乃守卫京师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

  岭上筑石城,城高二丈五尺,宽一丈三尺,城楼为砖石结构,坚固无比。

  关前二里的山顶上有烽火台,可望见数十里外的敌人,一有敌情,可立即点燃狼烟发出信号。

  而青山口大体差不多如此。

  也就是说,这两处地方根本没有奇袭的可能,只能硬干。

  卢象升自忖在攻城器械充足的情况下,这两处地方又没有援兵,若不计生死,一个月或许可以惨胜拿下。

  可这明显不成立。

  墙子岭和青山口地势险峻,鞑虏大军饶过关宁防线,借道草原千里奔袭,根本不可能携带大型的攻城器械。

  退一万来说,即使有,在墙子岭和青山口也根本无法使用。

  因为地形地势不允许。

  墙子岭和青山口都是建立在崇山峻岭间的关隘,火炮和云梯别说抬上山了,就是上去了也没处摆放。

  所以,理论上,墙子岭和青山口和固如磐石,不可能被正常攻下。

  更何况,驻守密云的蓟辽总督吴阿衡,亦是一员名将。

  其职位说起来,比卢象升的宣大总督还要高半级。

  大明的重心主要是防备建奴,故而天下督抚,以蓟辽总督为尊。

  吴阿衡是万历四十七年进士,历任山东淄川、历城县令。

  在任期间,巧设埋伏,大败白莲教,得天启帝“以征白莲军功擢监察御史”擢升,并赐铠甲一副。

  在家守孝时,叛贼占据方城山,准备攻打州城。阿衡急命建敌楼、造大炮、修城壕,并捐款散粮,驱使兵、民登城严守,破敌阵前。

  因功调浙江巡按,明察公断,贪吏敛迹,升迁山西蒲州副使。

  后迁为兵部侍郎,总督蓟辽、保定军务,节制宁远、山海关、顺天府三地巡抚。他到任后,即训练士卒,筹集辎重,严设壁垒。

  可以说,吴阿衡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凭着军功一路上升的文官督抚,战争经验异常丰富,并不是一个草包。

  纵观敌我情形,卢象升已经断定,墙子岭和青山口是被建奴用间拿下。

  否则,别说数天,就是数月、数年也休想!

  “陛下圣明!是本督想岔了。”

  卢象升仰天长叹,终于明白崇祯皇帝的用意。

  纵使关隘再坚固,城墙再高大,也防不住内部的敌人。

  捉拿细作虽然不容易,可是再难也必须迎难而上!

  实在不行,就把他们暂时封死在京城,等鞑虏退却后再说。

  同时,对厂卫的恶感也淡了许多,是有必要对厂卫重新认识了。

  “文弱,那兵部可有吴总督消息?”

  由于时日尚短,朝廷邸钞并未传旨九边关于墙子岭和青山口的任何消息,故而卢象升不明白情况。

  杨嗣昌冷笑几声,撇撇嘴不屑说道:“据逃回来的总兵吴国俊说,当晚适逢蓟辽中官邓希诏寿辰,他与吴总督去祝寿。

  结果二人喝高了,导致指挥不力,被鞑虏突破城墙。而吴总督酒醉不能起,被建奴当场斩杀。”

  “不可能,其中必有隐情。”

  卢象升眼中寒芒一闪,立刻做出判断。

  开什么玩笑,这是在侮辱人的智商啊!

  作为蓟辽总督,吴阿衡的驻地在墙子岭内的密云,距离有十余里之远。即便他真的酒醉,断然不至于被建奴突袭杀死。

  更何况,为什么偏偏在当晚贺寿,有这么巧吗?

  还有,总督吴阿衡、监军邓希诏和总兵吴国俊乃蓟辽前线最高将领,怎么可能同时醉酒?

  像他们这样的高级将领,是缺酒喝的人吗?

  一瞬间,卢象升的心里阵阵发寒,鞑虏用间太厉害了。

  纵使将士再勇猛悍不畏死,战斗意志再坚强,也无法抵挡被人背后捅刀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