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崛起崇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舍我其谁

崛起崇祯 破冰传奇 2109 2020.01.13 23:57

  唉,都不容易啊!

  崇祯皇帝看着哀哀切切的卢象升,眼角又扫过有些触景伤情的杨嗣昌,微不可查地摇摇龙首感慨。

  其实不止卢象升丧父被朝廷夺情,杨嗣昌也是亦然啊!

  只不过,卢象升一生对名节太过在意,而杨嗣昌会更无所谓一些。

  而这点,也被东林党人加以利用攻讦,反对杨嗣昌“夺情入阁”,实际上是反对他主导的对奴和议。

  原本在对奴和议一事上,以大明目前如此糟糕的局势而言,不失为一条良策,也是大明起死回生的机会。

  更何况,协议就是拿来撕毁的,只要暂时渡过难关。

  头铁的本尊和杨嗣昌,在议和伊始就存了攮外先安内的想法。

  也就是说,他们君臣二人从开始就想撕毁协议了。

  只可惜,大明没有议和的土壤。

  但是,不管怎么说,此时建奴已兵临城下,京师戒严,整个国家已然处在战争状态下,不可能再有议和的念头了。

  如果此时议和,城下之盟,那岂不成了赔款、割地、量中华之物力了吗?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刚明不是奴清!

  崇祯皇帝接着又勉励了卢象升和杨嗣昌二人,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然后摒退身边的太监,只留下司礼监掌印高时明。

  君臣之间,是到了该统一思想,说说掏心窝子的话了。

  “诸卿,自皇兄末年始,朝廷内忧外患,交相煎迫,国无宁日。尤其是近年来,天灾人祸不断,百姓流亡失所,水深火热,惨不忍言。

  国家两百余年来从,未如今日般民穷财尽,危如蛋卵。

  而东虏伺机内侵,日益嚣张。自朕登极以来,迄今己四次入塞,三围京师,是可忍孰不可忍!

  故而,朕决意调集全国之力,与东虏决一死战!”

  建极殿内,崇祯皇帝看着卢象升、杨嗣昌和高时明三人,斩钉截铁铿锵说道。

  果然如此!

  殿内三人,高时明是早知此事,波澜不惊。卢象升是主战派,欣喜若狂。

  唯有杨嗣昌,虽内心早有预判,可真的亲耳听到陛下之言,却多少心有不甘。

  想他为了攮外必先安内之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千古骂名,建议陛下和议,可到头来还是功亏一篑,枉做小人。

  “杨本兵,国家诚如陛下所言,已不成样子,难道你还想对东虏委曲求全,妄想苟安一时乎?”

  卢象升见杨嗣昌失魂落魄的模样,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讥讽一句。

  “建斗何出此言?”

  杨嗣昌只是瞄了卢象升一眼,目光却转向崇祯皇帝,带着三分落寞七分忧虑说道:“陛下所言,臣感同身受亦是赞同。

  然所虑者,还是攘外必先安内之故。倘若流贼不除,臣怕内外皆不能顾,则南宋之祸殆不可免。

  如今时局摆在眼前,因兵力粮饷之故,朝廷无法同时对付叛贼和鞑虏。

  现陛下完全舍弃叛贼,举全国之力对付鞑虏,臣相信一定可以驱除鞑虏,保国威不堕!

  可是,驱除鞑虏之后,臣怕已经取得的大好时局,也将不复存在了。”

  说到这里,杨嗣昌仰天长叹,双眼湿润。

  殿内,原本沾沾自喜的卢象升,听了杨嗣昌的一席话,也垂下头来。

  老实说,一直在剿匪前线的他,深知杨嗣昌并非危言耸听。

  在鞑虏未入关之际,大明幸赖列祖列宗护佑,国运己有转机。

  巨贼高迎祥已于前年秋伏诛,张献忠、罗汝才与射塌天等大贼寇亦先后就抚。

  其他余贼,或死或散,或观望风色,不似往日猖獗。

  虽有闯贼李自成冥顽不灵,誓与朝廷对抗,全无畏罪投降之迹。

  然此贼近一年来遭朝廷全力围剿,已经是疲于奔命奄奄一息。其余部可战之贼不过数千,其余尽皆老弱妇孺。

  目前更是在三边总督洪承畴和川陕巡抚孙传庭的四面围堵下,已将贼驱入网罗,等待一举成擒,献俘阙下。

  现在朝廷把孙传庭和洪承畴调来勤王,包围圈就散了,叛贼李自成就此逃离生天。

  而已经归降的张献忠和罗汝才等人,原本就并无归顺之意,失去了大军的恫吓,恐怕立即就反。

  朝廷数年的布置和成果,将毁于一旦之间。

  “陛下,臣恐叛贼他日卷土重来,或如燎原之火,惶惶不可扑灭矣!”

  最终,空旷的建极殿内,响起杨嗣昌嘶哑的哀鸣,宛如杜鹃泣血,令人悲痛。

  唉!

  崇祯皇帝一声叹息,这是为杨嗣昌而叹!

  若是没有改变,历史上发生的一切,正如杨嗣昌所料一般,并无二致。

  可历史也对杨嗣昌误会很多呀。

  因为卢象升战死,史料上把责任全部归咎于杨嗣昌。

  为什么?

  只因为卢象升是主战派,杨嗣昌是主和派。

  历朝历代主和派和主战派都是水火不容,主和派一定要置主战派于死地,卢象升一定是被陷害死的。

  可是……

  历史上主战派投降的比比皆是,主和派殉国的也大有人在。

  主战派,主和派,不一定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对国家忠诚的问题,那太幼稚了。

  嗯,只有主降派才是汉奸卖国贼。

  说实在的,杨嗣昌、高起潜与卢象升之间并不属于敌我矛盾,只是三个人对战争方略有不同的看法。

  高起潜这个死太监,那是因为监军蓟辽,的确被建奴打怕了,不敢和建奴野战。

  而杨嗣昌是要求“毋浪战”,保持有生之力。

  原本,高级将领之间有分歧、统帅部和前线指挥官有分歧,这是很正常的事。

  战前讨论是越充分越好,可是一旦战略制定下来,不管是否正确,是否合理,都必须严格执行。

  可这一点三个人做得很不好,总参谋长和两个前线总指挥号令不一,各怀心事,各自为战。

  最终,杨嗣昌和高起潜联手,做掉了卢象升。

  而这,也是杨嗣昌一生的污名所在。

  同时这也说明,杨嗣昌是个人才,有战略能力,看到了问题,可是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所以,他是一个合格的谋士,不是一个合格的帅才。

  大明,缺少一个可以统御全局的帅才。

  而这,也是崇祯皇帝为什么要御驾亲征的原因。

  如欲平定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

  崇祯皇帝从龙椅霍然站起,走下丹墀,缓缓来到杨嗣昌和卢象升面前。

  PS:诸卿,新的一周开始了,推荐票支持一波呐,明天开始两更……赶紧把票票献出来……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